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北回归线上的纪念碑

第一百九十四章 北回归线上的纪念碑

    大明隆庆五年冬月初十。

    这个时节,北国已是冰封雪飘;江南也定然寒意料峭了吧?唯有这五岭之南,依然满眼浓绿,三角梅和木棉花竞相绽放,让人很难将这样的日子,与一年中黑夜最长的冬至日联系起来。

    起床号吹响时天还不亮,青澳湾军港中,唯一完好的主力舰104舰,响起了震天动地的七声炮响。

    轰隆隆的炮声中,身着深蓝色海警礼服,头戴蓝色帽儿盔,腰束牛皮铜扣腰带,脚踏长筒黑皮靴的标兵队,扛着擦得锃亮、上了刺刀的隆庆式步枪,整齐列队走出了营房,在通往北回归线广场的中央大道上列队。

    他们在笔直的大道两旁,间隔两米布起了防线。每走到一个哨位,两名身材魁梧的标兵便立定,向左向右转,改为持枪相对而立,岿然不动,尽显威武森严。

    早晨六点五十一分,第一抹晨曦降临青澳湾,将停泊在湾中的战舰,照耀的一片金黄,也将大道两旁森然列队的海警,照耀的如天兵天将一般。

    七点钟,更多的海警官兵,保安队员和集团职工,从各处营房中走出。与基地往日喧闹的景象截然相反,今天所有人神情肃穆,一言不发。

    海警将士们都穿上了他们帅气的礼服,胸前挂起了勋章,警官们腰间还悬上了警官短剑,戴上了一尘不染的白手套。

    保安队员们也穿上他们灰色的制服,虽然没有海警礼服那么讲究,但也有皮带,皮靴和白手套,列队走起来步点刷刷,十分庄重。

    皇家海运的船员们,穿着海蓝色的制服,戴着同色的软沿帽。

    集团职工们穿着统一配发的工装,棉靴,同样整齐划一。

    就连琉球官兵和林凤手下的前海盗,也都换上了新发给他们的冬装,样式与辅警制服相同,但是墨绿色的。

    二十分钟后,所有人列队完毕,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矩形色块,将偌大的北回归线广场填得满满当当。

    七点三十分,炮声再次响起。

    隆隆的礼炮声中,一面在晨光中猎猎舞动的日月同辉旗,出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看到,那以正常速度的一半,踢着正步打旗的竟是海警副司令金科,两位护旗的是海警舰队总指挥王如龙和警务委员马应龙。

    南澳岛上三位挂着金星的警监,全都在列了。

    三人后面,跟的是打着各舰舰旗的舰长和警务委员。

    再往后,是扛着隆庆式步枪的长长仪仗队。

    一声接一声的炮声中,旌旗、仪仗,引导着阵亡将士的灵柩,庄严的来到了广场上。

    每四名戴着白手套的海警官兵,抬着一口绘着金色船锚的黑色棺木,踏着统一的步点前进着,每一步都像踏在人们的心坎上。

    除了参加过对日惩戒作战的海警官兵外,其余人都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却无一例外,都被这强烈的让人窒息的庄重肃穆、悲壮崇高的气氛,紧紧攥住了心。

    海警官兵、保安队员和海运船员们齐刷刷行举手礼。出于某些难以言说的原因,这种右手并拢,指向帽檐的军礼,取代了原先的捶胸礼。

    职工们也昂首挺胸行注目礼,所有人的神情举止都是那样的庄重。让琉球人、前海盗们感到万分震撼,他们才知道,原来普通人的死亡,也可以如此有尊严!

    那是因为逝者已经不普通了……

    他们的名字叫烈士!

    为了纪念这场南澳岛大战,为了纪念阵亡和死于医院的两百零二名将士,江南集团在北回归线广场上,修筑了一座23.26米高的纪念碑。

    20.2米高的碑体呈高塔状,以南澳岛出产的花岗岩砌成,坐落在3.06米高的基座上。

    碑体正面镌刻着赵公子亲笔题写的‘南澳战役烈士英魂永存’!

    基座上刻着赵昊起草,徐渭执笔的碑文:

    ‘呜呼!我华夏地广海阔,陆洋兼备,自古便求食于陆,谋富于海。昔商王钓于东海,六月不归;太公通鱼盐之利,齐国大兴;秦有徐福东渡;汉辟海上丝绸之路;东吴开疆夷洲、远航南洋;隋唐五代通贾七海,富甲天下;两宋仰海贸之利,御强敌百年。及至前元,海上通达百二十国!’

    ‘本朝承前启后,登峰造极,郑和舰队七下西洋、无敌天下!惜乎惜乎,郑和之后,海禁森严,至今已有百八十载,以至世人皆知陆上之中国,不知有海上之中国焉。’

    ‘天下大势,此消彼长,天予弗取,必受其咎。百年以来,泰西各国竞以举国之力,遣船出海,开启所谓‘大航海时代’。有其佼佼者一曰‘西班牙’、一曰‘葡萄牙’,两国战舰航遍全球,竟不自量力瓜分世界。今已相继染指我天朝之地,横行我中国之海矣!百姓受其苦,商贾绝于海,藩属如灯灭,海上中国危!’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自有勇士卫我海上中国,于南澳抗击外辱,驱逐西夷,御我海疆,护我黎庶!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有烈士二百零二人壮烈捐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来兮精魄,安兮英灵。怒涛为咽,青山为证;岂曰无声?河山即名!人有所忘,史有所轻。肃之嘉石,沐手勒铭。噫我子孙,代代永旌!’

    ~~

    赵公子一身总警监礼服,带领痊愈的伤兵们立在碑前,向缓缓而来的灵柩行礼。

    当二百零二具棺椁来到碑前时,队伍停了下来,军港的炮声也停了下来。

    南澳岛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默哀三分钟。

    然后赵昊对活着的人,发表了简短的讲话:

    “今天,是冬至日。冬至是太阳回返的起点,从这一天开始,光照将变长,直到夏至日,太阳光直射到我们脚下的北回归线,直射在这雄伟的烈士纪念碑上!因为诸位的无私奉献,因为烈士们的英勇牺牲,我可以骄傲的宣布,从今天起,大明也将正式回归海上强国之列,直至称雄七海,如日中天!’

    “今天,我们在这里送别了烈士的灵柩,但他们的精神永存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望诸君继承烈士的遗志,继续为重建海上中国之伟业,付出我们的一切!”

    “继承烈士遗志,重建海上中国!”两万多人山呼海啸的应声,在这种狂热氛围下,打上了思想的烙印。

    待到众人安静下来,二十名警号手吹响了南澳岛上每晚都会响起的号声。

    就连新上岛的前海盗们都知道,那是海警部队的熄灯号。当号声响起,除了值夜的官兵外,所有海警都要就寝。久而久之,就连来当志愿者的职工们,也都习惯了听到熄灯号睡觉。

    然而今天的熄灯号,却有别样的悲壮,那是请英灵安详长眠的号声啊……

    赵昊亲手为每一具棺椁,覆上了一面红底黄色的日月旗。

    抬棺的官兵便将覆着海警旗的棺椁,抬去码头方向。

    待到将所有的棺木都覆上旗子,赵昊来到码头目送着,官兵们将灵柩抬上泊在码头的武装商船。

    他们将搭乘皇家海运的船,将烈士们的灵柩护送回江南去,并按照他们遗书中的要求,或是送回故里下葬,或是送去西山岛的英灵公墓……

    陈怀秀一身白衣白裙,安静的立在赵昊身旁。她原先其实不太明白,为何公子执意要花大价钱,为阵亡将士,甚至包括林凤手下的海盗,都订制昂贵的红木棺椁。还要劳民伤财的修建这样一座纪念碑。

    但今天,经历了这场仪式后,她大概明白了赵昊为什么这样做。也明白了读书人常说的那句话——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她看到赵昊眼眶发红,轻声安慰道:“英灵得此告慰,九泉之下也会安息的。”

    “其实很多棺材里,都只有遗物没有遗体。”赵昊缓缓摇头,语带哽咽道:“他们把生命都交给我了,我却连他们的遗体都送不回去,就不要再说自取其辱的话了。”

    他定定看着那长长的抬棺队伍,幽幽道:“自我创业以来,短短数年时间,西山集团、江南集团累计殉职、牺牲的员工,已经超过两千人了。往后随着地盘不断扩大,人员越来越多,这个数字还会与日俱增,用不了十年就能上万。最终会达到十万,还是百万?每每一念至此,我就彻夜难眠。”

    陈怀秀心疼的望着他,叹息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要做大事,就必须要硬下心肠。”

    “我的心肠够硬了。”赵昊缓缓摇头,淡淡道:“一个害死这么多人的家伙?跟心肠软有一文钱关系吗?”

    “那你是?”陈怀秀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不知道,要做的大事,到底是对是错啊。”赵昊抬头看着那刺人的阳光,让自己重新坚定起来道:“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能让他们的牺牲白白浪费,甚至成为笑话!就为这,我也会赌上一切的!”

    陈怀秀轻轻点头,柔声道:“这把,我跟了。”

    ps.下一章估计写不完了,明天早起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