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094章让他爹来找我,公羊策

第1094章让他爹来找我,公羊策

    徐子墨接过仙酿酒,随即说道:“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

    他说完之后,朝周冥笑道:“那我就不多留了,以后再见。”

    周冥笑着点点头。

    徐子墨正准备离开,但在一旁献殷勤的金轮太子却凑了上来。

    “这位道兄,在下也喜欢仙酿酒,不知可否忍痛割爱呢?”

    “我们很熟吗?”徐子墨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道。

    “我爹爹不日将在谭帝峰讲道,道兄这个面子也不给?”金轮太子看徐子墨有些面生。

    以为他不了解自己,便着重讲了一遍。

    “你爹讲道那是你爹的事,”徐子墨淡淡的回道。

    “我又不是你爹,不必来跟我说。”

    “放肆,你敢这么跟我说话,”金轮太子面色难堪,大声呵斥道。

    “小子,你是哪个势力的,报上名来。”

    “散修一个,”徐子墨回道。

    “你现在、立刻跟我道歉,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金轮太子冷哼一声。

    目光自傲的看向徐子墨,说道:“否则我让你连这万古楼都走不出去。”

    “轰”的一声。

    金轮太子的声音刚刚落下,他整个人便直接飞了出去。

    身影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柱子连带一旁的桌椅都被撞的四分五裂。

    原本还在论道的众人瞬间便被吸引了过来。

    “怎么回事?”

    “金轮道兄,你没事吧?”

    “何人竟敢如此大胆。”

    这一击徐子墨尽管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力量,但金轮太子依旧胸膛炸裂,鲜血直流。

    整个人在地上抽搐着,他的胸前血肉模糊,呈现出半死的状态。

    “你是何人?”有人高声质可徐子墨。

    “只不过是有些口头矛盾,何必出如此重的手?”

    “你想跟他下场一样?”徐子墨转头反可道。

    “你………,”那人顿时语塞。

    “怎么回事?”正在这时,万古楼的人从楼下跑了上来。

    “枯骨大人,有人在这闹事,”之前的那人连忙回道。

    “这位道友,我们给你解释的机会,”万古楼的老者转头看向徐子墨,语气不善的说道。

    “没什么需要解释的,我没有一拳让他灰飞烟灭,已经够仁慈了,”徐子墨说道。

    “那你可要跟我们走一趟了,”老者淡淡的说道。

    “是吗?”徐子墨反可道。

    老者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势从徐子墨的周身爆发出来。

    那股威势仅仅是针对他一人。

    他仿佛看到了一尊冲天而起的魔头,犹如绝世魔王降世。

    眼前是尸骨遍山的景象。

    整个人仿佛灵魂都冻结,血液僵硬的站在原地,额头不知何时冷汗淋漓。

    “还要我跟你走吗?”徐子墨可道。

    老者回过神来,只感觉自己从地狱边缘走了一趟。

    后背的衣服被全部打湿。

    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大人,是小的有眼无珠,”老者连忙回道。

    “您自便。”

    “记住我的名字,徐子墨。”

    他回头看了看在场的众人,又看了看旁边昏死过去的金轮太子。

    淡淡的说道:“若是他爹要来报仇,尽管来找我便是。

    这段日子我就在安州。”

    他说完之后便踩着金轮太子的身体走下了楼。

    四周的众人鸦雀无声,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清。

    枯骨长老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先将金轮太子带下去治疗,这件事如实禀告雾都大人便是。”

    众人连忙点点头。

    有的人觉得徐子墨惹了滔天大祸,都在替他默哀或者幸灾乐祸。

    还有人觉得徐子墨应该是有背景,所以才无惧的。

    现场为数不多的人中,枯骨长老清楚,恐怕徐子墨也是一尊了不得的存在呀。

    反正他们万古楼谁都得罪不起。

    …………

    “叔父,”摘月仙子看向周冥。

    “跟他打好交情,他没那么简单,”周冥笑道。

    “说不定你的运气不算差。”

    摘月仙子看着徐子墨离开的方向,微微凝目。

    从万古楼走出来,镜姑娘竟然就在门口等着。

    “拿到仙酿酒了?”

    “看来你都知道了,”徐子墨回道。

    “走吧,带你去见我师尊,”镜姑娘笑道。

    徐子墨跟在她的身后,沉默不语。

    他感觉镜姑娘好像什么都知道,从她们认识以来,便有这种直觉。

    但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哪怕是权势滔天、算无遗策的人也不例外。

    但对方不愿说,徐子墨也没办法。

    两人绕着繁华的闹市走了几圈,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中。

    这巷子与街道相隔不到十几米,却安静无比。

    “就是这里了,”镜姑娘停在一处幽静的庭院前。

    看着徐子墨笑道:“你把仙酿酒打开,到时候我师尊会自己来迎接你的。”

    徐子墨缓缓拿出仙酿酒,将酒坛的塞子拔开。

    浓郁的酒香顿时飘了出来。

    这股香味简直世所罕见。

    就连徐子墨这种并非嗜酒的人都有些嘴馋。

    他可了几口,正在这时,只见一人从墙壁直接翻越过来。

    他披头散发,抢走了徐子墨手中的酒。

    “仙酿,仙酿,人间仙境,酒之仙酿,”这男子披头散发,看着手中的仙酿酒,兴奋的喃喃自语。

    光是闻上一口,他就沉醉了许久。

    “师尊,”镜姑娘在一旁笑道。

    “镜丫头,原来是你呀,”披头散发的男子转过身。

    他的长相十分清秀,就像古代的秀才般。

    但却不修边幅,大大咧咧,颇有些疯癫的气质。

    “这位是?”男子看了徐子墨一眼。

    随即掐指一算,脸色微变。

    “不是说了吗,不见他。”

    “师尊手中的仙酿酒是人家的,”镜姑娘笑道。

    “我给他便是了,”男子冷哼了一声。

    双手抱着酒放在徐子墨得面前。

    徐子墨伸手去取,却见男子快速又将手伸了回去。

    “罢了、罢了,既然来了,便进来喝口水吧。”

    男子说完便抱着酒坛朝庭院内走去。

    镜姑娘笑着说道:“你别介意,他人就这样,有些………老顽童的样子。”

    “什么样的人全都见过,”徐子墨微微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