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六章歌唱祖国

第六章歌唱祖国

    许老板没有打死赵宋,反而热情的把他送出门外:“老弟,那咱就说定了。”

    赵宋当然不是来找茬的,而是为特斯拉招聘兼职售后维修人员。

    “许大哥,记得这个星期六,来中海参加开业典礼和领工作服。”

    “老弟放心,9点半一定到场。”

    “行,许大哥,记得换个保温杯吧,你那个大茶缸……”

    相互告别,赵宋带着脸色通红的文静向小河街道委进发。

    “赵宋,刚才好险,那个大茶缸差点就砸在你脑袋上。”

    “给他十个胆,没看他收着力呢?”

    身后没有回话,“吭哧~”的笑声却压抑不住。

    赵宋感觉有点丢面,逞强地说道:“我跟你说,想我当年初中和同学约架,放学后到了校外小树林,他叫了20多个,我就叫了一个,结果他照样被打的屁滚尿流!”赵宋一脸感慨的回想儿时的记忆。

    “为什么?”

    “我叫的他妈!”

    “噗呲~”

    ……….

    “文阿姨,这是文静,京大双硕士,暂时兼职我秘书。”文静白了他一眼。

    “这是文阿姨,我的京都妈。”文丽华笑的眼角纹都没绷住。

    “赵宋,先说正事”文丽华指了指旁边的中年女人说:“文贞文,半个远房亲戚,财务精英,就是人有点太豪爽,这两个月闲赋在家。”

    赵宋迟疑的问:“有多爽?”

    “那帮王八蛋让我做假账不给我好处,让我拍医院去了!”一个大嗓门响起。

    赵宋欣喜若狂:“要了,贞文阿姨明天就来中海上班。”

    这说话声音太大了,以赵宋的听力都震的耳朵疼,旁边的文静都捂上了耳朵。

    赵宋就要这声音大的,交流起来不要太轻松。至于其余的,他相信文丽华不会随便找个人糊弄他。

    文丽华没有意外,继续指着旁边两位20多的女孩,用赵宋的眼光看全都70分左右。

    “潮子,汐子,都是26岁,已婚生子,寻呼公司话务员,结果公司倒闭。”文丽华想了想继续说:“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

    赵宋在白纸上写了一行字,递给两位姑娘,然后用手机打给文丽华办公室的座机。潮子,汐子分别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您好,这里是特斯拉,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要了!”赵宋毫不犹豫,这声音太好听了:“月薪1000,三险一金,带绩效奖金。”潮子,汐子高兴的点点头。

    赵宋接着交代:“都是下沟村的,就不多说废话了,公司星期六有个小的开业仪式,贞文阿姨需要忙起来,除了建账外,社保方面也得帮忙做起来,薪金待遇明天咱们商量。两位姐姐的职务还是话务员。”

    文贞文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特斯拉的架子总算搭起来了,一身轻松的赵宋告别众人,带着文静去休闲会所转一转。

    “赵宋,你每天都这么……”

    “折腾?”

    “忙啊,”

    “折腾健康啊!文静,我有懒病,得折腾着治,而且我这个人自制力很差,闲下来就回不去了。”

    文静听了个半懂:“你这个年纪能明白自己的缺点的人很少。”

    赵宋脸红,爷都快40了才想明白。

    ………

    文静有点后悔,她觉得自己今天应该穿上那件黑色的小礼服,休闲会所就像个复古的上海滩。置身其中,再也压抑不住这位小资少女内心的冯程程。可惜,穿着校服的赵宋不是丁力,更不是许文强。

    小雨端着一杯香醇的咖啡送到面前,向她微笑表示感谢,文静看向角落里和赵宋一起的几个人:“真的很帅呀…”

    ……………

    “所以”赵宋看着面前的两男一女:“就是唱个歌,大学生创业,当然要向所有人展示大学生的青春活力,这不就向你们求援来了?”赵宋看过三人在毕业典礼的演唱,总感叹上苍的不公,长得好看,唱的好听,自己在这三人面前,就是个渣。

    “唱歌没问题,”大帅帅指了指旁边的白丽:“非得跟她合唱?”白丽对他翻了个白眼。

    “你们两个合唱,完全是1+1>2的效果。”赵宋想不明白,这两个人怎么会互相看不顺眼?明明天造地设的一对来着。

    “赵宋,我唱歌也没问题,为什么非得要跳几个动作?”郝莹也迟疑着问道。

    “活力,活力,我觉得单调的歌唱并不能完全展现这一点。”赵宋继续道:“而且,你们会觉得不虚此行!”

    白丽是天生万众瞩目的存在,除了对和大帅帅合唱有些疑虑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看到三人不再有其他疑问,赵宋放下心来,高兴的说:“那就说定了,周五晚来中海彩排,适应下场地。”然后转身就走。

    三人面面相觑,“这算卸磨杀驴吗?”郝莹迟疑地说。

    “还没磨呢……”

    回到吧台的赵宋在电脑上查收邮件,看到伙伴们的回信,赵宋对开业活动的信心越来越大,想了想,给p友刘莹挂个电话:“姐们,怎么说?”

    “没问题,动作也设计好了,这会你就看老娘的吧!”

    “谢了姐们,国际学院的美女们对穿热裤没反感?”

    “那帮骚娘们更喜欢什么都不穿!”

    赵宋一阵爆汗!不敢再继续和这个越来越放开的p友说话了。

    接着是晴天:“学姐,练的怎么样了?”

    “赵宋,你学姐算是身经百战了,但是你确定这首歌开场没问题?”

    “学姐,你的开场就是为了让中海安静下来,这首歌,是献给中海所有的铺商和伙计的,他们……没有一个京都人。”

    “……知道了,赵宋,我会好好唱,另外我发小和她的同学想全程参与这次活动,中央音乐学院的。”

    赵宋忍着激动的心情,说道:“周五晚让他们过来,除了一首电音,全是耳熟能详的歌曲,学姐,有了这帮人,场面能大十倍!小弟无以为报,自荐枕席怎么样?”

    “滚,我练歌去了,没想到有一天我能唱个开场曲!”晴天没想到,赵宋听了她的声音后却想到了,太像侃侃了,一开口就能让人安静地听你讲故事。

    最后一个电话是大表哥,给赵宋打的。

    “大表哥,怎么了?我靠!快别坐了,那款48的别说大表嫂,咱们都能坐塌,只坐那两款铝合金的,对,半分钟,别多坐,质量再好也撑不住大表嫂多长时间。”

    “好的,辛苦大表哥了,你跟徐丽颖说,最晚周五下午把机箱送过来,无论她生产多少台。”

    放下电话,一切就绪,只等周六。

    “或许我没多大的本事,但是我却幸运的认识很多有本事的好伙伴,加油赵宋!做好它!”

    …………

    中海电子配件市场,除了计算机配件,所有电子相关的设备全都能在这里找到,包括最顶级的舞台设备。按照赵宋的计划,秦主任开始发力,全程配合整个中海的音箱布置!

    中海虽然像个大开间,但它真的很大,36个通道,每个通道两侧各延伸六七十米的柜台,通道普遍宽度在6米左右,圆圆的006黄金柜台所在的西大门通达宽度高达十米。这里,就是一个大型的电子配件超级交易市场。

    2000年4月8日,星期六,天气必须晴。

    6点15分。

    航天学院,董凌云和朱叶早早的起床开始梳洗打扮。两人自从寒假开学时坐上赵宋的黑车,再也没有管家里要过生活费。

    “叶子,记得穿全套校服,你紧张吗?”

    “不敢想,正算我下学年的学费还差多少呢。”

    “谁让你花的多,我是凑够了。”

    “凌云,我们当初花了50坐的赵宋的黑车吧?”

    “嗯,100倍的回报率。”

    两个女高材生相视傻笑。

    6点45分。

    华清大学,男生宿舍。

    一身华清校服的陆离呆呆的看着镜子,双手使劲拍了拍脸颊,自言自语道:“陆离,加油。”

    7点正。

    京大,女生宿舍。

    晴天和文静的宿舍一片忙乱,今天她们整个宿舍都要去参加这场热闹。

    已经装扮完毕的晴天呆呆坐在窗前,没有平时大大咧咧的模样。

    文静走了过来问:“紧张了?”

    “你说会有人看吗?”

    “不知道,我完全没搞懂赵宋想干什么!”

    同一时间。

    京都机械学院。

    李勇闯进喜子宿舍:“哥几个,快点,白丽他们已经在校门口了。”

    “来了来了,靠,高利明,特斯拉的体恤衫穿里面,你怎么穿外面了?”

    “好看啊!”

    类似的场景也在其他几个地方上演着。

    9点整。

    中海大门打开,人群蜂拥而入。没过多少时间,前来购物的人们就迅速的填满了整个市场。伙计在拿着配置单拉客,卖音箱的铺商随便播放个流行歌曲,让顾客试听,已经有生意成交的铺商忙着安排伙计到处调货。

    此时的中海就像平时一样,人山人海,井然有序的忙乱。

    不一样的是中海的保安都穿上了西装,胸口上印有特斯拉的标志,每个人耳朵上都别上了通讯耳麦。

    “老板,主机卖的有点快,10多分钟已经成交8台了,要不要压下货?”从分柜跑来的丁涛焦急的问道。

    “不用,留下柜台展机,有多少卖多少。”丁涛匆匆离去。

    赵宋转过头,带着提前过来的许老板几人进入办公室:“几位大哥,这是潮子,你们在她这填写一下表格,主要是你们能商铺能辐射的小区范围,以后由她在这些范围了对你们派单。”

    “赵宋,你今天开业,我们要不要把这个体恤衫穿上,给你涨涨声势?”许老板挺喜欢这个大红色特斯拉体恤衫的。

    赵宋笑道:“当然可以,谢谢几位大哥,一会添完表格也别急着走,有个大热闹看看。”

    许老板好奇的问:“不是开业典礼吗?”

    赵宋盯着远处拿着手持摄影机的人答道:“已经不算开业典礼了。”

    拿起对讲机,赵宋说:“秦主任,通知兄弟们一下,让他们和所有进入中海的学生说,不用脱校服了,让他们穿着校服表演节目。”

    秦主任问:“不做广告了?”

    “不做了,单纯点更好,我好像看到电视台的人了,不知道谁找的?”

    …………

    受一领导的请托,几个大学生要在中海举办开业典礼上表演节目,让他帮忙留下影像素材。金化民早上就带着一整个摄影组来的,这个从他入职到升职都照顾有加的人很少要求他办事,所以他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把活动拍好。

    看着陆陆续续进入中海身穿校服的大学生,金化民感觉有点不对劲,这学生也太多了吧?想了想,他拿起对讲机吩咐到:“所有摄像机开机,不用隐藏了,就当平时积攒素材一样。”

    9点50分。

    穿着校服的大学生们越来越多,像是来买电脑一样,随意的在各个柜台见晃来晃去。

    …………

    刘聪匆匆的跑进黄金通道的一个柜台前,“老板,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是让你在家歇一天吗?”铺商人很好,对这个中原来京打工的小伙子也很满意。

    “已经退烧了,感觉没什么不舒服了。”刘聪已经三年没回家了,弟弟刚考上高中,妹妹两个月后高考,家里的重担都压在不到23的刘聪身上,在中海没少挣钱,但是每年还是舍不得那点回家的火车票钱。

    9点55分。

    秦主任拿起对讲机:“关闭所有音箱柜台声音,一会活动开始,保护好所有的学生,再说一遍,保护好所有学生的安全。”

    赵宋走到一个角落,穿着特斯拉标志西装的赵豆赵立已经等在那里了。指着白丽对他们说道:“都不用我指,一会帮我看看住她,最好别让别人靠近她。”

    赵立目光都不带移动的:“不用你说,这些女孩子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不过这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赵豆流着口水点头。

    9点59分。

    中海的音箱商铺全部关闭,整个中海只剩下人声鼎沸的嘈杂声。

    正在盘点内存的刘聪有点走神,不知道给妈妈买的营养品收到没有,不到10岁的小妹最好别惹妈妈生气了。

    10点整,中海沸腾的空气突然一顿,没有任何准备,一个甜美,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黄金通道突然空出来一片场地,一个身穿京大校服的女生伴着美好的声音缓缓走来。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一句清唱过后,吉他声开始介入。

    **l顶级商演音箱配合四台麦景图功放,原汁原味展现了晴天的声音。

    这个时空,这个世界,第一次快闪,正式在中海上演!

    金化民整个身子炸开了,没有预热,没有主持,这tm的什么活动,耳边传来大喊:“监制,黄金通道,在黄金通道,快来,tmd帅翻了!”金化民撒腿就向黄金通道跑,“伙计们,所有摄像机打开,交替拍摄大学生们和人群,这tmd不是还人情,这是大新闻!”

    刘聪整理内存的手顿住了,随声看向那个京大女生,平时,京大和中海只隔着一条窄窄的马路,但在刘聪看来却是那么遥远。今天,看着那个缓缓向他这个方向走来的京大女生,随着那深入人心声音,眼泪再也压抑不住,决堤而下……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冲着那个留着眼泪小伙子微微一笑,晴天静悄悄地向旁边退去。

    黄金通道的几个大柜台突然打开,中央音乐学院的学长们拿着乐器鱼贯而出。

    整个中海轰动,全部向黄金通道冲过去,伙计们,铺商们,再也不管那些货物,向那打入心底的声音冲去。

    “再次重复一遍,看着所有柜台,保护好学生,看着所有柜台,保护学生们!”

    ………

    “这绿岛像一只船,

    在月夜里摇呀摇,”

    美如画中人物的白丽出场了,豆粒两人挤出人群,站在离她最近的距离。

    “姑娘哟,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呀飘。

    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

    吹开了你的窗帘,”

    大帅帅从人群中走出,和白丽相对而立。

    “啊~~~~”尖叫声响起。

    金化民大声说:“镜头不要移动,对准两个人。”

    这次快闪的形式赵宋完全照抄台北101,不过对后来原班人马在国贸的表演完全无感,除了茉莉花全是弯弯民歌,什么鬼?

    “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

    姑娘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白丽和大帅帅越走越近,进入尾声,互相隐蔽的给对方一个白眼,退了下去。

    中央音乐学院指挥学长打了个手势,音乐顿时一转。完全一种现场音乐会的既视感。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华清陆离上场。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隔壁老王接着上场。

    一老一少向着在场的所有人讲述着光阴的故事。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老王拿着麦克风,揉着陆离的脑袋笑呵呵的退了下去。

    音乐学院的指挥学长转换动作,和抽风一样,大幅度的摆动起来,气势磅礴的交响乐喷发而来。

    这个学校好像从来不出明星,只培养音乐家。

    一位身穿中央音乐学院校服的学姐走到中央。

    所有大学生迅速在中海散开,每隔两个通道站立一个学生,蓄势待发。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

    维吾尔族民歌《青春舞曲》

    定音鼓介入,伴随着气势恢宏的交响乐伴奏,大学生们伴着节奏,开始合唱。

    “别的那呀呦别的那呀呦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乐团声音突然沉静。

    工商大学国际版的刘莹身穿校服,下身热裤,带着一群同样打扮的美女们上场。

    “left  left  right  right

    go  turn  around

    go  go  go”

    刘莹看着人群中的赵宋,突然冲他一笑,接着所有美女们脱下校服,露出特斯拉的体恤衫,全都系上了下摆,露出了肚脐眼。

    “jumping  grooving  dancing  everybody,rolling  moving  singing  night&day,let's  fun  fun  together,let's  play  the  penguine's  games”

    赵宋眼睛一热,偏过头去,“好姑娘!”

    伴着美女们的热舞,各个通道的大学生们也跟着用四个动作摇摆起来。

    我们是新世纪的大学生,我们不是国际大专辩论会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陆一鸣;我们青春活力,我们兼容并蓄,我们热爱展现自我。

    秦主任脑门冒汗,人群像是疯了一样,看见远处洪处长带着同样穿着特斯拉制服京机院的保安,立刻大喜过望。

    “拉住人墙,拉住人墙,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就剩一首歌了!”

    金化民松开领口,大声喘着气,对着耳机大喊:“三组拍人群,二组去拍通道大学生,一组冲进去,协调好了,拿着摄影机他们不会拦你。”

    当狂热的气氛聚到顶点的时候,音乐停住,跳舞辣妹们迅速散去。

    这次安静的时间很长,当人们以为结束,准备欢呼鼓掌的时候,一首清唱声传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是天生童音的郝莹,童音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小红三代的郝莹,在唱这首歌时的感情,第一次差点把赵宋给听哭了。五音不全的赵宋第一次知道,原来歌声里,真的能有感情的。

    交响乐声响起。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宽广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渐渐的,有人开始跟唱,接着,整个中海开始大合唱。

    “我们勤劳,我们勇敢,五千年历史光辉灿烂;

    我们战胜了一切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

    这里是中海,这里是中关村,这个国家参与到第四次绿色工业革命的最前线。这里的人勤劳勇敢,热爱自己的祖国,当十年后中关村各大卖场彻底没落,名声不好的时候,谁还能记得,那时数以十亿计的网民,正是靠着如今这些勤勤勉勉的中关村人,通过官方的,非官方的渠道为他们提供的上网终端而实现的呢?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声散去,音乐停止,所有大学生们没有任何表示,迅速撤离,音乐学院的学长们也拿起乐器鱼贯而出。

    然后,只剩下意犹未尽的人们。

    金化民浑身不得劲,你们倒是来个结束语啊,你们倒是谢场啊:“谁tm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活动?”

    这个时空,这个世界,快闪行动,中国造!

    总资产:4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