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79章杀证道

第179章杀证道

    “行了,三位长老留下,其他人都解散吧,”池元斌摆摆手,淡淡的说道。

    看着大殿内的人都解散后,池元斌的眉宇间有股挥之不去的忧愁,他感慨说道:“这段时间我们池家真是多事啊。”

    “要不是旧土的封印阵法有问题,牵制住了家族大部分战力,我们又怎会妥协给一个毛头小子,”大长老冷哼着说道。

    “大长老,刚才怂的最快的人好像是你吧,”二长老在一旁轻笑道。

    大长老冷哼一声,说道:“老夫那是为了家族着想,抛弃个人的荣辱颜面,想要尽快平息此事。

    要是一头神脉境的神兽发起飙来,你们谁挡得住?”

    “行了,我让你们留下来不是吵架的,”池元斌淡淡的说道:“都商量一下吧,这件事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那小子不可能一辈子都住在我池家吧,”大长老淡淡的说道:“赶紧把这尊瘟神送走为妙。”

    “我到觉得这是我们池家的一次机缘,”旁边默不作声的三长老说道。

    “什么意思?”池元斌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那小子既然拥有一头神脉境的妖兽,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他拉拢到我们家族来?”三长老笑着说道:“况且我们之间只是一些小误会,又没多大的仇恨。”

    “怎么拉拢?我们能给他什么?”大长老问道。

    “池千雪,”三长老一字一句的说道:“年轻人嘛,总是抛不开美色和名气。

    他想要什么,只要是不过分,我们都给他。”

    听到三长老的话,池元斌眉头微皱,开始沉思起来。

    “家主,想想看,有一头神脉境的神兽,我们池家的实力将会得到天翻地覆的增长,”三长老继续说道:“这东大陆核心地段的六大帝统仙门。

    抛开一门两帝的太元天宗不谈,只要能得到那头神脉境的妖兽。

    我们就能力压其他四大帝统仙门。”

    池元斌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

    他转过头看着三长老说道:“那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了。

    你告诉池千雪,只要能拿下那青年,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她。”

    “放心吧,家主,池千雪这边我会说服的,”三长老自信回答:“家族养育了她这么多年,也是该她报答的时候了。

    更何况她是这代的圣女,即将接受先祖的传承。”

    池元斌点点头,目光深邃的眺望着远方。

    ……………

    “老大,我没给你丢脸吧,”混沌讨好的看着徐子墨,笑道:“我出场的方式够霸气吧。”

    “马马虎虎,”徐子墨回道。

    “那老大,你答应我振兴我们妖族的事怎么样了,”混沌试探的问道。

    “急什么,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徐子墨说道:“我也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能不能完成主要还是看你。

    运气、实力缺一不可。”

    “我懂,我懂,”混沌连忙点点头,说道:“我就是迫不及待想要试试当英雄的感觉。”

    徐子墨轻笑一声,双手灵气涌动,之前那巨大的漩涡再次出现在半空。

    混沌可怜巴巴的看着徐子墨,说道:“老大,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你就让我在外面多待一会吧。”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徐子墨说道:“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老大,那你喜欢公的还是母的?”混沌顿时羞答答的问道。

    “你想死吗?”徐子墨微眯着眼。

    “我是公的,纯爷们,”混沌迅速回道,一本正经,面不改色。

    “那就是了,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还是快点回你的异空间安全一些,”徐子墨说道。

    将混沌收入异空间之后,徐子墨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没过多久,只见池千雪拿着一个紫色盒子来到了徐子墨的房间中。

    徐子墨一眼便认出了这紫色盒子正是他之前要冰雪大帝传承中的遗物。

    “不是说明天才接受传承吗?”徐子墨好奇的问道。

    “家族允许我提前将它取出来,”池千雪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

    徐子墨接过紫色盒子,看着池千雪好奇的目光,他笑了笑,将盒子收进了纳戒中,并没有打算打开的意思。

    “还有事?”看着池千雪站在原地不动,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池千雪沉默了一下,最终鼓足勇气,语气迟疑的说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听到池千雪的话,徐子墨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饶有兴趣的说道:“是你们家族的一些人让你来的吧?”

    “也是,也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池千雪看着徐子墨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觉得你很特别。”

    徐子墨缓缓站起身,打量了一番池千雪,最终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池千雪一愣,那一刻,她只感觉自己的全身紧绷,心脏仿佛跳动的快了一倍。

    她强忍住让自己停止这种莫名的情绪。

    仿佛徐子墨的一句话都带着莫名的魔力,让她欲罢不能。

    她看着徐子墨,语气柔和的说道:“我不知道,不过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慢慢相处。”

    “好啊,”徐子墨笑了笑,目光带着邪气,特别有侵略性的说道:“我这人呢,最喜欢的事,就是杀妻证道了。”

    随着徐子墨的话音落下,那一刻,池千雪只感觉自己好像瞬间掉进了寒窑的冰雪中。

    情绪从最初的激动变得恐惧起来。

    她原本紧绷的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傻瓜,我开玩笑的,”徐子墨笑了笑,说道:“那么现在,你还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池千雪只感觉自己的喉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看着徐子墨那张泛着笑容的脸,不知为何,内心的恐惧越来越重。

    “出去吧,别打扰我休息了,”徐子墨摆摆手,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淡淡说道。

    那一刻,池千雪瞬间松了口气,连忙点点头,朝房间外快步离去。

    等到池千雪离去后,徐子墨才能纳戒中将那紫色盒子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