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962章嗯,好

第962章嗯,好

    “黑暗王国啊,”徐子墨低喃了一声。

    黑夜照旧,雷雨交加,整个世界都被淹没在其中。

    所有人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一阵敲门声将众人吵了醒来。

    “韩大哥在吗?”屋外有人在大喊,声音似乎很着急。

    徐子墨走出房间,韩生啸两兄弟也紧跟着走了出来。

    打开院子的大门,只见一名憔悴的妇人正站在那里。

    “老孙媳妇,怎么了?”看见外面的妇人,韩生啸惊讶的问道。

    “外面下着雨,你怎么也不打伞呀。”

    “我孩子受伤了,村子没有好的药物,”老孙媳妇连忙说道。

    “我知道你们兄弟二人经常来往黑暗王国,不知道有没有上好的疗伤药物。

    我给钱。”

    “受的什么伤?”韩生啸皱眉问道。

    “他贪玩,今晚下雨时天黑路滑,他一个没看清便从悬崖边掉下去了。”

    老孙媳妇说到这,已经是哭腔了。

    “还是常老伯发现的他,否则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不要着急,”韩生啸连忙安慰着。

    他转身从屋里取了一个医疗箱,说道:“走吧,先去看看。”

    “韩大哥,我能不能跟着去,”徐子墨在一旁说道。

    “略懂一些医术。”

    “那就一起走,”韩生啸点头说道。

    …………

    夜,空气清凉,甚至有些寒冷。

    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几人一路都有些沉默不语。

    雨似乎没有那么大了,但还是毛毛细雨在落着。

    前方有一座院子灯火通明,想来就是这妇人的家了。

    “韩氏兄弟来了,”刚刚走到门口,院子里面便有人大喊道。

    紧接着一群人从里面迎了上来。

    “常六伯、孙二爷………,”韩生啸两人简单问候了几句。

    “行了行了,先去看看孩子吧,”常六伯在一旁说道。

    “咱们这小村庄治疗水平有限,距离黑暗王国还有一些距离,恐怕孩子坚持不到那里就没了。

    还要拜托你们兄弟了。”

    韩生啸微微摇摇头,一同走进屋内。

    四周方才暖和了许多。

    床榻上,躺着一名小孩。

    他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的血丝。

    但胸口处的情况却有些异常狰狞,只见胸口似是被利石给化开了一条口子。

    心脏、肠子之类的器官甚至全部掉了出来。

    鲜血刚被止住,孩子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弱了。

    “这么严重,”韩生啸吓了一跳。

    “是啊,你尽力救治,”常六伯点头说道。

    “不要有心理负担,一切听天由命。”

    韩生啸小心翼翼的打开来时拿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一罐小的药。

    “这是我买的最好的疗伤药了,据说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韩生啸解释道。

    他取出药物,右手中灵气涌动。

    徐子墨在一旁看得出,这村里大多数人都没有修练。

    而像韩生啸两兄弟,虽然修练了,但境界并不高,只有尊脉左右的实力。

    他将药物洒在伤口上,四周的灵气聚集凝炼,朝小孩的伤口涌动而去。

    “韩大哥,你这样是不行的,”徐子墨在一旁说道。

    “他伤的是五脏六腑,你的药只能治疗皮外伤。”

    “那怎么办,他这五脏六腑太严重了,我也不敢动啊,”韩生啸叹息道。

    “罢了,我承了你的情,如今也该报答一下,”徐子墨摇头说道。

    他缓缓深处右手,一缕生命之气在掌心缠绕着。

    这是他从生命之树上凝聚出来的。

    “这是我留着保命用的,”徐子墨看着屋内的众人,说道。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这生命之气便可治疗痊愈。”

    他右手一挥,将生命之气直接融入床榻上的少年体内。

    下一刻,只见少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

    胸口那狰狞的伤口也开始治愈起来。

    不过几十秒的时间,少年的咳嗽声便惊醒了呆滞的众人。

    “娘,”床榻上的少年喃喃的叫了一声。

    “娘在,”那妇女连忙走上前,将孩子抱在了怀里,一时间泪水涌动,鼻头一酸。

    “韩大哥,我们走吧,”徐子墨轻笑道。

    听见徐子墨要走,在场的众人连忙道谢,尤其是那妇女,甚至要为徐子墨磕头拜谢。

    徐子墨体谅母爱之伟大。

    便带着韩生啸乘着夜色又离开了。

    …………

    “嘀嗒、嘀嗒,”路上的小雨又小了许多,只有偶尔几滴在欲落不落。

    “小墨,你是修行者吧,”韩生啸沉默许久,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修练过一段时间,”徐子墨笑道。

    “你这可不是一段时间,”韩生啸笑了笑,也没太纠结这个事。

    “明天就要分别了,希望你一路平安,今后还有相见之时。”

    “会的,”徐子墨点点头。

    回到家里时,韩烟柔正站在门口处张望着,看着几人回来,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么冷的天小心感冒了,”韩生啸有些心疼的说道。

    “爹,他没事吧?”韩烟柔笑了笑,全然不在意,而是担忧的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忘了他们以前经常嘲笑你,”韩生涛语气生硬的回道。

    徐子墨也知道,在这村里,因为长相的缘故,大家对韩烟柔都不是很待见。

    大人们之间还好些,只是背地里议论议论。

    而小孩就有些无所顾虑了。

    “那不一样,”韩烟柔笑着摇摇头。

    “放心吧,没什么事,还有感谢小墨,要不然真的撑不过今晚,”韩生涛回道。

    简单说了几句,韩生啸两兄弟有意无意之间便回到了房间中。

    屋外只剩徐子墨两人。

    “子墨哥,”韩烟柔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嗯?”徐子墨抬起头来。

    “明天就要离开了吧。”

    “嗯。”

    “一路顺风,”

    “好。”

    “照顾好自己,”

    “好。”

    “要是想这里了,记得回来看看。”

    “好。”

    “雨好像停了,”

    “嗯。”

    “我有点冷,你能不能抱抱我?”

    “啊?”徐子墨猛然抬起头,冷风将他的长发吹得飘扬,夜色如无声巨兽般在咆哮着。

    “骗你的啦,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只会说嗯和好这两个字。”韩烟柔嫣然一笑,只是笑容中多是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