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289章跨入生死境

第1289章跨入生死境

    “你是从哪来的?”葛长云问道。

    “没什么背景,你不需要害怕,”徐子墨笑道。

    葛长云重重的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徐子墨,而是转头对暑海说道:“这人我们要压到京城去。

    至于你,暂时等帝国传令过来吧。”

    “要是有传承,你就给太傅葛大人吧,没必要因为一个传承而丧命,”暑海看向徐子墨,劝解道。

    他自己其实也知道,如果去了京城,生死可就不在徐子墨的手中了。

    哪里如同龙潭虎穴,过之而不及。

    “武招娣和暑龙呢?”徐子墨笑了笑,问道。

    “他们二人随我一同回来的,”暑龙说道。

    “暑龙是我儿子,所以会留在暑羊郡。

    但武招娣跟你,估计要去京城一趟了。”

    “有人做伴,起码这一路上不孤单,”徐子墨笑道。

    “你呀,”暑海摇头叹了叹气。

    …………

    这群蓝袍人在暑羊郡也没有多留,在当天下午,他们就押解着徐子墨和武招娣,朝天龙城而去。

    两人的待遇不算好,被绑在一匹马上面,马绳的另一头在葛长云手里。

    众人又风尘仆仆的离开了暑羊郡。

    “以你的实力,不应该这么怕他们的,”武招娣被绑在马匹上,看着对面的徐子墨,说道。

    “我不是怕,只是刚好想去见见一些老朋友,”徐子墨回道。

    “天龙帝国还有你认识的人?”武招娣诧异的说道。

    “有没有去了就知道了,”徐子墨回道。

    “你这一天神神叨叨的,”武招娣嘀咕了一声。

    “我神神叨叨,倒是某些人,连自己身份都不敢说,”徐子墨回道。

    “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你自己应该猜的出来,”武招娣说道。

    “你来自天鸾仙宫?”徐子墨问道。

    “那里是我家,我娘是仙宫的宫主,”武招娣沉默了许久,缓缓说道。

    “后来你娘被奸人所害,然后你从仙宫逃了出来,身负血海深仇?”徐子墨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武招娣惊了一下,问道。

    “这种事我见的多了,都是这剧本,”徐子墨摇头说道。

    “除了血海深仇,这世间还能有什么结仇呢?”

    “我娘有恩于那人,没想到那人竟然恩将仇报,联合其他人,”说到这,武招娣双眼泛红,显然不想回忆那件事。

    “你们仙宫最强者什么实力?”徐子墨问道。

    “大圣吧,我也不确定,”武招娣回道。

    “我娘之前跟我说过,仙宫最强的老祖几千年前就闭了死关,如今这么多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

    许多人都觉得他应该是死了。”

    “你如今神脉的实力,想要报仇恐怕很难很难,”徐子墨说道。

    他这话也不算打击,神脉境往上,还有大帝五境。

    像他这种级别的妖孽,在大帝境都需要很长时间的磨砺,更别说武招娣了。

    而且到时候,天鸾仙宫又有什么变故,谁也不知道的。

    “那又如何,你可听过,一息尚存,便绝不放弃,”武招娣说道。

    徐子墨倒也没反驳,毕竟仇恨这种东西,不管弱小强大与否,都容易激励他人。

    烈马在官道上奔驰着,一天一夜都没有停留,看得出葛长云这次奉命出来,也是想尽快回到京城去。

    烈马虽然速度快,但奔跑的却十分的安稳。

    徐子墨也就没有管其他的,如同假寐般,神魂进入了神州大陆中。

    他再次来到了通天之树与死亡之花交界的大树前。

    这棵树估计自古就没有出现过,徐子墨便给它起了一个新的名字。

    叫“生死树。”

    虽然名字有些老土,但言简意赅,能很容易就表达它的用处。

    坐在生死树前,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树上的玄妙气息越来越重。

    而徐子墨对于生死境的领悟也是更上一层楼,徐子墨也感觉,自己距离这一境界就相差不远。

    好像只有一层隔膜,轻轻一戳就破那种。

    生死气息弥漫了这一片天地。

    徐子墨神态庄严,盘膝而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觉得自己与这片天地仿佛都要融为一体。

    生死境,那必然是在生死中窥见。

    正所谓窥一豹而知全身,便是这样的道理。

    他体内的灵气顺着奇经八脉,以及打通的几个脉门不停的转动着。

    一个大周天,以及无数个小周天。

    这是大帝五境的第四个境界。

    他周身的气势也越来越怪异,时而生命旺盛,时而死气沉沉。

    在生死之间不断的徘徊着。

    某一瞬间,仿佛有什么枷锁被打破,徐子墨的体内传来一道闷响。

    紧接着便是强大的力量爆发而出,生死之气旋转着,如同太极阴阳的气流般,扶摇直上九万里。

    “生死,天地至理,”徐子墨只是喃喃自语了一声。

    距离天尊只有一步之遥。

    体内的气流越来越强大,每一次这些灵气运转起来,就如同呼啸般,排山倒海的海浪般。

    如果再仔细看,又会发现徐子墨身躯中,骨头乃是无色的,血液也渐渐开始趋向于无色。

    无色是混沌的颜色。

    混沌无形无色,是这个世界原点最核心的东西。

    每一个修练者,到了最后,基本都是朝混沌靠拢的。

    徐子墨缓缓睁开双眸,一眼生,又一眼死,这种感觉很奇妙。

    好像天地间,每一个生物,他们的生死线都若隐若现,十分的奇妙。

    从生死树下站起身,徐子墨长呼一口气。

    一瞬间,他身上的气息收敛,就如同一个凡人般。

    假如不是更强者,恐怕都看不透他。

    而原本他就是特殊的,奥义转变法则,如今法则之力又强大了几分。

    就好比小溪和河流的差别。

    “算算时间,这天龙城也快到了,”徐子墨想了想。

    生死境已至,他也是从神州大陆中离开,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马背上,武招娣看见他睡着,正做着鬼脸。

    徐子墨突然睁开眼睛,倒是吓了武招娣一跳。

    “你干什么?”徐子墨问道。

    “某人倒是挺能睡的,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武招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