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七章 临行之前(完)

第七章 临行之前(完)

    把机场的烟灰缸泼向幻想众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探索精神?

    认识赵宋的人很少,但是认识幻想的人很多。

    消息传递的很快,忽视了可有可无的赵宋,很多人都在看着幻想众人的笑话。这里面,以神州数码为最!

    为啥是同一集团下的神州?

    内斗啊!

    不玩点种花特色的内斗,幻想集团怎么会分拆出神州数码?

    说起来,一直在和赵宋玩的那个幻想,应该叫幻想集团旗下幻想公司。

    而未来年薪一亿的杨庆,就是幻想公司的总裁。

    敢在这个时候喊出要成为世界第三的杨庆,并不像未来网络上所说的那么无能!他是真厉害,带着幻想幻想公司挺过了互联网寒冬,三年后,真的成了世界第三。

    当然,我们得忽略掉康柏是被收购了的事实。

    赵宋不知道,他把那个烟灰缸泼出去的时候,会造成什么后果。

    杨庆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把这事默默记在了心里。

    杨庆也不知道,那一巴掌,会让赵宋在未来做出什么事情。

    …………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白丽,你说赵宋为什么总和幻想过不去?我记得他的脾气很好啊!在学校抗包的时候,跟谁都是笑呵呵的。”

    尚海市,淮海路上。

    白丽举着手机悠闲的踱着步。

    “郝莹,这段时间,他跟你笑呵呵了吗?”

    “………”

    “转身撞人在人多的中海太常见了,要是都像今天这样,赵宋每天什么都不干,光打架就好了。与其说赵宋,你还不如问问幻想为什么略次三番的找他麻烦?”

    “那是幻想,白丽,亚洲第一的幻想。赵宋像是在鸡蛋碰石头,更何况今天他把脏水泼在人家总裁身上!”

    “九月份的去打破广告,如果特斯拉加上具体的产品,你说会变成什么样?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你说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白丽你……”

    “赵宋是我的朋友!郝莹,从你不打招呼就去了央音开始,赵宋再也和你没有关系了!你今天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

    白丽挂掉了电话,继续慢悠悠的走着。

    因为tpod火爆,现在的特斯拉像一个超级香饽饽,连郝莹他哥这样的阿猫阿狗都开始打起了主意。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间,赵宋抛开了特斯拉跑到了岛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丽歪头想了想,随即好笑的摇摇头,抛开思绪,继续走在淮海路上。

    “那个不着调的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好事!”

    沿着淮海中路向东走,路过与复兴中路的交叉口再向前走200米左右,终于到了淮海路1388号。三棵法国梧桐的金色落叶铺在这座银黑相间的椭圆体别墅门前,别致优雅的别墅造型和幽静充满故事韵味的淮海中路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在别墅的正上方,镌刻着“chlitina  克丽缇娜”。原来正是《我的前半生》中的逆袭女神——罗子君在戏里经常光顾的美容院。

    店内迎接白丽的是一个看起来20岁出头的美容顾问小姑娘,甜美又温婉的说一句“来了啊。”

    为白丽湛了杯花茶,换上拖鞋。一次性的柔软棉拖让人感觉舒服又放心。

    白丽一边喝着茶,一边欣赏这精致的店面陈设:进门的陈列台上摆放着所有品牌产品,背景墙上白色石膏体的四个字:茧居蜕变。

    看着白丽的目光,小姑娘解释说,“这代表着克丽缇娜的精神:每个拥有独立个性、向往精致生活的女性时刻修炼自我,终会迎来化茧为蝶的春天。”

    白丽点点头,仔细的打量着视线所及的范围,并把所有的一切深深的记在了心底。

    “赵宋,怎么会知道这种神奇的地方的?”

    …………..

    夕阳西下,把天边的云彩照的红彤彤的,一架架飞机不时的起飞降落,形成了一副奇特优美的风景。

    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的派出所。

    “哥哥!你到东京了吗?”

    “小雨啊~”赵宋把丁涛和文贞文送上了车,回头看了看派出所,这是他两辈子第二次进了这种地方。

    第一次是上辈子的世纪之交,他和舍友们被一群醉鬼狂揍。结果打人的跑了,被打的进到了派出所呆到了世纪交替的那一刻。

    多么动人的故事啊!

    “小雨啊~,出了点事,还没到。”

    “……”

    “小雨?”

    “那你今天还到吗?”

    一辆名爵跑车缓缓的停在了赵宋身边,挥手打了声招呼,他才对着手机说道:“小雨啊,跟爸妈说一声,我今天半夜到那边。”

    “知道了哥,我怎么觉得你去了岛国还会出点什么事?”

    “呸!乌鸦嘴。”赵宋没好气的挂掉电话,就上了名爵车。

    “姐夫,麻烦你了。”

    帅气英朗的哒哒姐夫笑着看了赵宋一眼。

    “听说你被扇了一巴掌?”

    这个达达姐怎么变八婆了,赵宋眼里闪过莫名的神色,随即乐呵呵的说道:”我挨过的巴掌多了,再多一个不算什么!”

    “哦?”姐夫笑了笑,不再提这个话题,”其实,你这一架打的挺好。”

    “啊?”赵宋呆呆的看着哒哒姐夫,这样的人物应该和那个杨庆一样,打架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很遥远的事情?怎么还打的挺好?

    “年纪轻轻的血气方刚,没毛病!”哒哒姐夫启动了车辆,像是没有看到赵宋的神色一样,笑着说道:“老老实实的开公司没错,老老实实的做人也没错!”

    赵宋连忙回道:“姐夫,我做人不老实。”

    “女人?”

    “……”

    “你结婚了?”哒哒姐夫看着前方的道路,不紧不慢的问道。

    “……”

    “赵宋,你开的不是小卖部!太干净了,会让一些人觉得不安的。”

    赵宋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哒哒姐夫。

    “重资产行业,民营企业,100%控股!按照你对tpod  shulle  万500销量的预计,特斯拉进入10亿级俱乐部是早晚的事。赵宋,你得拿出点把柄给一些人看着。”

    赵宋呆呆的看着前方,此时,名爵车已经缓缓的进入了机场出发口。

    过了好一会,他才点点头,“姐夫,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国家是有制度的,谁也逃不开!我也没想逃。”

    “明白就好!”哒哒姐夫看了一下手表,“快走吧,那是今天的最后一班飞机。”

    “好勒!姐夫您回去慢点开!”赵宋下了车,想了想又弯下腰,“我以后会多多打架的!”

    “呵呵…….”哒哒姐夫哑然失笑,他知道赵宋这小子又搞怪了!

    ……….

    十月一日,晚19:12分,京都国际机场一架波音737飞机带着一个中年老男人多年的向往,以及闷骚的心,腾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