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二十五章灭门

第二十五章灭门

    “是给我了,可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们把天珠给我,我就不灭他们满门了?”徐子墨反问道。

    “呃,”管真海一脸懵逼,“这个好像还真没有说过。”

    “那不就对了,”徐子墨回道:“就算我说过又能怎么样?我现在出尔反尔,反悔了不行吗?”

    “行,行,”管真海停顿了一下,连忙点点头。

    在场的众人都觉得徐子墨刷新了他们的三观,出尔反尔这种话能这么理直气壮,一本正经的说出来。

    三人只能感慨,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想他们真武圣宗也是名门正派、帝统仙门,副宗主更是一代枭雄,年纪轻轻便打通七道脉门,登临圣脉境。

    没想到儿子竟然如此腹黑、不按常理出牌。

    …………

    夜色渐浓,大街上偶尔传来几声犬吠,整座天剑城都已经沉寂在梦乡中。

    唯独常家灯火通明,议事的大厅内,几位家族中的实权人物都在此。

    “这真武圣宗太过分了,完全不把我们常家放在眼里,”大长老胡子花白,怒气冲冲的说道。

    “人家干嘛要把你放在眼睛,随便出来个精英内门弟子都能把咱们常家横扫,”五长老在一旁低声说道。

    “我觉得咱们应该跟圣宗抗议,我认识圣宗的一名外门长老,”二长老紧跟着说道。

    “外门长老有屁用,又管不了人家内门弟子,”五长老再次弱弱的说道。

    “老五,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常天雄看了五长老一眼,淡淡的说道。

    “就是,本来就一肚子气,还不能让我们发泄一下,”三长老在一旁冷哼着说道。

    …………

    “各位别吵了,我想,有什么事去地狱了可以慢慢说,”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在场的众人都一愣,连忙朝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黑衣人提剑缓缓走了进来,剑上还有鲜血在滴落,外面的家丁似乎都被杀了。

    “你是什么人?”常天雄微微皱眉,身上三个脉门大开。

    而大厅内的其他长老,也都全部警惕的看着来人,身上的气势隐隐连成一片,朝来人施压了过去。

    “仑泉、玄骨、朝迎风,”黑衣人的语气很轻,他每走一步,身上便会有一个脉门被打开。

    然后只见他跨出第四步,第四个脉门昆海也被打通,强盛的气势仿佛遮天的巨浪,一波又一波,压的整个大厅的人喘不过气来。

    仑泉的脉门位于左手的手背。

    玄骨的脉门位于右手的手背

    朝迎风位于胸口的位置。

    而昆海正对胸口,它的脉门位于后背的位置。

    当四个脉门全部打开,整个常家的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惊叫道:“空脉境。”

    黑衣人缓缓拿起剑,剑刃正对胸口,右手的手腕轻轻抖动,只见一道剑光极射了出去。

    一旁的大长老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被剑光四分五裂开来。

    “大家不要慌张,一起攻击拖住他,我去城主府找援兵,”常天雄大喊了一声,然后直接溜了。

    黑衣人右手的剑光再次射出,这道剑光的形状仿佛一个十字架般。

    这边常天雄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剑光已经在他眼前放大,眼看着就要印入他的胸口。

    一旁的五长老突然冲到常天雄的面前,替他挡下了这致命一剑。

    “家主,快跑,我们常家不能就这么没了,”五长老说完便一口鲜血吐出,不省人事。

    “你这个人虽然平时嘴碎了些,但关键时刻还是你靠谱,”常天雄难过的说道。

    …………

    黑衣人左手持剑,右手的掌心,一团团火球凝聚着。

    这些火球被他扔进常家内,沿途的建筑都在火球的爆炸中坍塌,开始燃烧起来。

    漫天的火光,熊熊狼烟在常家的上空徐徐升起,遮天蔽日般。

    常家的后院,三殿下和老者两人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不对劲。

    老者想要护着三殿下逃跑,却被黑衣人给拦了下来。

    “阁下,这位是紫阳帝国的三皇子,绝对和常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们一直是圣宗的拥护者,”老人连忙解释道。

    他凌空而立,身上四个脉门大开,竟然也是一名空脉境的强者。

    “什么圣宗不圣宗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散修,看不惯这常家平日里的所作所为,便想除暴安良,和圣宗没关系,”黑衣人淡淡的说道。

    “对对对,和圣宗没关系,阁下行侠仗义,侠者之心让人佩服,”老者连忙说道。

    “去吧,今天晚上你什么都没看到,”黑衣人说道。

    老者连忙拜谢,带着三殿下两人离开。

    …………

    徐子墨坐在分堂的院落里,一边赏着明月,一边看着远方将天空映照的通红的火光。

    前世的时候,这常家似乎就是第一个投靠楚阳的势力。

    甚至还将镇狱珠献给了楚阳。

    尽管如今的常家对他而言,弱小的可怜,但徐子墨依旧不愿留下后患。

    …………

    “你是真武圣宗的人,”常天雄看着毁于一旦的家族,咬牙切齿,怒不可遏的吼道。

    “为什么,我已经将天珠交了出去,你们还要这样?”

    “一个弱者的死亡,需要理由吗?”黑衣人淡淡的说道。

    “我不明白,我们常家究竟哪里得罪了他,”常天雄悲壮的看着周围。

    五百年的风雨漂泊,一代代人努力出来的结果,竟然全部毁在自己手中了。

    他还记得父亲曾经将家主之位传给他的那天。

    “雄儿,一定要找到那个天命之人,带着家族开创真正的盛世,而不是偏居一偶,被天剑城这座囚笼束缚我们家族飞翔的翅膀。”

    他缓缓拿起手中的剑,孩子的哭声,族人的惊叫声,还有那火光中自己常家五百年辉煌剩下的残垣。

    他拿起剑,抬头看向阴霾的天空,发髻不知何时已经掉落。

    满头的长发披散了下来,他悲壮的大吼一声,拿起剑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叮”的一声,长剑掉落地上,常天雄半跪在地,脖子处的鲜血喷涌而出,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最终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