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357章直达彼岸的第十脉门

第357章直达彼岸的第十脉门

    当邪神庞大的身躯俯视在场所有人时,他的利爪直接落下。

    只听“轰”的一声,众人所处的大殿彻底倒塌掉。

    当这大殿倒塌下去的那一刻,徐子墨才看清这噬血邪族所处的地方。

    这是一片漆黑无比,没有一丝光明的空间。

    黑暗、寂寥、孤独、冰冷。

    徐子墨能想到的就只要这几个词语去形成这片空间。

    生活在这里的生物,将永生永世沉沦于黑暗的孤独中。

    直到他们死的那一刻。

    “这就是放逐之地吗?”徐子墨打量着四周。

    噬血邪族的大本营并不在古界之内。

    古界只是他们豢养食物的一个囚笼,他们在囚笼的外面操控着一切。

    但可悲的是,事实上他们自身也存在于放逐之地这另一个囚笼中。

    他们也同是笼中鸟一般的人。

    …………

    “如你所见,这里没有生物,没有光明,没有灵气。

    身处放逐之地的种族,只剩下在冰冷的黑暗中孤独的死去。”

    邪神淡淡的说道:“而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受尽了煎熬和折磨。”

    听到邪神的话,拜蒙微微皱眉。

    在这片天地里,他感受不到任何道韵。

    就好像他的道被某种东西给屏蔽了一般。

    “别尝试了,放逐之地是被天道遗弃的地方。”

    邪神冷笑着说道:“在这里,就算大帝也感受不到任何的道韵。”

    徐子墨微眯着眼看着邪神,说道:“这也是你能抗衡血冥大帝的原因吧!”

    大帝之所以强,就强在仙道有别。

    假如道韵无法使用,那么大帝也就和普通的入仙强者没什么两样了。

    这放逐之地正是将仙道两者的区别无线缩小了。

    “我承认你的势力有些超乎我的意料,”邪神淡淡的说道。

    “但只要我们不出这放逐之地,你又能奈我何?

    等我们噬血邪族积攒力量,离开这放逐之地的那天。

    必让这片天地为我们的不公而腥风血雨。”

    徐子墨微眯着眼看着旁边的拜蒙。

    “主上,我会解决他的,”拜蒙连忙点点头。

    只见他周身魔气缠绕,笼罩了这整片天地。

    与身处的黑暗空间融合在一起。

    无数张狰狞的面孔在黑暗中嘶吼着。

    看到这副场景,邪神冷哼一声,诧异的说道:“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易善之辈啊!”

    邪神的身躯有数百米高,仿佛一只庞大的怪物般。

    随着它的身躯越来越大,身体表面的皮肉紧裹着,看上去更像一具尸骨。

    利爪有数十米长,尤其是嘴中的两颗獠牙,仿佛能洞穿万物般尖锐。

    随着拜蒙右手一挥,那半空中万千狰狞面孔全都嘶吼着冲了下来。

    狰狞面孔穿过层层虚空,吞噬着无尽魔气,仿佛陨石降落,世界末日般。

    邪神也不甘示弱,张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着。

    它周身邪气盎然,身体表面覆盖着一层暗灰色的光膜。

    将这些狰狞面孔全部阻挡了下来。

    随后只见他大爪一挥,朝拜蒙所处的位置拍了下去。

    拜蒙冷哼一声,同样是一拳穿过无尽虚空,带着滚滚魔气回了过去。

    此刻不仅仅是拜蒙和邪神的战斗。

    那九大邪将与徐子墨带来的十大入仙强者也在战斗着。

    或单打独斗,或混乱在一起。

    整片天地都在不断坍塌、复原中重复着。

    “轰隆隆”的炸响声回荡在四周,久久不能平息。

    这场大战似乎要将整个苍穹给打塌般。

    空间乱流在涌动着,狂风骤雨仿佛惊涛骇浪般。

    幸亏这是一片放逐之地,很难造成什么大规模的伤害。

    …………

    徐子墨一步步走到上首的王座面前。

    他一脚踏碎眼前的王座。

    随即微眯着眼,闭眼沉思着。

    “在这里你是打不赢我的,”邪神对着拜蒙大吼道。

    “不如你们都停手,这样打下去也没意义。”

    “蝼蚁永远都只能行蝼蚁之事,以蝼蚁的眼光看待事物。”

    拜蒙淡淡的说道。

    他深吸一口气,此刻只见一股别样的威势从他体内散发而出。

    这股气势就仿佛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落向九天,决然而不可阻挡。

    人体内有十二道脉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打通十二道脉门就能够超脱物种的极限,拥有难以想象的寿元和潜力。

    甚至直达那苍穹的彼岸。

    这是传说,人们都听说过,却谁也没有真正见过这种存在。

    大帝是此方世界的巅峰。

    但入道也好,入仙也罢。

    都只不过是打通了九道脉门的存在。

    “仑泉、玄骨、朝迎风。

    昆海,幻血、暮还松。

    临缺、承暗、身破虚。”

    这是前九道脉门的名字,但元央大陆的世人鲜知那第十道脉门的存在。

    “比圆!”

    此刻当拜蒙强行将第十道脉门打开的那一刻,天地间风雷大作,风雨飘摇。

    无尽的灵气破开了层层虚空壁,凝聚在这放逐之地中。

    一道耀眼的金光闪烁诸世。

    这金光内,似乎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大恐怖。

    邪神确定,这是自己终生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那金光直冲九霄,浩浩荡荡回荡在九天上,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只不过白驹过隙的沧海桑田罢了。

    邪神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只感觉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从苍穹上落下。

    下一刻他的眼前一片模糊。

    等他视线恢复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古界的上空。

    而且四周的空间壁已经全部被封印住,导致他根本无法逃离。

    不单单是他,就连自己所谓的九大邪将,也都全部被镇压住了。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

    拜蒙一身血色长袍迎风飘扬着,魁梧的身躯恭敬的看着徐子墨。

    他看了看拜蒙,第十脉门。

    他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有恐惧也有激动吧。

    这曾是他一生都难以跨越又渴望的境界。

    超脱大帝的存在。

    真正的万古强者。

    此刻这个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平平淡淡,无惊无奇。

    似乎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罢了。

    他又看了看徐子墨,不明白这种级别的强者为什么会对徐子墨马首是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