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十章 阿巴阿巴

第十章 阿巴阿巴

    京都机械学院保卫处队长,赵宋叫他洪处长,洪处长叫洪涛,某部队侦查连退伍兵,不是龙组,不是豹营,就一普通部队普通退伍兵。洪处长退伍的早,从部队带回了很多东西留作纪念,多年来上缴的,送人的,只剩下一把军刺。

    魏明雨有一对操蛋父母,全村人都知道,孩子还小的时候,出于同情,哪家吃饭时有口剩的,都会叫上这个好看的孩子,但是孩子终究有长大的一天。

    魏明雨在全村人的眼皮子底下,慢慢长成了像一个精致洋娃娃般的大姑娘。小雨不傻,当发觉有些人的目光不在单纯的时候,她不再经常出门,有时只在家等着大人回家,挨顿揍,或者吃顿饭。

    赵宋猜测的没错,那么一对父母,在这么一个城中村里,这个精致的人儿还能笑出那么干净的笑容来,她的身边,一定有人在守护着她。

    这些人是文丽华,是村干部,是很多村民。但是,小雨自己家里的事,人们却有心无力了。

    洪涛洪处长把那把军刺给了她:“小雨,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朝这捅,用你的最大力气。”洪处长给小雨指的地方和给赵宋指的一模一样。

    然后小雨就捅了,先是家里,妈妈的瘾头上来了,没有钱的她找了个男人进入家里,小雨照着洪处长说的就捅了下去,接着拿着带血的刺刀在村里到处找那些曾经对她不怀好意的人。

    匆匆赶来的文丽华抱住了她,匆匆而来的洪涛夺过了刺刀,小雨的眼睛又明亮起来。

    ……………

    喜子把赵宋搀扶起来:“能不能有点出息?”

    “呐呐呐呐马(那你腿抖啥)?”

    “老赵,把舌头撸直了再说话。”

    齐所长好笑的看着两人,接着说道:“劳教,缓刑,只是说说而已,希望她能记住教训,但是洪涛那王八蛋把军刺又给了小雨,她不说,谁也不知道藏在哪。”

    “赵宋,你是个好小伙,这段时间小雨在你这的表现,让大家都安心了不少。好好照顾她吧。”说完齐所长转身就走。

    两人看着齐所长背影,不约而同的伸出中指,这是个坏人。

    小雨捅人不捅人的,两人都会一如既往地对待她,把这事告诉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坏人出于什么心思。

    平复一下心情,赵宋才和喜子进入会所。刺刀捅人这事有点吓人,喜子还好,赵宋却因为会所的全体会员们,有些后怕,万一…

    但想想小雨是事出有因,赵宋也就放下心来。

    休闲会所一如既往地安静,舒适,一进门的赵宋,看见小雨那双笑眼透漏出的明亮纯净,顿时腿也不抖了。

    开心的冲着小雨打着招呼:“阿巴,阿巴阿巴阿巴(小雨,吃饭了吗)?”他忘了舌头还没撸直呢。

    小雨甜甜的笑着,摇摇头。

    “阿巴阿巴阿巴(没吃就多吃点)。”

    甜甜的笑着,点点头。

    瞧我这点出息,赵宋黑着脸把招募会员的告示贴在立柱上,转身向门外走去。

    “阿巴,阿巴巴。(小雨,我走了)”

    赵宋没有回头,小雨却使劲的摇着手。

    喜子憋着笑,对着小雨说道:“小雨,以后有人欺负你,就和喜子哥说。”

    使劲点点头。

    ……………

    小河西路商铺。

    7/11打工的洪处长的侄子洪大志,和其他店员们处出了阶级感情来,舍不得走了。

    忍无可忍的赵宋拉着洪处长上门把他给揪了回来。

    “但凡店里有个女的,舍不得走就不走了。”赵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一堆男人,你处什么感情?”

    洪处长气的肝疼:“当兵当傻了?”

    洪大志蹲在墙角,诺诺的说:“那个店长很有意思……”

    “没意思当不了7\11的店长,把你哄的玩命干,他好赚钱!”赵宋当然知道这些早期的7\11店长有多厉害,不过再厉害这帮人从7/11离职后,折腾了18年也没折腾出什么花样来,好好的实业非要和金融扯上关系,扯到资金链断裂也没谁了。

    “别蹲着了,等装修完了,你也可以当个有意思的店长。”赵宋无奈的说道:“要是处感情,最好还是找个女的。起来干活!”

    达达姐帮忙找的设计师按照赵宋的要求,已经出完了全套施工图纸,和色彩搭配方案。小卖部赵宋对标的是未来的全家而不是7/11。

    全店是让人赏心悦目的浅色系,柜台,货架,和靠窗的小吧台都用深色系增加颜色对比,赵宋没有买成品,而是打算照着设计师给出的尺寸用实木打。无论多高档的板材家具和金属成品,拿一套纯实木的放在那里一比,感觉完全不一样。

    奔着橡木去了名贵木材市场,结果拉回一车黑胡桃木,虽然比橡木贵了一点,但是对比十八年后,那是真便宜,按照方案,只需要上一层环保清漆就可以直接使用,相比橡木省下了木器漆的钱,也差不多一个价了。

    老宋的主力部队明天入场,以赵宋小气的性格,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支出大项的水电改造当然要自己做,全屋已经拆到了混凝土层,连开槽都不用,直接走明管,后期用水泥砂浆回填就行。

    洪处长回去上班了,三人热火朝天的干着,赵宋终于知道在装修工程中,有一个好的设计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不用想,不用算,布出来的管线都能看出美来。

    “老赵,中海那边不用看着了?”喜子穿完最后一条电线,直起腰问道。

    “不用,丁涛算是熬出来了,两个柜台管的很好,一两天不去没什么。财务有贞文阿姨看着,出不了什么问题。”赵宋开始用热熔器连接水管。

    “感觉你对这个小卖部比中海还上心。”

    “.……”赵宋沉默了一会,说道:“中海,早晚要拆的,中关村,也长不了多太久……”

    喜子很意外,问道:“中海拆了你可以去达达姐那边的海鸟,中关村怎么会长不了多久,总设计师爷爷也说了,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等娃娃长大了,用的就不是计算机了!喜子,我在中海表面上算是小有成功,可是我自家知道自家事,从我兼职开始,我所有的手段,都是因缘巧合情况下照抄的,等有一天我没什么可抄的怎么办?”

    “衣食住行,有了这个商铺,算是我能安身立命的本钱,再和食上占个边,用心去做,我觉得有搞头。”赵宋谨慎的说道。

    “中海,你就没想往大里发展?”

    “做梦都想,不过知道自己的斤两,只能稳扎稳打,一步一步稳着走吧。”

    赵宋又犹豫了好久,才继续说道:“在中海35通道,有个叫东强的铺商,你应该见过,大多数光驱都需要从他那调货。我跟他也算是混个脸熟。”

    “前两天,我拎着一麻袋现金上门,就是想跟他这个人合伙,所有的主意都让他来拿,我不参合,就想当个养老股东。”

    “你猜他说什么?”

    喜子耸耸肩。

    “他问我,‘除了这一麻袋钱,你能给我带来什么?人脉,资金,渠道?’我回答不了,又拎着麻袋回去了。”

    “达达姐,兴盛叔不是人脉?”

    赵宋摇摇头,说:“他问的是圈子。其实不同意也好,这位主估计也要玩金融的,等到做大,别说股份了,人都能给你踢出来。”

    喜子想了很久,才感慨的说道:“老赵,我有点听不懂了,咱们高中三年前后桌,上了大学你有了这么大变化,我没有问你经历了什么事。”

    “老赵,咱们俩的性子一样,就像你说的,踏实着来就好,或许咱们没别人有本事,但只要把自己的根打牢靠了,不惧风雨。”

    赵宋眼睛一红,狠狠的点点头。心里发狠,qnm的京东,这辈子你要是还敢来“夜深”活动,我就把货全给你扫了,赔死你丫的。

    三个人,按照施工图,一整个下午,干出了一个人瞎捉摸三天的活来。直到下午5点,全屋水电改造完毕,之所以这么快,一是明管布线,二是屋顶需要装工程吊顶,赵宋只留一个总线头在那,后期电线的串联、并联,筒灯、射灯,他可不敢自己装,他怕被电死。

    下午五点,太阳西下,三人刚想坐下歇一会,有人上门了。

    洪大志诧异的问道:“赵宋,飞泽尔,你叫的?”

    赵宋点点头。

    洪大志大叫道:“赵儿,你不过日子啦,瞎造什么?”

    喜子好奇的问道:“飞泽尔是什么?”

    “冰箱!”洪大志没好气的回答。

    “冰箱跟过日子有啥干系?”

    “顶级商业冰箱,你说呢?”

    喜子明白了,“靠!”

    总资产:8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