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世纪之交 > 第二十八章 怎么做自己定

第二十八章 怎么做自己定

    有时候,种花家的商业游戏规则实在是非常神奇,有时候,你辛辛苦苦做好一个产品,不如在某个夜晚喊出一个新概念,财富的聚与散往往随着大势而摇摆而动。

    然而在这种规则之下,无论操盘人有多惊人的创造概念、攝取资源的天赋,如果没有把手中的资源转化为企业核心竞争力,最终的结局往往是彻底失控。

    托普,在短短的三四年间,以两个月新建一间的速度,在数十个省市开建27个软件园,占用土地超过1.2万亩。

    这种速度,这种规模,连开创高价拿地先河的顺瓷都比不上。

    对于托普,地,赵宋感兴趣,因为顺瓷孙斌那个王八蛋正疯狂的抬高各地地价;人,赵宋更感兴趣,托普软件的1500名程序员,足够旗下各企业吸收、补足。

    可这件事按照计划本该由他主导,这样无论谁打他注意都能占据主动优势。

    现在,有人站了出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唯一意外的,这个人是兴盛。

    赵宋停下骨碌碌转的眼珠,好奇地问道:“你的人已经到蓉城了?”

    兴盛点头。

    “多大把握?”

    “8成!”

    “……”

    赵宋思考片刻,突然露齿而笑:

    “行。”

    兴盛同样笑了起来,他站起身:“甲方是三通一达?”

    “嗯,三通一达。”

    赵宋点头,面无表情。

    “很好。”兴盛毫不在意,“不打扰你了,那边有消息我会给你电话。”

    “好,兴哥慢走,我就不送了。”

    “哦,对了。”走到门口的兴盛突然站住脚步,指着墙上的一副印象派油画问道:“这画多少钱?”

    他的手指的是画,眼睛看的却是一幅字。

    “有人出价80万,我没卖。”

    兴盛打趣道,一边念出了旁边那副字的内容:

    “历览前贤国与家

    成由勤俭破由奢车

    ……

    几人曾预南薰曲

    终古苍梧哭翠华。

    你在一副80万的油画旁边,挂着俭成奢败的诗?”

    “都是小雨挂的,跟我没啥关系。”

    “名作?”

    “功勋之后所做,感兴趣?”赵宋笑呵呵地问,“半价卖你了。”

    “说说名字,如果不是我讨厌的那几个,就帮你处理了。”

    “笨笨!”

    “谁?”

    兴盛懵逼,脸色由白向红,由红转青。

    “笨笨啊。”赵宋耸耸肩膀,“你是不是跟上个沙比一样,想玩啥附庸风雅,对画上十几个狗爪印有什么过渡解读?”

    德牧笨笨,功勋之后,没毛病。

    “艹!”

    兴盛的脸由青转黑,摔门而去。

    赵宋嘿嘿地笑着,透过百叶窗欣赏了会兴盛狼狈的身影,才向正往这边看的秦涵勾勾手指。

    …………

    “老秦,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

    秦涵和小秘书一进办公室,迎接她的是一个热情的贴身拥抱。

    “老板~”

    秦涵无奈。

    “干啥。”

    “该松开了。”

    “哦~”

    赵宋失望地退后一步,两手却没有放下,反而看向了小脸通红的小秘书。

    “这是朱悦,你的新生活秘书。”

    “老板好。”

    小秘书有点露怯。

    赵宋很体贴的放下右手,没有上去就抱,而是握住小秘书的嫩手。

    “以后请多关照了。”

    朱悦脸红的快滴出水来:“我会努力的老板。”

    “很好。”赵宋满意,轻拍她的嫩手。

    “老板。”秦涵头疼。

    赵宋假装没听到,笑呵呵的打量着小秘书,肉乎乎的女孩最可爱了:“朱小姐,作为我的生活秘书,我们一定要抓住一切机会加深彼此的了解。”

    “老板!“

    秦涵加大音量,不过看到赵宋一本正经的模样,很难看出他到底有什么企图。

    “嘿~”赵宋终于松开了小秘书的嫩手,“杨教授说过适当的身体接触能快速加深感情,老秦,你太敏感了。“

    秦涵隐蔽的翻个白眼。

    赵宋横了她一眼,随后笑容满面的抱给朱悦一个纸箱子,不大不小。

    “我回国有几个月了,一直在配合做些政府事务,不算忙但也不闲,生活上却是一团糟。

    朱小姐,以后就拜托你了。”

    朱锐听明白了赵宋的话,她惊讶的看眼秦涵,呐呐地问道:“老板,不是两班倒吗?我那个……前辈呢?”

    “前辈没了。”赵宋摊手,“一个在我私人住宅偷偷拍照;一个把外人约到这里见面,所以都被送回原部门去了。”

    朱悦压力山大,她接过纸箱:“老板,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

    “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随后,懵懂的小秘书就被送到了门外。

    放下纸箱,拿起里面最醒目的指导手册,认真浏览起稍显难看的手写字体,那上面,除了例行工作注意事项外,主要从衣食住行四方面提出了行动指导:

    衣,对接祥云纹,为老板和他妹妹更换应季衣物,提前2小时备好出席各种场合着装……

    食,下半年的饮食主题是蟹,六月的六月黄、七月的黄油蟹、八月的马里兰蓝蟹、九月的大闸蟹、年底的挪威帝王蟹……

    住,目前有三套空置的已装豪宅,小秘书必须每月至少入住1天以填人气,可以有闺蜜(必须漂亮),不可以有男人,不允许钟点工、保姆过夜……

    行,四架私人飞机、各司车队联系人电话……

    小秘书冒着冷汗坐了下来,她怎么也没想到才刚刚入职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了随时调取4架私人飞机的权利,其中还包括两架协和。

    更让她不知所措的是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号码,那是各大分公司、银行、合作伙伴等主管级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不过小秘书并未在意这些号码的价值,她木木的坐在那里,喃喃地自语:“连拆螃蟹的都得是岛国人~”

    …………

    …………

    “你就那么信任他?”

    办公室里,秦涵笑着问道。

    “她连过魏旭、桂璐阳、洪涛、宋冠义四道关卡,再不信任这样的姑娘,我还是不要去过那种曾经向往的生活了。”

    秦涵好奇:“向往的生活?”

    “就是些屌丝梦想呗。”赵宋有点不好意思,“吃点好的、穿点好的,反正有人买单。”

    “噗嗤~”秦涵忍俊不禁,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没忍住。”

    赵宋摆摆手毫不在意,坐回办公椅,指着她手里的资料问道:“干活吧,那些东西是我自己看还是你汇报。”

    秦涵迅速进入状态,严肃地坐在赵宋对面:“由于时间有限,现在我可以先做个宏观汇报,具体事务需要您亲自查看。”

    赵宋伸出大拇指赞叹道:“不亏是老秦!”

    “谢谢老板夸奖。”秦涵矜持一笑,“我们从哪里开始?”

    “天气吧,”赵宋想了下,迅速做出决定,“今年是小男孩(厄尔尼诺)还是小女孩(拉尼娜)?”

    “小男孩,”秦涵迅速回答:“雨势不小,今年集团各大公司防汛压力非常大。”

    她迅速翻动资料,视线一扫就快速的介绍:“从珠三角到长三角、长江中游三大城市群,从现在到7月,雨势会一路北上,危及赵宋系63%制造业。”

    “各司应对方案?”

    “三通一达112辆大货在小汤山完工之后就一路南下,再从珠三角开始随雨季一路北上,配合各地政府防汛抗洪。“

    秦涵的脑海快速运转,嘴巴不停的介绍:“我们82%的制造工厂都在重点产业园区,是各地政府保护名单的第一序列。”

    “……”

    赵宋沉思,随后头疼的问道:“各地精力已经全放在防汛上了,供电呢?”

    秦涵低头翻动资料:“先是三周前的威索尼克,接着是神舟、山石、武鸣等,两天前的特斯拉也接到了限电限产的通知。”

    “……”听到这个坏消息,赵宋头疼的问道:“我记得这些公司全是当地重点保护单位吧。”

    “是。”秦涵面无表情,“但现在是全国性缺电、缺铁、缺煤、缺一切建设资源……”

    赵宋沉默。

    他起身站在窗前,看着对面的京机院里无忧无虑打闹的大学生,轻声说:

    “本来该是大展拳脚的一年,结果又是y情、又是洪水、然后股市连连爆雷。

    老秦,你知道更糟糕的是什么吗?”

    秦涵默默摇头。

    “更糟糕的是裁j和第一届扩招生应届!”

    赵宋又想起当年挤不进农展馆招聘会场的恐怖景象。

    “就业形势严峻?”

    “严峻透顶!”赵宋苦笑,“‘毕业即失业’必会是今年十大热门名词。”

    秦涵皱眉,担忧地问道:“我们有任务?”

    “没有。”赵宋转过头,凝重道,“正是因为没有,正是因为国家理解我们,才是更值得担忧的事情。”

    秦涵赞同道:“肯定会有人盯着你的!”

    “已经有了。”

    赵宋坐回老板椅,得力助手的到来,终于让他下定决心:

    “我们一直在认真践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既然有些人觉得我们做得不够,那也应该由我们站在自身利益上去主导,由不得别人操控。

    缺电,我们解决;缺铁,我们自己炼;人多,我们就扩大业务;股市暴雷,我们用自己的方式解决!

    秦助理,记录。”

    一句话,让秦涵激动的拿出纸笔,不是因她升官了,而是她仿佛又回到美利坚专利战时的激情岁月。

    “第一,你亲自致电各个公司老总,除了介绍自己之外,告诉他们:根据内幕消息,微软公司的windosws  vista  研发进度只有19%,根据比尔-安迪定律,我可以肯定未来的4年,将是全球各大pc厂商的寒冬期。

    但这绝对是神舟逆周期扩张的大好机会,它能在国内把惠普、戴尔打的丢盔弃甲,照样能在国外打出一片天地!

    告诉他们,尤其是徐靓颖,要想让她机电配套进军国际,就全力配合神舟,收起她的小心思!”

    “明白。”

    秦涵迅速的记录着。

    “告诉魏旭,神舟要尽最大能力扩产、扩建!”

    “是。”

    “通知在龙城的文贞文,让她抓紧确定李国芳手里到底有没有澳洲低价铁矿供应合同,如果有,就让她加快调研速度。”

    “明白。”

    “通知尚海市府相关单位,我要以华宏董事身份召集全体董事会议,时间是后天。”

    “通知中关村控股行政负责人,全力调查珠三角、长三角、长江中游城市群火电产业情况,了解种花家三大火电设备制造厂详细技术发展情况,并和政府、厂家相关负责人建立联系渠道。”

    “最后,联系尚海航线,明天走,顺道告诉廖樱竹,不要等我了,让她直接去蓉城,目标是托普,就按照她的歪点子行动。”

    秦涵吃惊的抬起头:“老板?”

    “我明白你的意思。”赵宋解释道,“不过这是工作,无论未来回不回特斯拉,你现在需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首席助理!”

    “谢谢老板。”

    秦涵展颜一笑。

    “去忙吧。”赵宋挥挥手,随后关心道:“多长时间没睡了?”

    “53个小时。”秦涵毫不在意地回答。

    “忙完赶紧休息,未来会更忙。”

    “我会规划好休息时间的。”

    秦涵起身告辞,开门前,突然回头促狭地问道:

    “老板,我这两天看国内网上都是你要长生不老的传言?”

    “……”

    赵宋无力地挥挥手,把新任助理赶走。

    直到办公室安静下来,他才似笑非笑地自语:

    “呵,长生不老?

    这是要我给立什么标签、人设?”

    “不对!”

    突然,赵宋坐直身体,双眼锐利盯着房间里的电视屏幕:

    “长生不老?好像两年后就有一次机会,也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次机会?”

    “哪来着?”

    “湘省省会,星城。”

    “星城哪里?”

    “芒果,是芒果!”

    “谁来着……”

    赵宋再一次站起身,眼神越来越明亮,最后,他双手握拳,精神焕发、慷慨激昂又坚定的低吼:

    “信春哥,得永生!”

    …………

    ps:同样糟糕的2003也挺过来,相信这一次的未来同样会越来越好,书友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