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396章一刀斩千万,跟踪水兽

第1396章一刀斩千万,跟踪水兽

    只见沐家的家主沐梵海压着一名青年,从内院走了出来。

    这青年脸上带着不服气。

    但是却被结结实实的绑着,动弹不得。

    沐卿云的身影从虚空落下。

    又朝混沌拜了拜,说道:“多谢前辈留手。”

    “我虽没用全力,但你也算不凡。

    用不了多久必成大帝,”混沌说道。

    它瞳孔转动,随即将目光看向了沐卓。

    “前辈,不知我这小儿犯了什么错?”沐梵海问道。

    “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混沌淡淡说道。

    它庞大的利爪从虚空中探下。

    沐卓见此情形,大喊道:“爹,大哥,快救我啊。

    我还不想死。”

    “二弟,你平日里嚣张跋扈。

    只是背后有咱们沐家在,才能平安无事,”沐卿云叹息道。

    “如今惹了不该惹的人。

    我也尽力了,你莫要将咱们沐家牵连进去。”

    “沐卿云,你就是故意的。

    好狠的心,”沐卓大叫道。

    “是不是我死了,就没有人跟你争夺家主之位了。”

    “你竟然如此想我,”沐卿云失望的摇了摇头。

    看向沐梵海,说道:“爹爹,我也累了。

    就回去休息了,此间之事便如此吧。”

    “卿云,就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沐梵海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爹爹,他今日能走到这一步。

    与你平日的放纵有很大关系,”沐卿云回了一句,便离开了。

    混沌的大爪落下,直接捏住了沐卓的脑袋。

    沐卓在奋力挣扎着。

    也不断的破口大骂。

    可惜都无济于事,沐家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沐卓被混沌高高的抓起。

    混沌张开大口,血腥味扑鼻而来。

    直接一口将沐卓给吞了下去。

    沐卓死后,沐梵海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世间最惨的事之一,无异于丧子之痛。

    “卓儿已死,我在这里替整个沐家向前辈道歉,”沐梵海说道。

    “不知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他虽然悲痛,但也知道大势已去,要先解决眼前的事。

    “行了,我也算是完成了吾主的命令,”混沌周身的妖气再次掩盖。

    来的快,去的也快。

    唯有整个沐家,处在一片忐忑之中。

    …………

    这些与徐子墨无关。

    杀一个人,对他而言,无异于踩死一只蚂蚁。

    接下来的几天,黑鸦府也没人再打扰他。

    他一直领悟着碧眼流水兽的规则。

    终于,某个时刻,他双眸睁开。

    体内的法则犹如大海般浩瀚。

    每一缕法则都有不同的属性交融着,无数法则凝聚成了一种全新的法则。

    徐子墨将其称为混沌法则。

    混沌代表着一切力量的源泉。

    可以化阴阳,也可分五行。

    这是最原始的力量,也是最强的。

    “法则凝炼完毕,接下来便是等待天劫了,”徐子墨喃喃自语道。

    庭院外,急促的脚步声随之响起。

    屋外传来小雨的声音。

    “徐公子,水兽又来攻城了。”

    最近这段时间,徐子墨一直观察水兽的动静。

    因此但凡有风吹草低,黑鸦府都会有人来禀报。

    “知道了,”徐子墨起身,也是时候去看看水兽了。

    侍女小雨跟在他的身边,两人一同来到了城墙的位置。

    这一次的水兽攻城,比以往的声势要更加的浩大。

    千军万马的水兽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而来,将整个厌火城都围绕其中。

    颇有些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

    而在城池内,火族的将士也开始集合。

    不过这一次领兵的,不是沐卿云,而是刘星云。

    “自从前段时间沐家发生大变后。

    沐卿云便闭了死关,听说不成帝不出关。”

    小雨解释道:“现在抗击水兽的主力,都是我们黑鸦府。”

    徐子墨自然知道,沐家的大变已经就是混沌造成的。

    “我要离开了,”徐子墨说道。

    “你告诉边府主,混沌火域我会去的。

    以黑鸦府的名义。”

    “知道了,”小雨恭敬的说道。

    “让城内火族的士兵都退下吧,这些水兽我只手便可灭,”徐子墨说道。

    …………

    城墙上,已经站满了人。

    人心惶惶,议论纷纷。

    水兽的奔腾声已经传来,兽威隐隐连接在一起,让人脸色发白。

    那种扑面而来的威势,破有些摧枯拉朽的意味。

    徐子墨踏空而起,平静的站在城门前。

    “那人是谁?”

    “疯了吗?一人敢独面这么多水兽。”

    “没见过,生面孔啊。

    不管怎么说,勇气可嘉。”

    …………

    当所有水兽蜂拥而至时,徐子墨手持霸影。

    刀身在微微颤抖着。

    无穷无尽的刀意在周身缠绕着。

    他一挥刀,就是这么平平无奇的动作。

    刀意席卷天地。

    纵横了千万米之广,这一刻,所有人眼前的世界消失了。

    视线中仅有的,便是一道肆虐天地的刀意。

    耳边的刀意的轰鸣声,偶尔还夹杂着妖兽的嘶吼声。

    终于,所有人从呆滞的状态中醒来。

    看到城墙下的一幕。

    有人脸色苍白。

    “呕,”甚至有人忍不住呕吐起来。

    只见那城墙上,水兽的尸体漫山遍野,尸体堆积如山。

    鲜血宛如血河般,在缓缓流淌着。

    千万具尸体就这般躺在众人面前。

    一刀诛千万。

    虽然城墙上的众人也并非没有杀过人,只是如此残暴的凶杀,却是第一次见。

    …………

    徐子墨平静的行走在血河中。

    他目光瞭望北方。

    有一小簇的水兽正在仓皇逃脱着。

    这是他刻意为之。

    他跟在水兽的后面,想要看看这些水兽最终会去往哪里。

    水兽的速度并不算快。

    他们沿着厌火城的北方,一路奔跑。

    这期间,翻山越岭。

    又趟过河水,越过山丘。

    就连徐子墨都不知道自己跟了多久。

    终于,这些水兽进入了一座村庄前。

    然后身影彻底的消失不见。

    而徐子墨的身影也停在了村庄前面。

    在入村的入口处,两棵巨大的古树载重两旁。

    看这些古树的庞大,应该有千年的年份了。

    这村庄没有名字,从外面看去,里面极其的繁华,村民们人来人往。

    徐子墨也踏入了其中。

    刚刚进入,徐子墨便感觉到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