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二十四章 红着眼再见,预告片发布!

第二十四章 红着眼再见,预告片发布!

    很好玩的赵宋,在校门口接到尹明玉的电话。

    “赵宋,今早我们又录了一遍,大家在第二段里表现的很好,感情也唱出来了!我想,这一次完全能达到你的要求!”

    赵宋大喜,对着手机说道:“师哥,劳烦你去一趟京城电视台,镜头已经全部剪辑好了,对音轨的事情还得你亲在参与我才放心。”

    电话里,阴天尹明玉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赵宋,我不喜欢这一版,低音太多,节奏感太强了!”

    赵宋笑着回道:“师哥,这首曲子的版权是我们两个人的,你可以随便改!”

    “谢了,赵宋。”

    赵宋无奈,大声冲着电话嚷道:“不用谢,先把我的预告片整出来再说其他的!”

    “哈哈,放心吧。”手机里,尹明玉轻松地笑道:“一上午的事。”

    “那就顺道跟金化民主任说一声,今天晚上放出来?”

    “什么?”尹明玉震惊的声音传来,这是预告片,是广告,是你想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的?

    “我说……”校门口,本来就聚集无数目光的赵宋大声说道:“跟金化民主任说,今天晚上就放出来!特斯拉早就预定好了!从昨天开始,晚一天播出就是亏一天的钱!”

    “.……明白了!”

    ……………..

    挂掉电话,赵宋看向四周越来越多的人群,友好的向大家笑笑。

    不远处,有两个一脸青涩的小姑娘,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嗨!要合影不?”赵宋努力让自己显得平易近人,努力装作一脸和善的样子,笑呵呵地问道。

    两个小姑娘很青涩,青涩的完全不像大学生。要知道,今天是大学的下半学年开学季,并不是全新学年。

    但是,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从99年到08年这一时间段里,京城有一个神奇的考试——春季高考。

    “新生?”

    青涩小姑娘们点点头,频率像捣蒜一样。

    “咱们学校好考吗?”

    青涩姑娘们摇摇头,频率像拨浪鼓一样。

    赵宋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京机院的春招放出的都是集成电路相关的专业,未来,这两个鹌鹑一样的姑娘可能就是特斯拉某个研发部门的骨干。

    现在,正是向年轻的姑娘们展示青年企业家风采的时刻。

    “来,咱们合个影吧!”

    赵宋大方的插入两个小姑娘中间。

    然后掏出小巧、精致的摩托罗拉翻盖手机。

    然后露出大笑脸。

    然后,翻开手机。

    然后收起笑容,一脸黑线的退回到刚才的位置。

    “那个啥,大学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哈!”

    说完,赵宋就尴尬的转身而走,留下一脸懵逼的两个青涩小姑娘,完全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说合影吗?照相机呢?’

    ……

    竟忘了现在的手机没有摄像头,赵宋郁闷的走到一旁等待的喜子身边,从他手里接过了装满水果的大塑料袋子。

    “又作什么妖呢?”喜子好笑地问道,他目睹了刚才的全过程。

    “别提了!”越想越郁闷的赵宋忽然一顿,眼神越来越亮。

    “得~”看见赵宋的样子,喜子知道刚才白问了,赵宋的脑袋里,现在肯定是换了一篇。

    “喜子,你知道现在的相机镜头是啥做的吗?”赵宋一脸兴奋的问道。

    “废话,玻璃,否则还能是啥玩意?”

    “我要说还能是塑料那玩意,你信不信?”

    “傻子才信,就算有,傻子才用!”

    “希望你以后千万别当傻子!”赵宋乐呵呵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

    “想让你干回老本行,帮我收集点资料。”

    “特斯拉的信息部不是成立了吗?”

    “忙不过来。”赵宋勾住了喜子的肩膀。

    “说名字。”喜子无奈地说道,他不想收集信息,他想去抗包,抗包挣钱啊!

    “湾湾,大立光!”

    “.……”喜子瞪圆了眼睛。

    “.……”赵宋貌似无辜地眨巴眼睛。

    “我看你是跟湾湾的企业干上了!”

    “嘿嘿,柿子要挑软的捏……”

    “……”

    ……………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

    一假期未见的两兄弟在很多人的视线中,漫步在京机院校园里,一路上说说笑笑。

    有人说,“只要奋斗,你的每一天都在改变。”

    曾经有一段时间,那个嘻嘻哈哈笑着的赵宋每一天都在抗包,他,是在京机院所有人眼皮子底下,一天一天改变的。

    他们议论过他,嘲笑过他,对他的看法有褒有贬。

    直到此时此刻,听着校园广播里没完没了的财经新闻,看着远处谈笑风生的兄弟俩,校园里的大学生们,满眼复杂—都是青春年少,豪情万丈的年纪,可是眼前这个马上就是上市公司总裁的同龄人,让他们还能再如何议论?如何不服气?

    …………

    走到了宿舍门口,和喜子道别,赵宋独自一人来到了137宿舍。

    上辈子的老舍友都在,赵宋满面笑容的放下一大包水果,和大家扯着闲淡!

    在这些舍友里面,有小偷,真小偷!有小气到极限的;有撬别人女友的;有天天鼓动别人玩,自己偷偷学的;还有天天想当所有人爹的!

    上辈子的四年,赵宋死也忘不了这帮人的德行,至于优点,每个人肯定都有优点,但是小气的赵宋从来都记不住他们的优点,可能他在别人的眼里也是一个操行,但是无所谓。没钱的时候,他就这点格局。

    如今有钱了,眼界不一样,赵宋自觉格局起来了,自然不与这些‘兄弟们’计较什么。

    当然如果有一天,他万一又没钱了,该计较还会计较!

    避开了上市公司,和大家随意的聊了会校园里的趣事,赵宋便起身告别,留下一个寂静无声的宿舍。

    门外,喜子和一个有家会员学长已经等候多时,喜子手里还抱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几个全新包装的tpod.

    “冯学长好,他们都在吗?”

    “几个在学校里混得开都在,和他们提前打招呼了!”有家会员,冯学长点点头,“赵宋,其实我出面就行了,用不着那么麻烦!”

    赵宋上前搂住冯学长的肩膀,笑着说道:“求人办事,还是亲自上门有诚意一点,这一次,已经够麻烦冯学长了!”

    “随你!”冯学长无奈,带头走在前面。

    ……………

    半个小时后,男生宿舍楼门口,孤身一人的赵宋见到了彤彤。

    “赵宋,你的报到手续办好了,辅导员让我给你送过来。”

    彤彤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了赵宋。

    “谢谢!”赵宋看着眼前的会计系班长,漂亮的脸庞带着一股独特的英气,这种独特的气质,他从来没有在别的女人的身上见过。

    “未来两年半,除非你们自己愿意,否则学校里没人敢打咱们会班女生的主意了!”

    “什么?”彤彤荒唐的看着赵宋,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下子,咱们班的很多女生在大学里不得单身四年?”

    “她们可以自己去追啊!”赵宋无所谓的说道。

    “.……”沉默了一会,彤彤轻声问道,“能说说为什么吗?”

    “没有为什么,就是这么霸道!”赵宋指了指一层135宿舍的窗户,“那个张蒙,第几个女朋友了?”

    “3个。”

    赵宋点点头,“跟他打声招呼,如果敢招惹咱们班的女生,后果自负!”

    彤彤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点点头,看着赵宋问道:“以后,你是不是会很少来学校了?”

    “嗯!”看着彤彤失落的表情,赵宋哑然失笑,揉揉她英美的脸蛋(这是他一直想干的事情),“说的你好像不去有家会所了似的,走了!”

    ……….

    雪瓣一片一片的飘下,带上帽子的赵宋不在引人注目,独自一人漫步在校园里。

    有人说,“一下雪,京城就成了北平;

    我们去后海看雪,就像回到明清!”

    因为放假,此时校园里的很多学生错过了北平的冬雪,却惊喜的迎来了第一场春雪。

    可惜的是,情人节已经过去了两天,看着不远处嬉笑打闹的一对对情侣,赵宋微微笑着,然后,他呆立当场!

    这是一场关于春雪的邂逅,雪后的京城仿佛回到了北平!当皎洁的雪花与蕴育未来之地交融,京城机械学院里,起舞的飞花,星星点点,沾染着校园里的每一角落,静谧安宁,在白雪的世界里,为你讲述她与他的相遇。

    她很娇小,身高可能还不到1·米6,肉嘟嘟的身材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看上去好像一个滚滚的圆球在从远处滚过来。

    她带着眼镜,抱着书,好像学习很好的样子,但是赵宋知道,这娘们就是个扩招生。

    娇小,胖乎乎,柔弱,加上75分的模样,让人一见就觉得这是个甜美可人的女孩,但是赵宋知道,这娘们就是个泼妇。

    这娘们包里装着最贵的手机,宿舍的衣物柜里锁着最贵的ibm笔记本,用的、穿的全是大牌子……

    这些,没人知道,曾经的赵宋也不知道,直到他去了这娘们的老家拜访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是人家有意瞒他,而是赵宋自己是个沙比!

    有时候,让人刻骨铭心的,永远是恨!曾经的美好,曾经的甜蜜,永远也改变不了想去恨得人!

    赵宋曾经是个小人物,那时的他和很多小人物一样,遇到事情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赵宋停驻,看着娇小的她,久久无语。

    她也注意到了赵宋,仔细辨认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就转变方向,向他走来。

    “赵宋,你好。”她笑。

    “苗宜,你好。”他也笑。

    “还以为你不认识我呢。”她是苗宜。

    “同班同学,怎么会不认识。”赵宋笑。

    “去开班会吗?”苗宜问。

    “不去了,有事情。”

    “知道,你是大忙人!”苗宜点点头,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赵宋眼神一凝,没错,他上辈子上大学的时候,连浪琴都不认识!

    “要迟到了,那我就先走啦。”同学一年半,没说过一句话,打声招呼,苗宜就要告别。

    “嗯,我也该走啦。”

    两人相对一笑,一个向前,一个向后,在春雪中背对而走。

    “苗宜!”赵宋转身。

    “什么事?”圆滚滚的苗宜转身。

    “再见!”赵宋笑了,用尽最灿烂的力气。

    “再见!”苗宜挥挥手,同样礼貌的笑着。

    01年,2月16日,上午10点正,距离预告片发布还有11个小时。

    在京机院大门口,在漫天飞雪之中,赵宋,红了眼睛,颤抖着肩膀,缓缓转过身。

    “再见,小精灵!”

    ……………

    那一刻,有无数肤色的人,无数不同国籍的公司,在为赵宋、为特斯拉忙碌着。

    不停的,紧张的,忙碌着。

    十多个小时之后。

    五通大厦,丁涛站在办公室里,抬头看了一眼挂钟,才继续对着电话问道:“你见到他了?”

    “我现在就站在英伟达那个姓黄的办公室门外,五分钟后,我和他一起看预告片。”

    “如果到时他还犹豫。”丁涛认真的提醒到:“就告诉他特斯拉有能力操作种花家的零售市场,堵住他们的零售渠道!”

    “放心吧,不会到那地步的,我相信咱们老板!”电话里,刘聪轻松地说道。

    “希望如此!”

    “快到时间了,我进去了!”

    “好!”

    挂掉电话,丁涛打开了电视。

    同一时间,幻想大厦里的大胡子拿起遥控器调到了京都卫视。

    魏母村的哒哒姐,悠闲的坐在了沙发上,抬起头来。

    西山某宅,正陪家人吃饭的陈宁站起身,在长辈疑惑的目光中,同样打开了电视。

    时间缓缓的流逝,在大洋对岸的纽约的时代广场,此时即将到达清晨8点,正是一天最忙碌的时候。

    人们行色匆匆、交错而过,头顶上那个全球最著名的大屏幕上,放着无人注意的广告。

    “叮!~”

    8点整。

    “咚~”

    大屏幕的声音突然感受到了金钱的力量,突然变大,变得很大,大到让行色匆匆的行人,停下了匆忙的脚步,抬头望去!

    “咚~”

    大屏幕变黑,然后缓缓的变亮,露出一个东方皇宫模样的大殿。

    “咚~”

    镜头进入富丽堂皇的大殿内部,华丽的让人瞠目结舌!

    “semper  crescis  有时处于顺境。”

    圣咏声响起,人们浑身鸡皮疙瘩突然冒了起来。

    “aut  decrescis  有时处于逆境”

    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静静伫立于大殿,小屁股快扭到了天上去了!

    “vita  detestabilis  生活就是这样令人憎恶。”

    镜头换了另一个女人,似乎穿着宗教的衣服,还露出了纤细的腰肢。

    突然,“刷~”的一声,她身后左侧猛的伸出了无数只带眼睛的手。

    “oh,my  god!~”一些行人忍不住的惊呼!

    “nunc  obdurat  现在很困难”

    定音鼓重重的敲击,音响里传出来的低音震的魏母村的哒哒姐头皮发麻!

    “咚~咚~”

    伴随着低音,圣咏声似乎达到了高潮。

    “ludo  mentis  aciem  这是一场考验意志的游戏。”

    这时,大殿内部转变了场景,变得现代起来。

    镜头突然快速的移动,闪过了十二个画着现代彩妆的女孩的脸,一个个眼神锐利又艳丽无双!

    镜头拉远,终于现出了全景,十二个穿着现代时装的年轻女孩身前,放着不同的乐器。

    时代广场上的人们,绝大多数都叫不出这些乐器的名字,但是他们知道,这些来自东方!

    “咚咚~”

    是的,东方!

    越来越重的低音声中,圣咏越来越嘹亮!

    “nunc  obdurat  时而窘迫

    et  tunc  curat  时而慰藉”

    幻想大厦,大胡子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一脸震惊!

    “咚~”

    屏幕变黑。

    “this  month,  24!”

    “咚!”

    “the  east  of  the  world(世界的东方)”

    世界的东方,叫的起这个名字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度!

    “ludo  mentis  aciem  终归梦中的游戏”

    屏幕再次变黑,只留下一个笔直的光柱,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突然出现。

    只见他向黑暗中伸出手,一把长长的激光剑突然出现在他的手里,随后一连串的机械舞步,无数把激光剑从地板直射出来,环绕在他的身边,接着,他高高的挑起,激光剑狠狠地朝墙壁挥舞!

    “咚~”

    沉重的低音中,屏幕一份两半,依旧是黑暗底色,一台tpod2代在朦胧中缓缓地旋转着,虽然看不清它的全貌,但是任谁都能从那精美的细节中看出它的与众不同。

    “咚~”

    “egestatem  无论贫穷

    potestatem  与富贵”

    激光剑再次挥舞,屏幕再次碎裂!

    这一次,是更朦胧的画面,一个像是面罩的东西安静的呆立在那里,浓重的金属风让他看起来像是变形金刚的头部面罩,又或者是乌鸦的嘴巴?

    “not  to  be  seen,  not  to  be  separated(不见不散)”

    随着字幕,圣咏声也到达了最高潮。

    “dissolvit  ut  glaciem  都将如冰雪般融化消亡!”

    “咚!”

    随着最后一声低音落下,一个大大的“t”狠狠地砸在屏幕上。

    “咚咚~咚咚~”奥迪公司的心跳声传出之后,屏幕彻底黑了下来,随后,时代广场的大屏幕恢复了原样,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纽约没有下雪,无法描绘出雪花飘落在静止不动的人身上的场景,但是,这个每天最繁忙的早晨,时代广场上,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cool~~”

    “so  cool~”

    “那个身后有无数只手的,是什么东西?”

    “24号?真想马上就到。”

    “tesla,tpod2!”年轻的金发美女兴奋的喊道。

    苹果公司,一个疯子关掉了网页,沉静的拿起电话。

    “我要那个发布会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