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81章燕不悔再现

第181章燕不悔再现

    徐子墨来到角斗场之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角斗场正中央的位置,两名青年持剑而立。

    左边的青年一袭青衫,目光淡漠,双眸中有无尽剑意迸射而出。

    他的周身都被这股剑意笼罩着,剑意坚韧且永恒,给人一种亘古不灭的意境。

    右边的青年身披白袍,他并没有多么强大的气势,周身也没有多么锋利的剑芒。

    他看上去更像一名平凡的普通人,白袍如雪,腰挂三尺剑。

    徐子墨看着那白袍青年略微惊讶了一下。

    “那不是燕不悔吗?”小桂子一愣,诧异的说道。

    之前燕不悔与徐子墨告别,说他要去红尘凡世中领悟自己的剑道。

    当时徐子墨还以为他会在极西之地磨练,没想到竟然直接来了东大陆。

    许久未见,燕不悔身上的气势颇有些返璞归真。

    他不在像当初那样,总是将自己最凌厉的剑芒展现在外。

    看着场中两人的对峙,底下的人群嘈杂的讨论着。

    “看那白袍青年也不怎么样啊,光是从气势上就输给了不断剑秦非命。”

    “你以为谁都能跟秦非命比啊,几年前莫家的圣子前来挑战,不一样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哪个莫家啊?”有人不明所以的问道。

    “这东大陆的核心地段还能有几个莫家,当然是道阵大帝所在的莫家了。”

    听到那人的解释,旁边的人好奇的问道:“自家圣子被打败,难道莫家的人会坐视不管?”

    “那你可知道这秦非命的来历?”有人笑呵呵的说道:“他来自天涯阁。”

    仅仅只是天涯阁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现场立刻噤若寒蝉。

    一门三帝,这个传承仿佛一把尖刀般悬挂在所有人的头顶。

    从当年天涯大帝承载天命建立天涯阁,后来再经过咫尺大帝与烈帝的加持。

    这个庞大的组织它并非宗派,也并非家族,反而像一个情报组织般存在着。

    他们收集天下所有奇人、奇物的消息,然后将消息卖给那些需要的人。

    甚至就连天下奇物榜,天下风云榜都是他们排列的。

    天涯阁的总部设在中央大陆,他们也在其他四个大陆设定了分部。

    …………

    角斗场的中央位置,秦非命目光如炬,平淡的看着燕不悔,淡淡说道:“打败我,你就能获得永恒剑神的传承。”

    “我并不在意剑神的传承,”燕不悔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我只是享受与剑修战斗的过程。”

    听到燕不悔的话,秦非命目光微凝,他青衫飘飘,一剑斩出。

    有骤急的剑芒自天际落下,天地仿佛被割开两半。

    燕不悔微微抬起头,这一刻,他整个人就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

    他以手代剑,右手在空中缓缓斩出。

    那自天边斩落的剑芒瞬间崩碎开,化作虚无。

    “我三岁接触剑道,”燕不悔目光微凝,看着秦非命淡淡说道:“七岁那年,人生中一个特别重要的人离我而去。”

    天地吹起微微清风,将燕不悔头顶的长发吹得凌乱。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喃喃自语着:“自此后我的生命就只有这把剑在陪伴。”

    随着“铿锵”声响起的那一刻,漫天剑光在空中凌冽且凌乱的飞舞着。

    “十六岁那年我登上圣宗,同年获得先祖传承。”

    长剑出鞘,他持剑剑指秦非命,淡淡是说道:“自此我踏足江湖,在红尘中磨练自己的剑道。

    我一路从极西之地来到混元古城,我见过漠汉的强盗抢虐村庄,我拔剑,那是正义。

    我见过佣堂的散修为了一本秘籍,拼的血流成河,我明白,可笑的卑微背后呈现着弱是原罪的现实。

    我也见过宗门弟子尔虞我诈,见过无辜路人死前,父亲将孩子挡在自己的背后。

    很久以前,我告诉自己要走无情剑道,但这一路走来,我才发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终究难逃自己的七情六欲。”

    燕不悔缓缓挥动手中的长剑,漫天剑影在咆哮,撕裂着苍穹,席卷半个天地,带着无法抵挡的凌冽气势。

    剑芒在空中斩落,秦非命目光凝重,他举起手中的长剑。

    轻吼一声,长剑之上迸发出一道前所未有的璀璨剑芒。

    这道剑芒的周身缠绕着一缕缕灰气,给人的感觉就仿佛生生不灭,坚韧且顽强。

    “秦非命的不灭剑意啊,”底下有人喃喃自语着。

    “据说是他从永恒剑神的永恒剑意中领悟出来的旁支。”

    当这灰色剑意冲天而起时,两道耀眼的剑芒同时撞击在一起。

    天空上风起云涌,锋利剑意在苍穹上泛起无尽的气浪。

    一朵蘑菇云在苍穹上冉冉绽放,仿佛虚空都震动起来。

    一层层涟漪在虚空颤抖着。

    所有人的耳边响起一阵“轰隆隆”的炸响,耳边的光芒在撞击之后,从最初的璀璨渐渐平息下来。

    台下的众人看着角斗场中的变化。

    尽管战斗如此的激烈,但这座竖起两根牛角的角斗场丝毫没有半点变化。

    它承载着两个时代的沉重,也经历了莽荒时代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如今依然坚固于此。

    场中的两人对视而立,由剑芒激起的无尽风浪将两人的衣衫与长发吹得骤骤直响。

    “你,很不错,”秦非命沉默了少许,缓缓说道。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只听“咔嚓”一声,他手中的长剑断裂两半。

    “剑断了,”台下有人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着。

    “剑亦有情,”燕不悔平淡回道。

    此刻他身上四个脉门全部打通,属于空脉境的气势笼罩四周。

    目光如剑,人亦是剑。

    “你赢了,”秦非命有些艰难的说道。

    他的话语有些惆怅,也似乎有些释然。

    “不,换一把剑,我们再打,”燕不悔摇头说道。

    “我终究差了一招,”秦非命摇摇头,说道:“再打一万次,也会是这种结果。

    不灭剑意,我太拘泥于这两个字的表面意思了。

    你赢了,也有资格获得师尊的真正传承。”

    听到秦非命的话,哪怕是剑神的传承,燕不悔也自始至终都神情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