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701章当着万古神宗也能杀你

第701章当着万古神宗也能杀你

    听到龚楚河说话,那大汉摸了摸光头,有些不爽的退到了一边。

    龚楚河转过身,看着徐子墨笑道:“林北生不要误会,既然你得到了传承,我们自然不会明抢。

    只是想看看先祖留下的传承究竟是何物,这点要求应该能满足吧,毕竟是我们的先祖。”

    “看了又能怎么样?”徐子墨饶有兴趣的问道。

    “若是林公子愿意交换,我们可以拿出能够你满意的交换之物。”龚楚河说道。

    “并且林公子将得到我们万古神宗的友谊。”

    四周的人目光全部落在徐子墨的身上,有些人甚至暗自动用压力,给徐子墨压迫感。

    “我看还是不必了,起初我并不想要这传承,可惜你们先祖非要给我,”徐子墨摇摇头,说道。

    “但既然东西已经到了我手上,自然就没有归还的可能了。”

    “林公子就不考虑一下?”龚楚河微眯着眼,右手缓慢且有节奏的敲打着座椅,看着徐子墨。

    “怎么,你要抢吗?大可以来试试,”徐子墨说道。

    “有什么好啰嗦了,就这小子我随便出手就能拿下,”旁边那叫四凶的大汉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又或者看不惯徐子墨嚣张的姿态,冷声说道:“小子,今日你若是交出来还好说,要是不知好歹,拿了我们先祖的传承,我必让你血溅五步。”

    “你怎么这么聒噪?”徐子墨转头漠视的看了那大汉一眼。

    之前在九霄帝宗学过的沧海一粟施展开,无尽灵气凝聚在手中,一颗水珠出现在右手食指上。

    只见徐子墨轻轻一弹,那小巧的水珠带着万斤的重量,直接朝大汉镇压而去。

    大汉眼中惊讶之色露出,只见他身上一道兽吼传出。

    那是一道凶兽的虚影,带着磅礴的兽威在仰天长啸。

    看不清凶兽的真容,只是从其气势上来看,绝对是一头古老的凶兽。

    然而还没等那凶兽逞威,水珠已经洞穿了它的额头。

    大汉瞳孔一缩,紧接着只听又是几道兽吼传出,接二连三的几道兽影出现在大汉背后。

    除了先前那一道外,还有三道新出现的凶兽。

    水珠带着万钧的重量镇压而下,无尽的灵气在凝聚着。

    那小小的水珠仿佛斩破沧海桑田,聚集着汪洋大海,从天而降。

    根本不给凶兽反抗的机会,便洞穿了大汉的后背,后者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大殿的地上。

    几道兽影破碎,悲鸣声在恐惧的发出。

    大殿上分,那两名入圣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本来我想灭了你们万古神宗的,不过你先祖为人不错,我也就懒得计较了,”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但这不是你一而再三的在我面前放肆的资本,我不想再听到异声,否则今日哪怕在这万古神宗内。

    当着你们宗门的所有人面前,我也会斩杀你。”

    听到徐子墨的话,大殿内一片寂静。

    龚楚河咳嗽了几声,轻笑道:“我想林公子肯定是误会了,四凶长老这人就这样,其实我们没什么恶意。

    只是想问问关于先祖的事,先祖去往仙道桥也有数万年了。

    这万年我们屡次登临神梯,都无法登顶,只是你的出现,让我们有些太过于激动。”

    “最好是这样,要是没什么事龚宗主还是派人将我送回去吧,我懒得在这陪你们浪费时间,”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理应如此,”龚楚河笑着点点头。

    眼看着徐子墨要离开,龚楚河笑道:“林公子等一下。”

    “有事?”徐子墨转头,问道。

    龚楚河摆摆手,将一块令牌扔了过去,说道:“我知林公子想去神魔战场,有这令牌可以不用排队,直接去往传送阵。”

    “谢了,”徐子墨点点头。

    看着徐子墨再次离开的背影,整座大殿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良久,上首的圣人老者方才开口说道:“宗主就这么放他走了?先祖的传承还没弄明白,今日之事简直是我神宗之耻。

    这数万年,何人敢在我们面前这么嚣张。”

    龚楚河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目光看向下方,问道:“四凶,你没事吧?”

    只见那光头大汉挣扎着站起身,有些目光涣散,声音低喃的说道:“好可怕。”

    “你怎么了?”旁边的长老问道。

    “我也与圣人对战过,哪怕是圣人我也能坚持半晌,”大汉自顾自的说道。

    “可是刚才,我感觉自己弱的就像一只蚂蚁,一只被随意踩死的蚂蚁。

    那种感觉就仿佛…………。”

    说到这,大汉瞳孔一缩,猛然抬起头,“神王在世。”

    听到大汉的话,龚楚河微眯着眼,许久都没有说话,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宗主为什么放他离开?”旁边的老者似乎还有些不明白。

    “莫非真的怕了他?”

    “这只是一部分,”龚楚河摇摇头,解释道。

    “你们就没有想过,先祖为什么要建立登神梯吗?”

    看着底下众人都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龚楚河继续说道:“如果只是普通的传承,先祖肯定会留给我们。

    怎么可能轻易给别人?

    其中有先祖的残魂把守着,先祖做事需要我们教吗?

    所谓浮云莫去求,有些东西就算要来,不但没用,反而还会引来祸事。

    而且那林秋,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还能保持如此的淡定。

    这是装模作样不来的,也就说他真的有底气,不怕我们。”

    “所以宗主就将令牌给他从而交好他,”底下的长老笑道。

    “宗主高见。”

    “算不上高见,只是相信先祖的判断,”龚楚河摆摆手,说道。

    “尽量别与他为敌,命人将他送走吧。”

    …………

    从万古殿中出来,徐子墨微微笑了笑。

    这万古神宗的领头者还真不是庸人,懂得审查时势。

    外界的九幽等的有些着急,看着徐子墨平安出来,方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吧?”她问道。

    “走吧,回万古城,我有些事要办,”徐子墨摇摇头,说道。

    依旧是来时的那座飞轿,搭着徐子墨回到了万古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