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472章真正的姜家后人

第472章真正的姜家后人

    听到黑袍生物的话,剑亦海并没有恼怒,反而是恭敬的拜了一下,然后徐徐离开了血色空间。

    当剑亦海离开之后,只见那黑袍生物面前的血海翻起了滔天巨浪。

    “轰隆隆”的响声从血海底下传来。

    漫天的血海凝聚成一个怪物的形状,立于血海上,漂浮在半空中。

    “姜家出现了?”怪物声音厚重的问道。

    “还在打探消息,”黑袍生物平淡的回道。

    “当年他们镇守封印那么多年,如今封印即将破碎,无论他们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他们全族碎尸万段。”

    “封印快要破了,等封印破碎的那天,就是我们式血族重出之日。”

    血海里的怪物仰天咆哮着。

    “当年如果不是神祖,我们本该世世代代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者。”

    “慢慢等吧,这一世大帝未出,天命还未形成,一切都将重归神话时代末期。

    历史的齿轮将再次转动,”黑袍生物自顾自的的,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没人能挡,式血族复兴的洪流会摧枯拉朽的毁灭一切。”

    …………

    霸剑城的早晨,正在修炼的徐子墨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

    “谁?”他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气,问道。

    “客官,我是给你送早饭的,”门外的人回道。

    “进来吧,”徐子墨淡淡说道。

    随着房门打开,只见一名身穿青色粗布长衫的青年走了进来。

    青年端的盘子上放着许多食物,他将盘子放在桌上,然后笑道。

    “客官,你慢用。”

    徐子墨饶有兴趣的看了那青年一眼,见对方正打量着自己。

    便笑道:“我长的有那么帅吗?”

    “不是,只是外界都传言你是姜家后人,我好奇看看,”店小二青年笑道。

    “你应该是假的吧!”

    “你这个店小二不也是假的吗?”徐子墨回道。

    “我还从未见过尊脉境的武者会来酒楼当伙计。”

    听到徐子墨一眼便识破了自己的境界,青年也不慌张。

    而是笑道:“阁下不要误会,我就是个散修,过来看看罢了。”

    “让我猜猜你的身份,”徐子墨微微仰头,说道。

    “要么你就是三宗派来杀我的,要么你才是姜家真正的后人,对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青年脸色有些错愕,随即摇头回道。

    “或许你听不懂我说什么,”徐子墨不在意的笑了笑。

    随即将剑仙姜云给他的传承物拿了出来。

    那枚剑印出现的那一刻,无庚的剑意在其间弥漫着。

    徐子墨说道:“或许你也不认识这枚剑印吧,可惜了。”

    当这剑印出现的那一刻,青年便脸色大变。

    他的瞳孔猛缩,十分凝重的看着剑印。

    又看向徐子墨,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你是谁吗?”徐子墨回道。

    青年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了许久。

    方才回道:“你猜的不错,我是姜家后人。”

    “这剑印是你们先祖给我的,”徐子墨说道。

    “我之前勿入你们先祖的传承之地,答应他要将这份传承交给他的后人。”

    “先祖,”青年低声呢喃了一句。

    “你说你是姜家的后人,起码要拿出足够的证明来,否则这传承你就别想了,”徐子墨回道。

    青年微微有些沉默,最终说道。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证明的。”

    “可以,别让我等太久就行,”徐子墨回道。

    “希望你没骗我,”青年深深的看了徐子墨一眼,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

    看着青年离开的背影,徐子墨才吃起了桌上的早饭。

    他之前在霸剑城传播消息,说自己是姜家的后人,甚至手握剑仙的传承。

    其主要目的并不是三宗,而是姜家真正的后人。

    因为无论如何,姜家的后人都会出现来见见自己。

    毕竟事关剑仙姜云的传承,他们不敢马虎。

    而且这青年只有尊脉境,估计算不上姜家的核心人物。

    所以他这次离开,就是回去商量去了。

    徐子墨也不着急,传承在自己手中,只要找到真正的后人就行。

    其他的事他也不会管,那式血空间如何跟他也没关系。

    他又不是救世主,也没那么伟大的心性。

    这段时间的霸剑城气氛有些怪异!

    城内三宗活动的频率好像少了许多,也没以前那般频繁了。

    似乎很少再见到三宗弟子,就连彼此之间的争斗也都停了下来。

    尽管这种变化很微妙,但城池内的居民还是些许能够感觉的到。

    夏季尾声的季节内,太阳用力散发着自己仅存的光辉。

    原本枝繁的绿叶渐渐变黄。

    秋季已经开始缓慢拉开了金黄色的帷幕。

    这天清晨,清风自远处的神剑山吹拂而过,卷起几缕尘埃,轻轻的落在了霸剑城的城头。

    一名身穿金黄色长袍的男子从神剑山上缓缓走了下来。

    他背负一把长剑,几乎一步一空间,缓缓朝霸剑城而来。

    与此同时,远在霸剑城的北边,一名老者踏着清风,迎着晨光也走向霸剑城的方向。

    他的身后背着七把长剑,身穿的青袍后面写着两个大字。

    “天一。”

    而在霸剑城的西边,一名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也在一步步走来。

    他的身形飘渺,好似介在虚空与现实之间。

    前一刻还在很远的距离,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几里之外。

    他背着一把剑鞘,剑鞘里面没有剑,十分的怪异。

    但他整个人却像一把出鞘的利剑般,每走一步,周身便有无庚的剑气在缠绕着。

    常人对这股剑气很难感觉到到。

    只有对剑意十分敏感的人才会发现,这背负剑鞘的男人他身上的剑意越演愈烈。

    他在蓄势,很难想象这股厚重却锋芒的剑意爆发出来那一刻,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这一天中午,分别从三个不同方向出发的人同时来到了霸剑城的城门下。

    三人对视一眼,都言不由衷的轻笑了起来。

    “你们也来了,”剑亦海笑着说道。

    “看来这次的事件大人很看重,竟然让我们同时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