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四章 临行之前(5)

第四章 临行之前(5)

    七年前,在深市南油深意工业大厦,有一位姓任的先生曾经对着他手下的研发工程师说过。

    “新产品研发不成功,你们可以换个工作,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

    七年后的2000年,他们那时研发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累计销量额600亿元。

    中华酷联,在赵宋看来,只有花为名副其实!至于国有企业众兴集团——钱老临终前,千叮叮万嘱咐一定要做出的芯片,并不是交换机上用的啊!

    芯片有成百上千种,但是亿万国民关注的,是插在电脑主板上的那颗心!

    那时候,中兴做不晚,因为国家是它的靠山!幻想做也不晚,因为它一直在扛着民族企业的大旗,全民都是它的靠山!

    但是,它们都没做!

    现在做,晚了!

    还有一个月,划时代的windows  xp就要全球上市。到时候,微软会放任它的盗版系统席卷全种花。

    用不了多久,整个种花家的人们都会习惯用上windows,所有的开源操作系统都将会被扫进历史的下水道,变得无人问津。

    整个地球上的个人电脑,正式进入wintell联盟的统治时代。

    正在京都发骚的方舟公司,在它的新产品还没出现的时候,就被宣告正式死亡。

    芯片做出来了,没有操作系统支持!开源操作系统做出来了,没有服务器支持,就是算是有服务器了,没有任何一个兼容软件......怎么做推广?

    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圈,外国佬耗时二十年才建立起来的x86架构的生态圈。

    整个种花家的教育体系,都在为这个架构添砖加瓦,所有高校培养出来的计算机人才所学的东西,全是这个架构下编写的软件。

    至于那些开源系统,知道的有多少?

    花为没错!作为一个银行不放贷的民企,在93年的时候就敢借高利贷搞芯片,到底需要多大的心气,赵宋不知道到,他只知道,就凭着这种大魄力,无论花为起家再怎么灰色,任先生都是一个值得佩服的人。

    国家也没错,只要有人做,国家愿意倾尽所有去支持,去上当受骗。方舟就是最好的例子,要知道,它现在做的,仅仅是一台nc(终端机)芯!

    有错的是幻想、是长城、是实达,是所有号称肩扛民族企业大旗的公司!

    新架构的开发或者拿到x86架构的授权。然后慢慢来,你可以接着干你的贸工技,把那些所谓3000专利的研发费用放在这上面,国家自然会给你补助,不比你欺骗得来的好?

    没人是傻子,站在金字塔尖的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但凡有点希望,国家会横扫市场上的盗版windows系统。

    可惜,晚了。

    ..........

    “李薇,刚开始我想做机箱里的东西,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才发现,是我异想天开了。”

    “但是机箱外面的东西还是有机会的。”

    “帮我拿到arm的基础授权,特斯拉的欧美总代再给你一年!”

    “赵宋,你知道那东西有多贵吗?”

    “大不了把欧美所有的盈利都扔在上面!李薇,就好像优盘一样,一旦特斯拉有了更多的基础性专利技术,你应该知道它到底有多大利润!”

    ...........

    看着一脸沉思的安德森,李薇想起了赵宋对她说过的话。

    如果不是赵宋提起,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有这么一家奇葩的公司,卖授权?德州仪器,苹果,三星,几年下来,他们竟然卖给了156家半导体公司相关授权。

    “李薇,arm是简化指令集架构的cpu,英特尔的芯装不进便携数码设备里,但是它能!按照摩尔定律,你猜三年后拥有和现在台式机一样性能的pda出现时,会发生什么事情?8年后呢?”

    脑海里,又想起赵宋的话,李薇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时一只藏在水面下的大鳄!老娘一定要买点它的股票去。”

    “李小姐,”安德森打断了李薇的遐想,“arm从来都是一次性技术授权。”

    “安德森先生,您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所说的永久性,是arm不能无缘无故的中断对特斯拉的授权,包括政治因素!”

    “我们是英吉利公司,并不需要看美利坚的脸色!”安德森皱着眉看着一脸微笑的李薇,随即问道:“需要写进合同里?”

    李薇点点头。

    “好吧!我需要回去和公司高层商议的,不过我需要提醒你,arm的一次性授权费用并不低。更何况还有版权费!”

    “我相信不会比德州仪器高。”李薇看着外面长长的队伍,慢慢的说道:“如果第二代tpod用arm7做主控,一套完整的技术支持以及软件服务!你说,我们会不会比诺基亚6110卖的多?”

    看着车窗外长长的队伍,安德森陷入了沉思。

    …………

    体验了几天的富豪之路,让赵宋感觉到——当有钱人,是真他m的爽!

    如果想把富豪一直当下去,特斯拉必须一直走下去。

    虽然下定了决心,但是当周教授真正签下了名字的那一刻起——赵宋兜里的钱,便开始一刻不停的往外流,不是水滴,而是自来水。

    心疼、烦躁、不安、担忧!一切情绪赵宋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他只想迫切的前往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岛国。

    授权、土地随时可以拿到,只不过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岛国,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首都国际机场。

    赵宋几人聊了十来分钟,看了看手表,他才对着丁涛和文贞文说道:“回去吧,把家看好,我今早回来。”

    “那老板你到了东京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赵宋答应道。

    说完,他转身就走,接过身体还没转到一半就碰到了人。

    “哎,对不……”道歉的话还没说完,赵宋就“噔噔~”的往后退了几步,要不是赵磊扶了一下,说不定得坐到地上。

    赵宋荒唐的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彪形大汉,“我说,你推我干啥?”

    回应他的,是一章面无表情的墨镜脸,“麻烦你让让。”

    老子的钱在哗哗的往外流,还有人跟我找不自在。

    压不住的邪火从心里往外冒,推开赵磊的手,赵宋蹭蹭的凑在大喊身前,横眉竖眼的问道:“说话啊,你推我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