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六章我举报

第六章我举报

    “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呢?”徐子墨无奈的摇摇头,看着钟鑫笑道:“行吧,我答应你。”

    他能明白对方想法,自己的父亲是副宗主,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丢的也是父亲的脸。

    “我这里有本黄阶的脉技,”钟鑫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各自学习一柱香时间,到时候看谁悟性好,谁使用的脉技更加熟练,就算谁赢。”

    “好,我没意见,”徐子墨和廖如烟两人都点点头。

    随后钟鑫从纳戒中将脉技取了出来,这本黄阶脉技的名字叫《飞燕刀法》。

    廖如烟看到脉技,眼睛一亮。

    事实上她从半年前开始淬体修炼凡境的时候,就一直修炼着一本脉技。

    就在前段时间,她终于将这本脉技修炼到了“入微”的层次。

    在元央大陆,每个脉技都被分为四个层次,入微、玄妙、彼岸、圆满。

    而廖如烟修炼的脉技,正是这本《飞燕刀法》。

    钟鑫隐晦的朝廖如烟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们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现在就开始修炼吧。”

    “不需要这么麻烦,”徐子墨摇摇头,将脉技拿过来随意翻看了几眼。

    “借你的刀用一用,”他对旁边看热闹的弟子说道。

    “铿锵”一声,长刀自刀鞘中拔出,徐子墨握住刀柄,就这样在空中轻轻划了一下。

    众人只觉得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从眼前流逝,长刀竟然迸发出一道一米余长的刀气。

    众人只感觉耳边好像有飞燕在轻鸣,眼前的刀气在空中竟然幻化成一道飞燕。

    空气被分裂出一道白色的痕迹,然后飞燕消失。

    徐子墨将刀顺手还给旁边的弟子,对廖如烟笑道:“来,请开始你的表演。”

    现场气氛一度安静,良久,方才有人不确定的小声嘀咕着。

    “刚才那是武道真意吗?难道他已经将飞燕刀法修炼到圆满层次了。”

    众人哗然,只有圆满层次的脉技才能演变出武道真意。

    廖如烟看着徐子墨,半响没有说出话来,“你丫的都圆满了,我踏马一个入微的怎么比啊!”

    “你要是觉得一柱香的时间太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只要你能领悟超过我,就算你赢,”徐子墨笑了笑,对一旁目瞪口呆的钟鑫说道:“钟师兄觉得如何?”

    “啊,”钟鑫连忙回过神来,强颜欢笑道:“挺好的,但我觉得吧,比试它注重的是过程,大家都收获到了什么,结果其实没那么重要。”

    “狗屁,如果结果都不重要,那么比试本身也就没意义了,”徐子墨丝毫不留情面,摇头叹息道:“钟师兄,枉你还是大长老的首席大弟子,竟然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也不知是你自身愚笨的问题,还是大长老的教学方式太过墨守成规。”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钟鑫冷漠的回了一句,“子墨师弟有问题可以冲我来,你还没资格侮辱家师。”

    “随便你怎么说,”徐子墨摇头笑道:“我只是关心我那两只黑暗天虎的幼崽,什么时候送来?”

    钟鑫沉默了一下,他将目光看向廖如烟。

    黑暗天虎乃是帝兽,就算整个真武圣宗都没有多少,而那几只黑暗天虎的幼崽,大长老早已有了打算,准备当人情送给一些人。

    因此,这件事钟鑫不敢擅作主张。

    “你们要是做不到的话,说一声就行了,我也不稀罕,”徐子墨淡笑着回道:“只是有些人啊,玩不起就别玩,免得丢了我们真武圣宗的脸面。

    遥想当年真武大帝何等风采,我们虽无法超越先祖的荣光,但也请不要辱没了啊!”

    “就是,玩不起就别玩,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精力,”林如虎在一旁打着助攻,“有位大帝曾经说过,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浪费别人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

    “你们不必指桑骂槐,我认输,答应你们的赌注是不会反悔的,”廖如烟涨红着脸,大喊了一声,然后扭头就跑开了。

    “子墨哥,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林如虎拉了拉徐子墨的肩膀,看着廖如烟离开的方向,悄悄问道。

    “过分吗?”徐子墨笑着摇摇头。

    第一,他原本不打算惹事的,是廖如烟为了羞辱自己,主动招惹自己的。

    第二,那本《飞燕刀法》廖如烟早就学会了,钟鑫拿出来比试,这种肮脏的手段,不是更过分吗?

    第三,老子可是个反派啊,瞪我一眼,就杀你全家的那种,过分怎么了?

    钟鑫深深的看了徐子墨一眼,然后赶紧追了出去。

    …………

    “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这时,聚集的人群中,突然有道不和谐的声音传了出来。

    声音很低,因为这里聚集的弟子太多,徐子墨根本听不出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谁在背后嚼舌根?”林如虎瞪大双眼,看着场中的众多少年问道。

    众多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契的摇摇头。

    “我这个人呢,最讨厌别人背后嚼舌根,有什么事当面说,像个男人一样,”徐子墨轻笑着走上前,对着众人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肯定有人听见刚才是谁说的。

    这样吧,谁要是告诉我刚才那个嚼舌根的人是谁。

    以后你就可以跟着我混,就是我的人了。

    我的人?啊呸,怎么听着容易让人误会呢!

    你就是我的手下,嗯对,手下、狗腿子了。”

    徐子墨话音刚落,就看见旁边有人举手。

    “子墨哥,我举报,刚才是他嚼舌根的。”

    “对,就是他嚼舌根的,我听到清清楚楚。”

    “没错,他和我平日关系不错,经常数落你的不是,我用我的人格和节操担保。”

    此时,场中的少年彻底沸腾了,一个个仿佛都化身侦探小王子。

    所有矛头都指向场中那名穿着白袍的弟子。

    那被举报的少年此时一脸懵逼,他也是仗着人多才敢议论几句。

    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骚操作!

    这些人为了当徐子墨的狗腿,一个个都化身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