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十二章 内购价

第十二章 内购价

    2000年2月14日,情人节。

    22:45

    学院路一小胡同里,“喂,呼55975,圆圆,我会回来很晚,给我留门,赵宋。”

    23:55

    赵宋开着后备箱,停在了学院路20号院门口,看着黑漆漆的院落,里面有个若隐若现的招牌--黄极速网吧。

    24:00

    四个人影一扫而过,赵宋阴冷的盯了一眼,没再管他们。一脚油门踩到底,刹车声想起,网吧里火光就出现了,轰的串了起来。赵宋神色疯狂,拿起砖头砸向最近的亮灯人家,用尽力气大喊,“着火了!”

    这场大火之后,是整个网吧届的浩劫,更是计算机电子配件市场的寒冬。

    “我马上就要有个黄金柜台,我马上就能买房子了,我只记得这个!我只记得这个能挣钱了。”赵宋心里狂吼。

    …….

    赵宋没说谎,他的目的并不单纯。

    赵宋做梦都想要房子,当时的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记住,卖电脑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所以他不能让那场大火死人!

    一个废物,不光是物质上的穷,更是精神上的穷。赵宋除了牢牢守着做人的底线,重生前他都打算在黑色ktv里当个小鸭鸭了,说不定真有些重口味的女人,喜欢他这号的。

    赵宋也说谎了,当进入那种场景的时候,赵宋在没有目的的救人,因为他也有过孩子,而施害者和受困着,在他看来都是孩子。

    那是一个废物急功近利的行动,那也是一个怀着不单纯的目的,去做一个单纯的事情。

    人救出来了,那也是一场生命的洗礼。

    赵宋一直在等那些人,无论是谁,官方也好,私人也罢,只要给一个结果,无论好坏,他都接受。

    然后,他觉得他等的人来了。

    ………

    万城办公室里,赵宋坐在林主管对面,准备迎接等待已久的质问。

    “那是个正规的民居,厨房厕所全都有,瓦斯随时都能爆炸,赵宋!你怀着不单纯的目的,站在窗口用五分钟打磨铁栅栏?”

    赵宋蒙了,你这不是来审判我的?你给谁打的电话?这算是棺盖定论了?

    林主管看着赵宋,“赵宋,既然我们碰到了,有什么困难或者事情,就跟我说说。”

    跟一个上市公司主管级人物,你想耍什么心眼子?

    赵宋低着头,轻轻的说道:“我想买房子,用内购价!”

    ……….

    每个楼盘都有个内购价,或者关系价、内部价,赵宋很久以后才知道。

    2015年,东四环豪宅红玉台开盘,内购价18000元,两年后,该盘二手房报价15万。

    死抠的赵宋本着能省多少就省多少的打算,在昨天前来应聘售楼销售,就是想要个内购买房的资格。

    刚进入售楼处,就被一个女孩带入了林主管的办公室,等他说出自己前来目的的时候,林主管什么都没问,痛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兼职售楼销售。

    然后,一头雾水的他在售楼小姐芬姐的带领下,领了一套阿玛尼制服,领了公司的规章制度。

    想来,那个什么制服都没穿的女孩,就是那场大火的幸存者之一了。

    ……..

    从售楼处出来的赵宋阴沉着脸,一场幸福的买房之旅,被他演成了谍战大片,心里不爽的很。

    坐上金杯,赵宋轻轻的叹口气,此次卧底生涯还没开始,便宣告结束。收获就是身上的阿玛尼,以及手里的一张纸条——三套内购价购房资格。

    现在的房子不好卖,更何况万城华邸这种豪宅。内购除了是公司福利、应付社会人情外,更是一种快速回笼资金的手段。

    三套,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但是心里的别扭无论如何都散之不去。

    林主管…..还是忘了她吧。

    这个厉害的女人,用公司的人情,完成了自己的心理安慰,完全不顾赵宋是喜还是惊!

    ……………

    受了惊的赵宋决定喝一瓶可乐,好好安抚自己脆弱的小心肝。

    熙熙攘攘的中海市场,西门转角处隔壁老王的小卖部。

    赵宋打开一瓶透心凉的可口可乐,一口气干下去大半瓶。

    如果让赵宋给可入口的食物排名,那就是—可口可乐、羊杂碎、牛杂碎!排名分先后!

    美美的打一个嗝,赵宋趴在柜台上,等顾客全走了之后,才对隔壁老王说道:

    “西接昆玉河源头和百米绿化带,东邻万泉新新家园,北倚万柳27洞高尔夫球场,近眺昔日皇家园林之三山五园,坐享“昆玉地王”之美誉。

    项目总占地18.8公顷,地上总建筑面积约19.7万平方米,容积率为1.05,是万柳生态区容积率最低的高尚住宅项目”

    赵宋砸吧下嘴,这是他昨晚辛苦一晚上背诵的成果,可惜再也用不上了。

    “叔,最主要的是,它是中关村三小的学区房,新校区就在正门口,按照您孙子的年纪,新校区盖好,他正好上学。”

    隔壁老王两眼放光地看着赵宋,“户型怎么样?”

    赵宋也来了兴趣,上辈子他也爱和别人讨论楼盘,不过同此时一比,真是两种心境。

    “最小一百九十多平米到最大六百多平米,主力户型四百多瓶的平层别墅!”

    “啥叫平层别墅?”

    赵宋拿出户型图递给老王。

    拿着户型图观看的老王惊呼一声,“这不就是迷宫吗?”

    “错落有致的迷宫!”赵宋点头道,“360度全景采光,如果能买到高层,就能远眺西山。那地方咱们不能去凑热闹,但是看看也是好的…..”

    “啪!”老王一巴掌拍在户型图上,豪气干云的说道:“买了!”

    “啥?”赵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老子没指望你买这么大的,只是想着找优越感来着。

    打量着这个不大点的小卖部,“叔,你这个小破店,一天挣多少?”

    隔壁老王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儿子,你大哥挣得也不少,这次让他出钱!”

    “大哥是干啥的?”

    “税务局门口提供复印服务的。”

    “…….靠!”

    赵宋抓起老王的手,在上面写了一组数字。

    “内购价,月底签合同。”说完转身就走。

    跟这帮坐地虎一比,赵宋优越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隔壁老王惊喜的喊道:“赵儿啊,你们店一暑假的冷饮叔包了!”

    .................

    赵宋一天两惊,心里一股子莫名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

    有火气怎么办?泄啊!

    正所谓大撸伤身、小撸怡情,赵宋不用自己l,他得开200多公里的车,前往一个叫武鸣机箱厂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神奇的女老板,是他的竞技运动同好,只过不这个女老板运动过后,庆祝方式有点激烈。

    当然,顺带着还能从沧市老赵家拉个司机回来,和别人的司机是退伍兵不同,赵宋要拉来的司机,是他表弟,一个开公交车的。

    当天晚上,沧市运河边赵宋二姑家。

    大大的床上放着小桌子,上面摆着一些下酒菜。

    大姑父、二姑夫、三姑夫、老姑父加上赵宋,五个大老爷们坐成一圈。床下,是一个大桌子,老赵家所有的女眷挤在那里。

    赵宋看看小桌子上的肉菜,再看看女眷一大桌子,喊道:“小星月,到哥哥这来吃。”

    一个瘦溜溜的女孩笑着跑过来,二姑夫皱着眉,低沉的说:“回去!没规矩。”

    小星月嘟着嘴走了回去。

    赵宋撇撇嘴,穷讲究,穷讲究,越穷越讲究。

    他懒得再说什么,拿起酒杯,给几位姑父敬了一杯,夹一口菜就吃。

    他这桌要是不动筷子,下面那一大桌子别想吃。

    “赵宋,既然要把二毛带走,就连着大毛也一块带走呗。”老姑父嘬了一口酒说道。

    赵宋连忙摇头,“大毛那猴精我降不住,您还是让他自己混吧。”

    老姑父想了想,才说:“也是,你们两个从小打到大,确实不适合一块闯荡。”

    赵宋瞪着老姑父,大声说道:“是他从小把我打到大。学功夫就了不起,您看我哪次回来能好好回去的!”

    老姑父嘿嘿笑着不说话。

    大桌上一个女孩突然说道:“哥,也带着我呗。”

    赵宋头也没抬,认真的吃着羊杂碎。

    “薇薇,你从我爸的买断费里借了四万,什么时候还?”

    “……”

    “哥,回来的路上就丢了。”薇薇小声说道,她是大姑家的二女儿,老赵家唯一的搅屎棍。

    “那我可不敢把你带出去,回头你把自己再丢了!”四万块钱,也不知道真丢了假丢了,为了这个,大姑闲散时偷偷出去捡破烂,加上其他一些收入,零零散散的好几年才把钱还给赵爸。

    “行了赵宋,跟个小丫头片子的叫什么劲。”二姑夫不耐烦的说道。

    赵宋无奈,“二姑夫,咱们还是转转观念吧,以后,女孩比男孩值钱!”

    未来的老赵家,女的嫁的一个比一个好,男的混的一个比一个差。

    这时候大姑父开口说话:“赵宋啊,家里都好好的,你不用太上心,把书念好,把生意做好,我们这边也就放心了。”

    赵宋连忙低头应是,这话他信,上辈子沧市的大家子,无论有多困难都没跟他张过口,反而时常打电话关心他的情况。

    “二毛,跟着你弟就好好听话,别学大毛,一天到晚的不着调。”大姑父又嘱咐了一声二毛。

    大毛二毛都是老姑家的孩子,赵宋的表哥。

    大毛爱好结婚,浪的飞起,从小到底以欺负赵宋为乐;二毛爱好开车,公交驾校毕了业就和公交车干上了,一开就是二十年。勤勤恳恳,踏踏实实。

    吃完饭,告别众亲戚,带上二毛,踏上了去火......踏上了去往武鸣机箱厂的路。

    ..............

    武鸣机箱厂。

    安顿好二毛,天色已经很晚了,初夏的晚风吹到人身上,很是舒服。

    赵宋和徐靓颖随意的在厂里散步。

    “徐姐,隔壁那个厂有信吗?”赵宋搂着徐靓颖的腰....下十公分处,在手感上来说,少妇徐靓颖完全秒杀少女文静。

    “前两天方正的人来了,交了一笔违约金,停了卧式机箱的代工协议。就看老昊怎么想了,现在机箱生意也好做,勤快点不愁找不到业务。”

    听到方正,赵宋也没有在意,点点头说:“麻烦徐姐盯着点,如果他有意出手,价钱合适的话,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多少才算合适?”

    “....三百万?”

    徐靓颖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大老抠,你就做梦去吧!三百万连那块地都拿不下来!”

    “什么地?”赵宋好奇

    “从他们厂大门口,到国道那,一整块地都是他们家的,当时盖厂房的时候钱不够,才把围墙修成这样的。”

    赵宋想了下,连着那块地,那个厂子得顶十五个左右的武鸣机箱厂。

    “如果他有意出手,就接触下吧。但不要在这一颗树上吊死,其他的厂子也试着接触一下。”

    徐靓颖点头答应,问道:“咱们厂子生产出来的质量并不差,为什么非得要那个认证?”

    “老鹰国那边有个朋友,为了帮我卖机箱都快把贸易公司开起来了。咱也不能掉链子不是!”

    “行,我这边抓紧给你打听!”徐靓颖看看手表,媚笑的说:“晚上去我房间,客房的床咯得慌。”

    赵宋打个哆嗦,又期待又恐惧的说道:“等会,我去拿包!”

    十分钟后,徐靓颖房间。

    一进屋,两人就腻在了一块,等到竞技运动马上吹哨的关键时刻,赵宋却停了下来。

    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对入门级拳击手套递给了徐靓颖,“徐姐,你带着这个!”

    已经卸下全副武装的徐靓颖接过手套,一脸兴奋的带上。

    接下来,一场激烈的竞技运动打响,这次两人算是势均力敌,赵宋去火的同时,心里还时刻保持警惕,时刻关注着徐靓颖的表情。

    当他心神有点松懈的一刹那。

    “啊!”一声尖叫传来,赵宋心道不好,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重拳冲着他的脸砸来。

    “duang!”不是特别疼,赵宋放松下来,准备最后的反击.....

    “duang,duang,duang!”一堆重拳劈头盖脸的砸来。

    “天马流星拳?”赵宋昏迷前一脸问号。“不就一下吗?”

    “你娘!”

    总资产:2500万,0/18套商品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