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九十七章画宫出世

第九十七章画宫出世

    寂静的长夜,冷冽的微风从山顶吹过。

    轻轻拂过山岗,两旁的大树随风摇摆着,银色月光柔和的撒了下来。

    少年腰间挂剑,拿着一壶浊酒,坐在山岗上,吹着冷冽的寒风,一点点喝着壶中的浊酒。

    在辛辣的酒精下,少年的内心稍微暖和了一些。

    楚阳低头看着手中的通缉令,他到现在都是一脑子的懵圈。

    “自己和这仙灵宗的圣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现在整个极西之地各大城池都开始通缉自己了。”

    “你可能是被人诬陷了吧,”轮回老人感慨的说道。

    他这一生经历过太多风风雨雨,许多事一眼就能看得清。

    “我可以去找他们解释,”楚阳沉声说道。

    “没用的,只要你出现他们就会杀了你,”轮回老人说道:“生命如草菅,他们宁可错杀,也绝对不会放过。

    许多时候,这些所谓的大宗门要比常人残忍、霸道的多。”

    “那我总不能一辈子都这么躲着吧,”楚阳无奈的回道。

    “这没什么,我可以教你易容术,”轮回老人笑着说道:“我这易容术十分高明,除非是真命显现的帝脉境强者。

    否则一般的武者是发现不了的。”

    ………………

    圣泉宗的内门大比圆满结束,天阵长老也带着众人准备乘坐圣舰回去真武圣宗。

    徐子墨找到了天阵长老,笑着说道:“七长老,我就不回去了。”

    “怎么了?”天阵长老疑惑的问道。

    “我想出去历练一番,反正回宗门一时间也没事干,”徐子墨笑着说道。

    “那行,你注意安全,”天阵长老深深的看了徐子墨一眼,然后带着众人离开。

    和莫雷的比赛,让天阵长老对徐子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当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但天阵长老觉得徐子墨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次历练的时候,徐子墨是一个人,他婉拒了小桂子的跟随。

    看着圣舰腾空而起,化作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际边。

    徐子墨背着弯刀,整理了一下衣装,开始朝着紫阳城走去。

    紫阳城是紫阳帝国的都城,自从帝国建国已有数千载,期间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场的战事,这座古老的城池也承载了太多荣耀。

    紫阳城在以往的时候,它的繁华就是其他城池无法比拟的。

    再加上近期画宫出世,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涌进了这座宏伟的城池内,这里几乎已经到了人潮满患的地步。

    …………

    徐子墨经过了三天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这座被誉为极西之地最古老城池之一的紫阳城前。

    城池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是帝国的皇宫所在,一般人轻易是进不去的。

    而在外城的主干道上,各种摆卖着兵器、脉技以及灵药的小摊琳琅满目。

    徐子墨走进城池内,此时城内的客栈也都是爆满状态。

    大街上除了一些散修之外,大多数还是宗门弟子。

    这些弟子穿着宗门统一服饰,看上去很好的辨认,徐子墨只是在外城的主干街道走了一遍,就发现了不下十个宗门的弟子。

    穿过热闹的人潮,徐子墨停在了一条稍微偏僻一些的街道。

    在街道的中间,一家叫做司徒酒楼的饭店正热火朝天的营业着。

    徐子墨也没想到司徒云晴的动作会这么快,这才过了多久,就已经将酒楼开在了紫阳帝国的都城。

    当然,其中除了司徒云晴的个人能力外,和徐子墨不遗余力的支持大量的资源也有关系。

    ……………

    徐子墨走进酒楼内,一楼已经满了,包括包间都没有空余的位置。

    不过也算运气好,在二楼的靠窗位置有个空桌。

    徐子墨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窗外繁华的人群。

    他知道这里的许多人都是为了画无情的传承和画宫而来的。

    画无情这个人曾经在极西之地引起了一场浩大的风波。

    传说他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画画。

    家里条件也不错,因此也能供得起他学画画的耗费。

    据说在他十五岁之时,就已经是有名的书画大师了。

    当地有许多人痴迷于他的画作中,曾有人守在他家门口苦等七日,只为求得一幅字画。

    他们家虽是富贵人家,但也都是普通人,算不上武者。

    传说有次他秋游出去玩的时候,路上偶然间捡到一支狼毫毛笔。

    这支毛笔好像冥冥之中跟他有感应似的,他受到毛笔的牵引,遵从内心的想法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毛笔之上。

    一瞬间毛笔金光万丈,一套功法从毛笔中传入了他的记忆里。

    画无情接受了这股记忆后,才发现这是一套修炼功法。

    这套功法修炼到高深的地步,据说可以将画中的物品变成真实的事物出现在现实中。

    从原理上来说,这套功法是没有界限的,哪怕你在纸上画出一名大帝,它也能够将这名大帝变成真实存在的。

    只不过要做到这一步,恐怕付出的代价比自身成为大帝还要艰难。

    画无情和无尘大帝是一个时代的人,当年他是无尘大帝争夺天命的有力竞争者。

    后来在终极一战被打败,输给无尘大帝后,整个人也就彻底消失了。

    画无情的再一次出现是在十几年后,当时天下奇物榜排行第一的世界珠出世,在整个东大陆引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当初包括真武圣宗在内,六个帝统仙门抢夺世界珠。

    那一天画无情从天而降,以一己之力,力压八大圣脉境强者,然后拿走世界珠后从容离去。

    自此以后,画无情的踪影也彻底成了谜,连他当初创办的画宫也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

    饭店的小二将饭菜端了上来,徐子墨的思绪也被拉扯回来。

    他一边吃着饭,一边考虑着自己的打算。

    他此次前来画宫的目的,就是为了世界珠而来。

    他现在已经到达真脉境巅峰了,下一步就是凝聚真命,进阶空脉境。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凝聚真命,他早就已经进阶空脉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