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九章 爱好

第九章 爱好

    ps:昨天看了劫持公交车新闻。临近年关,请各位书友一定要注意安全,心平气和,遇事让一步,远离纠纷,远离公交车,大货车,私家车,儿童车。我逛个宜家都能碰到把裤子脱到脚踝撒尿的神经病。所以,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平安是福,平安的过完这个年。

    那一天,中海的成交额创了记录,直到它被拆除的时候,也没有打破;那一天,人们兴奋而来,失望而归,却几乎少有空手离开者;那一天,赵宋卖完了电脑,卖t恤,卖完了体恤衫,卖主机、显示器罩。

    连这种平时随机送的电脑罩都卖完了之后,赵宋找到了隔壁老王,开始卖辣条,那一天特斯拉的伙计们,穿着劳力士销售的同款制服卖辣条,中海的铺商和伙计的三观,再次被赵宋刷新了下限。

    那一天,像是很久远的事情,就好像宁财神,如果不出现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没人在意《武林外传》是不是他写的,所以赵宋的名字,只出现在了快闪族社团的网站主页上,再无其他。

    从那一天开始,除了喜子和李勇,所有出现在视频里的伙伴们都好像消失在赵宋的生活中。大帅帅每天都有接不完的商业大片,拍不完的杂志封面,除了不接代言,几乎所有能赚钱的事情他都干。

    赵宋知道,大帅帅已经完成了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谁也劝不动他了。

    郝莹和白丽,被重新请回了校学生会,负责主持和其他几所学校的联谊、主持快闪活动。

    就连赵宋的迷妹,学霸女文静同学,也消失的杳无音信。赵宋非常理解,年轻的人啊,风光无限的时刻当然要去珍惜享受。

    2000年4月15日,星期六,天气阴。京大第七食堂。中午十二点。

    这是一个平常的周末,食堂里的学生人数不多,也不少。大家井然有序的排队点餐,寻找座椅,随后各自用餐。有的边吃边聊,有的边看书边吃,有的边吃边拉,嗯,那是学校讲师带着未成年的宝宝在此用餐。

    然后,清新的声音响起: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国旗升起,外国官员嘲笑我们国家没有国歌,此时,一个老头走上礼台,深情地唱着家乡小调……

    伴随着享誉世界的扬州民歌《茉莉花》,快闪行动登录京大。

    应各届人士要求,快闪行动已经连续持续一个星期了,每天都有应付不完的邀约。

    “啊~快闪!”食堂轰动了……

    文静没有理会沸腾的人群,仔细地对付面前的那条红烧鱼。

    晴天端着餐盘来到她对面坐下。

    “你今天不上场?”

    晴天摇摇头说道:“新社员很多,总要给他们表现的机会。”

    文静点点头,不再说话。

    “没意思了?听说你把社团的职务都交给小学妹了?”

    “繁华落尽总随风,总觉得自己明白一切,没想到还没有赵宋看得明白,放的开。”文静秒变林黛玉。

    晴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突然哈哈大笑,接着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使劲拍着只有两颗葡萄的胸脯:“昨天赵宋给我打电话,痛骂我一顿,说我们出风头忘了他这个挖井人,不带他就算了,竟然还敢不穿特斯拉体恤!”

    晴天喘口气,接着说:“女文青,繁华落尽是现实,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个京大诗社多愁善感的诗人、或者一个会宠你的大男人才是适合你的,这点赵宋看得很明白!”

    文静心潮起伏,猛地站起就向外走去,她气的侧漏了……

    …………

    下沟村。

    “mlgbz的一群忘恩负义的混蛋,出风头都不带上我!”赵宋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装上了最后一个户外防水灯。

    “喜子,拉闸!”

    “咔”的一声,灯亮。赵宋满意的点点头,至此,所有下沟村的主干道都被他连上了路灯。

    “还是喜子好,知道陪着我。”

    “老赵……,我也想出去浪,可是没人找我……”

    “这就对了,作为发起人,也没人找我,我们难兄难弟一起浪。”

    “老赵,别糊弄人了,你是没有女人陪你浪,才拿我凑合的!”喜子鄙夷的撇着他。

    竟瞎说什么大实话。赵宋懒得理他。转过头对着蹲在一旁的老头,旁边的那头狼狗说道:“连大哥,那咱们说定了,每晚您就睡在治安岗亭,每月500.”

    “汪~”

    赵宋跟老头身边的大狼狗握手,代表谈判成功。

    “赵儿,要不你再给我涨点?”老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搓搓手。

    “吕叔,你每天晚上在站岗亭睡一觉,每月三百,少吗?”

    “可是我这当主人的还没一条狗挣得多,怪不好意思的。”

    “连大哥,吕叔歧视你!”大狼狗叫连顺,真军犬,也不知道吕叔在哪找的。

    “汪~”

    “吕叔?”

    “得,赵儿,吕叔是给你面儿啊,咱不跟这条老狗一般见识。”

    吕叔是国企下岗职工,目前闲赋在家,天天和他的狗在下沟村到处溜达。

    下沟村免费把村委会租给他。赵宋不会没有表示。在没有拆迁之前,这里就像他在京都的根,这里的村民认同他,他也几乎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

    装路灯只是其中一项,二手家具商宋老板,帮赵宋找来一个小治安岗亭,放在了下沟村入口处。赵宋以每月800的待遇招聘了吕叔和他的狗。

    居委会门口的小广场上,竖立一个巨大的公告板,下沟村居民的出租房信息都在上面展示,两条醒目的标语写着“京机院,信息学院学生持学生证每月优惠20”。

    下沟村都是本地居民,治安很好,房租也比学校周边的便宜得多。赵宋出于自己的小心思,会尽量促成学生在此租房,三方得实惠,何乐而不为。

    想想前世,这帮未来的千万富翁们把房子全租给特殊的社会从业者,由此带来的坏风气,带坏了不少下沟村人,拆迁发财后的村民们,倾家荡产的不在少数。

    在几个站街妇女们喜好的从业胡同里,赵宋特地多装了几个大功率白炽灯,他想让那些精虫上脑的饥渴男们看清楚,千万别被阿姨们带走了。

    “喜子,这就是默默做事,不求回报。有没有为我的伟大情怀而感动?”

    喜子都懒得搭理他:“如果会所不扩招,不涨价,是挺感动的。”

    “又瞎说什么大实话,喜子,有时候太耿直也不好。”

    “对你耿直点挺好的。”

    赵宋嘿嘿一笑,休闲会所已经把另一个大开间打通,只留下两个承重柱,贴上实木护墙板后,不显得难看,反而又增添了复古气息。规模扩大了一倍,他打算会员数量也扩大一倍,采用邀请制,由以前的会员邀请新会员。

    会费也要涨到68一月,现在来休闲会所的都是家里薄有资产的小资学生,每个月付的起30块钱,同样也不在乎多个38。至于学校里的闲话,赵宋耳背,听不见。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来到休闲会所,意外的撞见向外走出的警察。

    “齐所?有事?”赵宋诧异的问道,齐所是下沟村人,小河街道派出所的齐副所长,赵宋在村里见过几次。

    “没什么事,对小雨的例行考察。”

    “小雨怎么了?”赵宋知道小雨有点问题,却没想到能和警察牵上关系。

    齐所诧异地文到:“你不知道?”

    “我该知道什么吗?”

    齐所想了想,说道:“文丽华没和你说可能有她的考虑,可是我作为小雨的观察人,你是小雨的雇佣人,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清楚…”

    “因为父母的原因,小雨心理出了点问题,再加上一些其他不好的事情,她养成了比较坏的爱好。”齐所长尽量用委婉的语气表达。

    “啥子爱好?”赵宋有种说不出的预感。

    “爱拿军刺捅人。”

    “扑通…”赵宋两腿发软地坐在地上。

    总资产:计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