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三十一章 发布会(中)

第三十一章 发布会(中)

    “老板!”

    是袁武,看到他,赵宋慢慢的冷静下来。

    回头看了一眼关切的哑巴刘,拉开了喜子和李勇拽住他的手,轻声说道:“没事,看吧,后面更精彩!”

    “咚~”话音刚落。

    鼓手们的鼓锤狠狠地砸了下来。

    王亚彬一个快速的旋转,白衣飘飘,飞上了天空。

    “咚咚咚~~”快速有节奏感的鼓声中,全殿的大屏快速的旋转,仿佛一个时间的黑洞一样,看得人头晕目眩!

    “咚~”

    片刻之后,最后一声鼓响,大殿灯光大亮,白衣消失,王亚彬金冠华服,长身玉立。

    大殿里的场景仿佛来到了一千年后,唐朝大中十三年,长安左近奉天县牡丹坊内。

    金冠,金丝,金耳坠,金宝剑护柄。金冠璀璨脆薄,金冠清顺柔软。

    大殿的屏幕里,色彩绚烂,纹饰繁复而华贵!色彩大师张导演,将这里渲染的宛如流动的景泰蓝。

    “现在,我叫小妹!”

    “唰~”

    王亚彬单腿直立,双手终于甩出了两个长长的水袖。

    水秀飞舞,击打在立鼓上,发出两声轻响,之后,众鼓齐响,王亚彬两步助跑,高高的挑起,水秀伸展,“咚咚~”

    “咚咚~~咚咚~”

    整齐的鼓声中,青年舞蹈家王亚彬向26个国家电视机前的观众,跳起了种花古典舞子系——水袖舞。

    空中腾跃,大掖步转、扫堂探海转、探海翻身、蹁腿翻身。

    水秀在飞扬,拋袖、绕袖、片袖,圆美意蕴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跳出了水秀在戏曲和古典舞中的意境,亦跳出了民族的韵。

    “咚咚咚~”

    鼓停,舞也停,大殿瞬间黑了下来!

    只留下观众席上朦朦胧胧的灯光。

    不知道操纵镜头的外国佬是不是认出了乔疯子,把画面又对了过去。

    乔疯子咽了咽口水,转过头,冲着身边的种花记者问到:“is  that  what  your  country  looked  like  a  thousand  years  ago?”(你的国家一千年之前是这样?)

    “yes!”回答他的,是一个扬起的骄傲的头!

    中海之外,赵宋死死的盯着那个瘦脑袋,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你不是一辈子都不来吗?你信教,还对我家有偏见,你信的啥教?”

    “后面是21个孩子,21个哑巴聋子,让他们教教你什么是教!”

    “我也是个聋子!这次只要我活了,我就怼死你!”

    赵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在那里,消瘦的外国脑袋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屏的金色。

    满屏的金色,仿佛穿越时间、空间,来到了另一个维度上,漫天的祥云,满屏的金色。

    依旧是隐约的鼓声传来,种花鼓,带着一丝神韵,带着一分气场。

    接着,慢慢进入的锣声,再到笛子与琵琶等器乐的齐奏。钟磐和古筝的声音空灵而悠远,如天籁一般的声音。

    镜头里,一位女子缓缓的上前两步,但是在现场,很多人却看到了女子身后的那些同样装束的舞者。

    有人缓缓的站起身,无视了身后压抑的抱怨声,认真的注视大殿中的舞台。

    照在女子身上的灯光突然转换成蓝色,鱼尾般的长裤加上露脐背心,展现了极为神圣而又富有色彩的金缕衣,在蓝色灯光下她变得神秘莫测。

    突然,万道金光从她身后射出,在万道金光中,一双双手臂慢慢打开,自下而上,万千多变的手臂展现出千手观音的形象。

    这场由21人组成的注定震惊世界的舞蹈《千手观音》,提前3年,亮相中海。

    “她好像有一千只手!”

    时代广场,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大屏幕。

    “天呐,那四个白衣服的人在干什么?”

    “那是手语,我的上帝!那些孩子是聋哑人!”

    中海外。

    一直端坐在座椅上的几位老人慢慢起身,一脸虔诚的看着大屏幕。

    哒哒姐没有看到身边老人的都做,只是呆滞的捂着嘴,眼眶渐渐的红润起来。

    “为什么要哭?”

    看到这21个孩子,无数人的眼睛都泛起了雾气。

    他们多出一千只手,却讲不出一句话,听不见一丝声音。

    天衣无缝的配合,美轮美奂的舞姿,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那四个动作优美的手语老师?但是他们真的没有往那边看啊!

    至于某个乔疯子,他全程都在张着嘴,傻站在那一动不动~!

    “我是《千手观音》第二代领舞。”

    当音乐响起时,女子的双臂依次伸展,分别翘成兰花指,收、放、弹、点。好像真是一个观世音菩萨,在气定神闲的普度众生。

    她直视前方,余光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手语老师的动作!

    刹时,一个光芒四射的千手观音展示在观众面前。女子霎时静止的亮相,显现了观音脸不变而后面的手多变的画面。手臂时而从一侧出,时而两侧同时出,随着队形的变化,时而单臂轮回,时而双臂轮回,舞者动作整齐划一、层次分明、干脆利落。

    最具视觉冲击力的是这些舞者翻转手腕的时候,千手观音,千手千眼!万丈的金光仿佛变成了佛光,让观看者沐浴在布满了美好、聪慧、善良的佛礼下。

    “我是《千手观音》第二代领舞,我后面,应该是位叫邰丽华的小姑娘!”

    “愿你一切顺利!”

    “刷~”

    手臂收回。

    “咚~”

    鼓声响起。

    灯光再次熄灭!

    5分钟版《千手观音》,在所有人措手不及中落幕。

    “在才是教!”赵宋,在心里呐喊着!他坚持让那四个手语老师出镜,不需要幕后说明,就是为了让所有人明白:这是一群残疾人用生命的感悟创造的完美。看看这21个孩子,你才知道什么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老人们重新坐下,哒哒姐揉揉眼睛,无数人抚摸着起伏的胸口,看着黑暗的屏幕,久久不能平静。

    中海商城里。

    朦胧的灯光下,种花记者不悦地拉着乔疯子的衣襟。

    “excuse  me?”

    “oh,sorry.”

    乔疯子浑身僵硬的坐下,那张嘴还在张着,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那个黑暗越来越浅的前方。

    是的,屏幕的黑暗并不是黑暗,而是细细小小漫天的星辰形成的一种时间流逝的效果。

    等它渐渐变浅的时候……

    “咚!”

    又是鼓声!

    又是这样!

    在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回味上一个节目的时候,一个新的节目又要开始。

    “这小子……”人群中,吕大爷苦笑着揉揉眉头,两个节目,酣畅淋漓至于,尽然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

    “汪~”

    “嗯,我们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