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45章降临阴阳宗

第145章降临阴阳宗

    听到武少卿的话,在场的长老们也都沉默了起来。

    ……………

    真武圣宗的议事大殿内,此刻除了一些外出的长老外,明面上一共十几位圣脉境的长老全部聚集在一起。

    徐青山坐在上首,目光深邃,淡淡的说道:“此次将诸位叫到一起,就是商量如何灭掉阴阳宗,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

    徐青山话音刚落,便见萧若璇站了出来,她连忙说道:“宗主,其实我们没必要闹得这么僵,两宗的关系在此之前还算不错的。”

    “我也觉得没必要和阴阳宗开战,这极西之地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几百年,现在还不是乱的时候,”大长老紧跟着说道。

    “是啊,阴阳宗虽然比不上我们,但也是有一些实力的。”

    “我想诸位恐怕还没有搞清楚一些事吧,”徐青山听着众人的议论,目光环视四周,淡淡的说道:“我这次把大家叫来,不是跟你们商量是否需要灭掉阴阳宗,而是让你们商量如何灭掉阴阳宗。

    灭掉阴阳宗这是命令,不接受任何反驳。

    我是真武圣宗的掌权者,我说的话就是权威。

    如果有人不满,可以去找宿老告状,但此刻,我不接受任何反驳。

    有人要是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那我只能撤除他长老的身份。”

    听到徐青山的话,现场沉默了许久,大家也都明白这次徐青山是铁了心,没有缓和的余地。

    “宗主,要灭掉阴阳宗我们这些人恐怕还不够,”四长老说道:“只能请宿老出手了,只是宿老封印在尘血棺中,每次出世都要耗费大量的寿命,还希望宗主认真考虑。”

    四长老风话音刚落,五长老便站了出来,他淡淡说道:“其实我知道一个人,如果他出手的话,或许就不需要惊动宿老了。”

    “谁?”徐青山疑惑的问道。

    “傲寒剑圣,”五长老回道。

    听到这个名字,许多人一些久远的记忆也瞬间被翻了出来。

    “如果梅傲寒愿意出手的话,或许有可能覆灭阴阳宗,”三长老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只是他现在住在百花峰从不出世,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徐青山说道:“各位准备一下吧,三天后降临阴阳宗。”

    ……………

    梅傲寒这个名字在真武圣宗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的,因为他居住在百花峰从来没有出现过。

    说起梅傲寒,其实他并不属于真武圣宗的人。

    当年的梅傲寒可是一名圣脉境巅峰的强者,一手傲雪剑法几乎名震大陆。

    但因为他性格实在太嚣张跋扈的缘故,惹怒了许多的仇家。

    有一次他的仇家联合起来埋伏了他,那可是十几名圣脉境强者的围攻。

    尽管梅傲寒依靠着强大的个人实力从围攻中厮杀了出来,但依旧身受重伤。

    那时候真武圣宗的宗主刚刚将掌权交给徐青山,他自己为了突破神脉境选择去体验红尘世俗。

    萧宗主在临走之前,将自己的女儿萧子献留在了宗门。

    而萧子献在出门游玩的时候,刚好遇见了身受重伤的梅傲寒。

    故事听上去有些狗血,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萧子献救了梅傲寒,两人在养伤期间互生情愫。

    之后梅傲寒伤势好后,放弃了自己的武道,陪着萧子献隐居在百花峰中,很少再出现过。

    徐青山特意去了百花峰一趟,没有人知道两人谈论的结果怎么样。

    只是这三天时间真武圣宗的弟子还感觉不到,但长老们却颇有一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三天时间仿佛弹指间,匆匆而过。

    ……………

    晨光自天空中撒了下来,早晨的阳光显得格外温和,几缕秋风在枝头上萦萦缠绕着。

    此时的阴阳宗内,弟子们也都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生活,有练习脉技的,有运转功法修炼的,也有背着巨石淬炼锻炼的。

    正在这时,只听见一声“轰隆隆”的爆炸声在阴阳宗的上空响起。

    仿佛惊雷炸开般,每个人的心神都一震。

    所有弟子抬头看去,只见百余道身影踏空在苍穹之上。

    这些身影每一个都真命显现,身上灵气奔腾,磅礴的气势笼罩了整片苍穹。

    他们高高在上,他们仿佛传说中的神明,漠视着底下这些宛如蝼蚁般的弟子们。

    许多弟子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这些身影有百余道,而且每一个都是真命显现。

    要知道真命显现最低也是帝脉境的强者,而且这些身影中,隐隐有十几道身影给人的感觉似乎更加的强大、深邃无边。

    “那些不会是圣脉境强者吧,”有弟子不确定的喃喃自语,“十几名圣脉境强者,一百多名帝脉境强者,这是要把天捅个窟窿嘛。”

    …………

    “阴阳宗宗主武少卿何在?”苍穹上的身影中,有人高声喊道。

    声音暗含灵气,响彻了整个阴阳宗。

    武少卿带着一帮长老快速走了出来,他们同样踏空而行,与真武圣宗的众人遥遥相对。

    “徐宗主真的要鱼死网破吗?”武少卿无奈的问道。

    “今日过后,此间再无阴阳之名,”徐青山立于最前方,青袍随风飘荡,语气淡漠的说道。

    “我等无意与圣宗开战,”武少卿摇头说道:“之前的事是我一人的错,我愿意自刎在宗门前,还希望徐宗主不要牵连无辜。”

    武少卿说完之后,直接拔出一把宙阶的利剑,她的长发飘散在半空,目光看向真武圣宗的众人,等待着徐青山的答案。

    “宗主,此事因我而起,就算要死,也应该由我了结,跟你没关系,跟宗门也没有任何关系,”这时,只见楚阳从里面跑了出来。

    他单薄身影仰头看着浩瀚无垠的苍穹,脸色有些苍白。

    “你跑出来干嘛?”武少卿脸色微变,呵斥道:“回去。”

    “宗主,我这一生只求个问心无愧,”楚阳看着武少卿,坚定的说道:“如果你为我而死,我苟延残喘,这一生都将活在自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