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239章白帝的传承,乱葬谷

第1239章白帝的传承,乱葬谷

    不过拜蒙的喊声已经来不及去阻止,虚空闭合,徐子墨也不知被传到什么地方去了。

    “没事的,这法则有限,估计是白帝的考验罢了,”七面魔将在一旁说道。

    “只是不知道白帝是敌是友,主上如今在大圣面前,还是挺危险的,”拜蒙回道。

    ……………

    当徐子墨的视线恢复时,他已经来到了一处星空中。

    繁星璀璨在头顶,一轮圆月映照苍穹。

    棋盘再现,只不过对面的男子不再是石像,而变成了真人。

    “看来有人通过考验了,”对面的白发男子平静的说道。

    “你是……白帝?”徐子墨问道。

    “没错,”男子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通过考验,你便可得到我的传承。”

    “什么考验?”徐子墨问道。

    “看这棋盘,”白帝右手一指,说道。

    原本这棋盘是全是黑棋,但此刻徐子墨再低头时,棋盘上没有了棋子,竟然全部变成了芸芸众生。

    整个棋盘,就如同覆盖了鬼神域般。

    无数黑棋中,只有一颗白棋。

    数百颗黑棋将这一颗白棋围在中间,围的水泄不通。

    绝无退路。

    “有人说,人生如棋,可是真正的人生,哪能如棋呢?

    棋盘黑白对弈,棋子数量相同,但真正的人生,白棋只有这么一颗。”

    白帝一挪动棋盘,白棋位于最中心点,又跟着说道:“其余全是黑棋,白棋又该何去何从?”

    他说完之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黑暗永存呀!”

    “你想让我回答什么?”徐子墨抬头问道。

    “这棋盘乃是死局,你若是这白棋,该如何破?”白帝问道。

    徐子墨沉默了少许,随即轻笑道:“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白帝问道。

    “打不过就加入他们,”徐子墨伸出右手。

    食指就这般轻轻在白棋上一点,那白光泛起,顿时由白变黑。

    这般变化,倒是让白帝愣了一下。

    “何意?”他疑惑的问道。

    “白棋若还存在,会被所有黑棋群而攻之,但若是它成为黑棋。

    一旦所有黑棋成型,到时候便不会遭到针对,再求发展,徐徐图之。”

    徐子墨平静的解释道。

    “这………,”白帝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虽说道理有些偏,却通俗易懂。

    你所说之话,便是我们正行之事。”

    “那这考验可算通过?”徐子墨问道。

    “算通过,不过我想问个题外话,”白帝点头,又说道。

    “你对伐天的终极一战怎么看?”

    “伐天之人有伐天的道理,每个人命运的轨迹不同。

    这种事不能问别人,只能问自己的心,”徐子墨说道。

    有人想伐天,是因为他们接触到了这世界的真相,看的足够远,想按照自身的意愿去改变。

    但更多人趋于平凡,是习惯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希望我们有相见的一天,也希望我们永不相见,”白帝在最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回了一句。

    随即身影彻底破碎开。

    这只是他留在这里的一丝意念,其实并不能改变什么。

    棋盘破碎,星空裂开,徐子墨再次回到了那白帝山的山巅处。

    拜蒙两人已经等待许久。

    看到徐子墨,还没等两人出声询问,整座白帝山突然摇晃了起来。

    “轰隆隆”的声音随之响起。

    大山龟裂,从中心处竟然裂开了一条弥天大的裂缝。

    通天的白帝山一分为二,从中间飞出来三道光点。

    这光点似有灵智般,一出现便四处朝苍穹各处逃窜而去。

    徐子墨大手一挥,连忙将所有的光点全部笼罩而来。

    第一个光点被戳破,从里面出现一颗果实,碧蓝色果实充拭着特殊的气息。

    不似道韵,又似是道。

    “这是什么?”徐子墨看向拜蒙两人,问道。

    “从未见过,”拜蒙摇头,回道。

    “白帝既留下此果,恐怕是有特殊寓意,不如先收着。”

    徐子墨点头,随即打开第二个光点。

    里面正是他想要寻找的罗盘,无踪。

    罗盘是正圆形,也不知是用什么木制成的,内有两圈纹路,外有三圈纹路。

    上面的文字也不知是何种意思。

    徐子墨只能依稀辩识几个字,“乾坤、甲乙、子丑………。”

    “这是天机文,上面记载的乃是八卦、十天干以及十二地支。”拜蒙看了一眼,回道。

    “至于其他文字,我也不是很懂。

    天机文向来直连天道秘辛,寻常人也没机会见识。”

    “有这罗盘,便可寻得木神句芒的传承了,”徐子墨郑重将其收了起来。

    随即他又点开第三个光点。

    里面则是一本红色封面的书籍。

    上面写着“两世为人”四个大字。

    徐子墨打开大概看了一眼,才发现,这秘籍正是修练身外身的。

    就像儒袍男子与白帝之间的关系。

    “有点意思,”徐子墨将其收了起来。

    “走吧!”

    拜蒙两人回到神州大陆后,徐子墨朝半鬼区域而去。

    在路过白帝城时,那三名大圣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令徐子墨诧异的是,如今的楚狂人正处于狂暴的状态。

    他一招终极剑道,似乎已经陷入了疯魔的状态。

    刷猩红的双眸不断的散发着血光,此刻的气势正在混元与永恒之间徘徊着。

    那强大的威势压着邪魔王在打。

    楚狂人就如同真的的狂疯子,不懂进退,甚至没有意识。

    只是全凭肌肉记忆在战斗中。

    这种战斗方式就如同死尸般,但是强的令人窒息。

    邪魔王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力,他的一招一式之间,便是无穷无尽的剑意。

    就连赤刃牛魔都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被动的看着。

    “不愧是狂人啊,”徐子墨感慨了一句。

    他看了一眼后,便离开了。

    ……………

    半鬼区域位于鬼神域的西北方。

    传说这里是曾经鬼族的大本营所在地,当年鬼神决战时,鬼族便占领了这里。

    这里常年被阴森之气笼罩着。

    半鬼区域与半葬区域连接着,东起长宁城,西至乱葬谷。

    徐子墨沿着地图的轨迹,在踏空飞行了七天以后,终于来到了乱葬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