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980章狐仙儿

第980章狐仙儿

    光明之主全身沐浴在光明着,

    此刻的他,简直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

    他口中的话语吐出,随即化为实质,似是讲道般,大道之音响起。

    底下的众人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跪拜下去。

    “光明方才是万物的终点,一切始于光明,一路走来,自当驱散黑暗,最终荣归光明。

    佛也好,道也罢,侠客、帝国、天下风云,皆不过是光明一角。”

    牵引尊者有些呆滞的看着光明之主。

    他的目光满是虔诚之意,到了最后,甚至开始热泪盈眶。

    其情绪变化不足外人道也

    良久,光明开始消散,牵引尊者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深深朝光明之主拜了一下。

    “从今天起,我愿做光明的牵引,普陀寺是佛寺,也是光明之寺。”

    他一番话落下,底下的众人皆是面色大变。

    什么都没做,仅仅几句话就让一个帝统仙门的老祖这般追随。

    在场的各位大佬内心也久久不能平静。

    “愿诸位皆向往光明,”光明之主高声说了一句。

    顿时有无尽光明之花从头顶飘落下来。

    随着牵引尊者认输,下了擂台,百里乘风也在旁边宣布了光明之主的胜利。

    底下那些跪拜的人皆是来自于其他宗门。

    许多宗门的强者看到这一幕,脸色难堪,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方才将那些跪拜下来的人给惊醒。

    一个个皆是面色羞愧。

    …………

    传说光明之主在创建小光明圣地后,便离开了,再也没有回去。

    他行走世间,撒下光明。

    不过名气并不大,因为他皆是身外化身多,许多受过他恩惠的人并不知道他就是光明之主。

    但这次光明之主的出现也让许多人意识到了些什么。

    莫非那魔头真的要灭世?

    许多人内心暗自思量着。

    而百里乘风则问道:“光明之主是战还是休息?”

    “既然上了台,便不在下台,”光明之主笑道。

    “光明所向无前,从不留后路。”

    “好,那接下来谁人来挑战光明之主?”百里乘风大声问道。

    现场顿时一阵寂静。

    所有人似乎都沉默了起来。

    有人不敢,有人在思量着得失。

    “要不妾身来试试,”一道有些柔媚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犹如春水泛起波纹,轻而柔的掠过每个人的心田。

    还没见到声音的主人,许多人就已经克制不住内心的浴火,被撩拨的起了反应。

    有人呼吸急促的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双白皙、轻巧的玉足缓缓踏上了擂台。

    她没有穿鞋,就这般一尘不染。

    玉足往上,是纤细又白嫩的长腿。

    长腿覆盖着透明的轻纱,半遮不遮。

    再往上,迫不及待的想看她的脸甚至整个人。

    那是个极其妩媚的女子,长而直的秀发没有盘起,就这般任意披散肩膀上。

    她的唇是柔的,眼是媚的,鼻是巧的,眉是婉约的。

    她的容貌,五官简直是天作之合。

    像是要流淌过来将你拥抱的温柔水波,让你沉醉。

    有些人看的痴了,在流口水。

    哪怕是再道心坚毅的人,都不得不夸奖她的美貌。

    “是狐仙儿,”有人强忍着内心的悸动,心有余悸的说道。

    “天狐族的族长。”

    “天生的狐媚子,魅术恐怕已经登峰造极,得此女子,天下又何妨。”

    徐子墨转头看了看,发现林如虎竟然都露出一副痴痴的模样。

    看来这小子的道心还是不过坚韧的。

    不过也怪不得他,他修练的时间还是太短,看来有机会要将大梦三千年给他,让他好好磨砺一番。

    “别看了,”徐子墨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林如虎惊叫了一声,方才回过神来。

    “子墨哥,我刚才?”

    “没事,”徐子墨摇摇头。

    “你要走的路还很长,虽说已经比很多同辈之人要优秀的人,但依旧不够。

    跟这些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相比,道行要差些。”

    “我知道了,”林如虎有些愧疚的回道。

    “你也不必感到气馁,每个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很少有人生而无敌,”徐子墨笑道。

    …………

    此刻的擂台上,狐仙儿看向光明之主。

    有些幽怨的说道:“道长,好见不见呀。”

    “仙儿姑娘为何而上?”光明之主问道

    “道长你明知故问,”仙儿姑娘笑道。

    “我不懂,”光明之主摇头。

    “你倒是好狠的心,当年一走了之,这么多年我遍寻你的踪迹,都不曾回来看一眼。”

    狐仙儿落幕的说道:“只留我一人,整日思你、念你。”

    “姑娘误会了,你所谓的道长只不过是我身外身罢了,我乃光明之主,”光明之主摇头解释道。

    “身外身那也是你,我不管,”狐仙儿说道。

    “这些年我寻你,只为一个答案。”

    底下的众人看着两人的对话,都有些诧异。

    莫非这光明之主和狐仙儿早就认识,而且看样子,似乎关系还不简单啊。

    “萧鼎天,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也是这种人,”徐子墨饶有兴趣的笑道。

    …………

    “姑娘想求什么答案?”光明之主问道。

    “你心中到底有没有我?”狐仙儿问道。

    “自然是有,我心中装着天下苍生,光明普度于世。

    姑娘既是天下苍生的一员,自然在其列,”光明之主回道。

    “我说的不是什么狗屁光明,”狐仙儿气愤的回道。

    “我说的是爱。”

    “我心中不曾有爱,”光明之主摇头。

    “那好,我今天就站在这擂台上,你打死我,你就能赢,”狐仙儿固执的说道。

    “姑娘何苦如此?”光明之主摇头,“不过执念罢了。”

    “怎么,你不敢?”狐仙儿笑道。

    她笑,嘴角上扬,带着一丝骄傲,白皙的脸颊闪烁的目光,似可以融化天山的冰雪般柔情。

    光明之主起手,一道光明天降,将她的身影直接冲飞了出去。

    光明涌动,只见光明之主抬手,几十米外,狐仙儿倒飞出去的身影被举起在半空中。

    “姑娘可放下执念?”光明之主再次问道。

    他的目光古波不惊,不带一丝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