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五十二章古冥族

第五十二章古冥族

    冯兵一把抓住那男子的右手,将他的衣袖往上拉了一些。

    只见那男子的手臂位置纹了一个图案,这图案是一个极其丑陋的怪物脑袋,它的皮肤是褐色的,面容特别的狰狞。

    “古冥族,”冯兵看见这图案,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是古冥族?”在场的众人都十分的疑惑。

    “你们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冯兵情绪激动,一把抓住那男子的衣领,面色难看的问道。

    那男子露出讽刺的笑容,嘴里发出一声怪异的仿佛鸟叫般的声音。

    “他在通风报信,”冯兵面色一慌,急忙一掌将那男子杀死。

    “已经晚了,他的同伴应该知道有异常发生了,”吴三郎皱眉说道。

    “只是调查连云十三盗的事,怎么会和古冥族扯上关系,”冯兵有些头疼的说道。

    “十户长,古冥族到底是什么?”童冠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种族,”冯兵说道:“其实我也是一知半解的,现在给你们也说不清。”

    “那我们还要继续调查吗?”吴三郎问道。

    “查,为什么不查,去山顶看看吧,”冯兵坚定的说道。

    “可是这样做已经没意义了,对方知道有人来了,要么早就离开了,要么就设下圈套等我们,”吴三郎有些不解的说道:“情况不明,我觉得还是先给军营报告一下比较好。”

    “没事的,我有打算,”冯兵说了一句,便率先朝山顶的方向走去。

    在场的众人对视了一眼,无奈,只能都跟了上去。

    “墨老,为什么冯队长这么执着呢?感觉怪怪的,”楚阳有些搞不懂,只能请教墨老。

    “连云十三盗的事情关系到什么,知道吗?”墨老笑呵呵的问道。

    “青云战体,”楚阳一愣,他感觉自己好像想通什么了。

    “百大战体啊,那是连大帝都难以得到的东西,你觉得别人会交给你们血狼卫这十个人去处理?”墨老笑着说道。

    “我明白了,我们只是打头阵的,”楚阳恍然大悟,怪不得冯队长这么执着,就算对方设下陷阱也不慌呢。

    …………

    黑水河的河流有股淡淡的腥味,它将整个偌大的黑水山一分两半,茂密树木显得格外高大,脚下的泥土夹杂淡淡的湿气。

    几人顺着这条小路一直来到了黑水山的山顶,很奇怪,路途没有遇到想象中的陷阱或者说阻拦。

    山顶没有风,空气反而有些炎热,一路的顺利到达让血狼卫的众人都觉得对方应该已经逃跑了。

    但在山顶的位置,穿着红色长袍的一行人正静静的等着他们。

    山顶放着一个巨大的火炉,火炉里面火焰的颜色是紫蓝色,熊熊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在火炉的上方,一个盛满鲜血的大锅就放在上面,大锅内的血液滚滚冒泡,热气顺着阳光带着腥味,飘散在四周。

    在鲜血的上方,两枚珠子旋转飘荡着,这两枚珠子一枚是青色的,外表十分的光滑。

    另一枚则是黑色的,上面有魔气升腾。

    “两个百大战体,”戒指内的墨老惊呼出声。

    “什么两个百大战体?”楚阳有些疑惑。

    “那青色的珠子就是青云战体,而另一枚黑色珠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百大战体中排行第五十一名的暗黑魔体了。”

    楚阳目光凝视着,看着那两枚飘荡在空中的珠子。

    在火炉的旁边,有名穿着红袍的老者,他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火炉,时不时用手在里面搅拌一下。

    而在旁边,同样站着三名红袍男子。

    “十三当家,老鼠们来了,”旁边的两个红袍男子对着站在中间的红袍男子恭敬说道。

    “战一,战二,我们去会会他们,”十三当家笑了笑,走上前来。

    …………

    “身为人族,却甘愿成为古冥的走狗,你们也真是我族的耻辱啊,”冯兵看着十三当家,表情厌恶的说道。

    “古冥又怎么了,你们还真是搞笑啊,”十三当家不屑的说道:“只要力量由我掌握,邪恶与光明,又有什么区别?”

    “当年你运气好逃过一劫,现在还敢回来送死,”冯兵手上灵气暴动,缓缓取出自己的那柄大锤。

    “当年在真武圣宗发布任务,剿灭我们连云十三盗的人是你们血狼卫吧,”十三当家问道。

    “当年的事我不清楚,”冯兵淡淡的说道。

    “敢做不敢当,你们都该死,”十三当家眼中流露出仇恨的光芒,他身上三扇脉门打开,决强的气势笼罩了全场。

    “真脉境,”冯兵的脸色有些凝重,他记得当年对方逃跑的时候才灵脉境巅峰,这才过了几年,就已经真脉境了嘛。

    虽然境界看上去有些虚浮,但确实是真真切切的真脉境。

    “感到惊讶吗?当年我侥幸逃脱,你们全国通缉,我就像一只隐藏在夹缝中的老鼠,默默计划着自己的复仇,可惜你们实在是太强大了,”十三当家咬牙切齿的说道:“事实上我加入古冥也才一个月时间,一个月,我就成了真脉境的武者。

    古冥的力量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那又如何,就算再强的力量我们也不会成为古冥的走狗,当年他们带来的那场灾难,我想任何一个元央大陆的人类都不会忘记,”冯兵脸色坚毅,大喝一声,直接抡起自己的大锤朝十三当家杀了过去。

    十三当家虽然是真脉境,但他毕竟只有战一、战二两个手下。

    而血狼卫这边,大家都是凝脉境的武者,再加上其中有人是阵法师,有阵法的辅助,以多压少,倒是还能支撑一会。

    然而不管几人这边战斗的如何惨烈,那站在火炉旁边,穿着红色长袍的老者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意。

    他只是一个人在那默默的搅动着锅里的鲜血,眼神狂热的看着旋转在半空的两枚珠子。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老者淡淡的说道。

    “你们古冥还真是胆大妄为啊,”都天印踏空而行,暗蓝色的灵气围绕着他的周身,他冷哼着说道:“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