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

第二百一十七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

    上元节一过,赵昊一大家子便乘坐冰车离开了京城。

    长公主居然也要跟着南下,说是舍不得跟女儿分开。这让素来不管闲事的陈皇后,都有些看不下去,提醒她这样会给女婿造成很大压力,影响小夫妻感情的。

    但长公主依然我行我素,说我女婿是我干儿。他没有亲娘,我这个干娘替他亲娘参加婚礼,他高兴还来不及呢……陈皇后竟无法反驳,便由她去了。

    赵立本要回去操持婚礼,当然也在其列了。他知道宁安只是假途灭虢,再说双方的停战协议墨迹未干,老爷子也只好捏着鼻子同意她一起出发了。

    根据天津方面的汇报,受寒潮影响,渤海湾浮冰已经深入湾内十几里,大沽口的海运彻底断行。

    其实去岁进京时,渤海湾的浮冰就很严重了,当时牛长老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耗时一整天,才走完了短短七八里的浮冰海面。就这么慢,船壳还撞是被移动的浮冰撞了好几个大口子,幸亏有水密舱,才没出大问题。

    所以要不是为了赶时间,冬天海湾上冻之后,真不能再通航了。

    事实上,考虑到随着小冰河时代来临,渤海湾的海冰将越来越严重,每年断航的天数将越来越长。这条已经事实上取代大运河,沟通南北的黄金航线,每停运一天,直接损失都高达十余万两,所以从三年前刚获得海运权后,皇家海运就在积极寻找不冻港,来保持冬季航运的畅通。

    在赵公子的科学理论指导下了,他们很快找到了与大沽口隔湾相望的曹妃甸。

    这个位于直隶永平府滦州南部的冲积三角洲,因唐太宗纪念曹姓妃子,在沙洲上所建的‘曹妃殿’而得名。其南缘水深七、八丈,波涛万顷,航道通畅。更难得的是四季不冻,直通黄海而无阻,乃冬季海运的不二选择。

    根据船员学院的研究员考证,当年元朝和国初未海禁时,南粮北调和进京畿之舟船,皆由此处入滦河潮白河运河入京。只是国朝废弃海运一百八十年,运河年久失修,淤塞严重,早已不能通船了。

    这对搞大工程起家的江南集团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然而‘河道疏浚工程计划书’报上去,却被董事会无情的驳回——这里可是京畿之地,聚集几万人在一起是要造反吗?至少在隆庆朝,必须要注意影响。

    于是滦河运河整治工程,便被无限期搁置下来。不过入冬以后,冰床还是可以在结冰的河面上畅行无阻的。皇家海运便灵活变通,大沽口没结冰的时候,还是在天津卫靠岸卸货。到了冰期就改在曹妃甸靠岸卸货,这样可以保证除了过年前后二十天外,其余时间船队川流不息,为集团源源不断赚取高额的利润。

    当然,这是低情商的说法。

    高情商的说法是,可以保持南北货物流通主动脉的通畅,促进大明的繁荣稳定!

    ~~

    于是赵昊一行乘冰车经潮白河至滦河,用了三天时间抵达了曹妃甸沙蚕口。

    只见凌厉的北风中,海面浩浩汤汤,浑浊的海水拍打着混凝土的码头,这一比大沽口更靠北的港口,果然没有结冰。

    码头上,牛长老带领船队已经等候多时了。为了不耽误公子的行程,他去耽罗岛修好船之后,连年都是在新港市过的。

    赵昊对此表示歉意,牛长老却开心的说,在新港市过年的快乐,公子想象不到。除了不能公开赌钱,那里就是男人的天堂。

    赵公子闻言,心中却毫无波澜。

    他最近耳边经常回响着那首《感觉身体被掏空》,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许是在新婚之夜的表现太过生猛,媳妇们有些高估了他的能力。而且新婚燕尔,初尝销魂滋味,又存了较劲的心思,难免索取无度,通宵达旦。

    夜夜笙歌了半个多月,就是本钱雄厚的赵公子也有些亏得心慌了。他现在是宁肯跟牛长老在舵室内闲扯淡,也不急着回去交公粮。

    可他不急有人急啊,两人才聊到七点多,浅意就来请他回去休息了。

    赵昊一看是筱菁的侍女,心下稍松,好歹张筱菁战斗力稍弱一些,没小郡主那么疯,也不像江雪迎那样,总恨不得把他榨得一滴都不剩……

    他便别过牛长老,跟着浅意回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中点着暖气,温暖如春,琉璃灯光线迷离,映在红色的大床上,愈显春意浓浓。

    赵昊一进去,眼睛差点瞪出来,便见筱菁穿着丝绸的低胸睡衣,露出深深的一道美人沟,支颐侧卧在床头,那勾人的景象真让人大有灯蛾扑火之感。

    更要命的是,床上还有一人。李明月也穿着短款的睡裙,露出一双白皙笔直的长腿。轻轻交错间,只见她十个编贝似的脚指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在灯光下白得晃眼,红得夺目,怎一个勾魂摄魄?

    “今天改双打了?”赵公子惊喜问道。

    张筱菁羞得用大红的枕巾蒙住脸,李明月却用脚尖戳一戳他,娇声道:“大哥,你敢不敢试试二打一?”

    “有什么不干?我要打十个!”

    赵公子登时把偷睡漏睡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一把握住李明月的纤细的小脚,便虎扑上去。

    ~~

    一路春光,抵达江南时已经是初春二月了。

    船队抵达崇明后,赵二爷便直接换乘去广东的船了。他已经离开潮州两个月了,实在放心不下。反正他已经参加过婚礼了,便不跟大部队再回休宁了。才不是因为身体被掏空呢……

    宁安也没兴趣去休宁,准备在苏州住一阵子,等入夏再回北京。当然她跟众人分开后去了哪,就不足为外人道哉了。

    赵立本和赵昊一行没有去苏州,而是换乘科学号继续南下,直抵杭州湾。又沿着钱塘江北上,经富春江,入新安江,抵达了赵公子从没回去过的故乡休宁。

    徽州的群山挡住了南下的寒流。此时的休宁,油菜花已经盛开,如一道绚烂的黄毯铺满了郊外的山野。白墙黑瓦、绕水而建的徽派建筑便坐落其间,构成一幅对比鲜明,色彩饱和的绝美画卷。

    这种人在画中游的神仙体验,一下就让赵昊和他的娘子们,找到了家乡的感觉。也让随后那盛大的徽式婚礼和繁琐的认祖归宗仪式,显得没那么折磨人了。

    等到婚礼的事情全搞掂,老爷子才放过了可怜的小男女。赵公子便带着五位娘子开始度蜜月。

    他们一起登黄山、九华山,游千岛湖,富春江。撑着油纸伞走在烟雨迷蒙的西子湖畔,凭吊苏小小……

    年轻人嘛,最大的特点就是精力充沛。白天游山玩水,晚上也渐渐玩得越来越开。自从那日小郡主拉着张筱菁出格一次后,后来的新花样是层出不穷,让赵公子应接不暇,殚精竭力,大有舍命陪娘子、粉身碎骨浑不怕之意味。

    好在,哦不,可惜的是,这个蜜月旅行团没多久便消停了。

    转眼到就进了闰二月,江雪迎先回苏州去了。虽然与总部每日都有文移往来,但值此风雨飘摇之际,她这个总裁不能离开太久,必须要回去坐镇安定人心。

    而且她发现自己这个月没来身子,让随行的大夫看过后,确定是喜脉,便果断不再胡闹了,高高兴兴回苏州安胎去了。

    李明月还想说,这下总算没人跟我抢了,谁知过几天发现自己也没来身子……

    这让众人不禁感叹,两位不愧是天生的对头,连这种事也要争竞。

    不过李明月不愿去苏州,便在西湖边一处园林住下了……那是她娘在江南购置的诸多爱巢之一,李明月准备在这里住一个月稳一稳,然后继续在江南游山玩水!

    安顿好李明月,又留下张筱菁陪她,赵昊便带着形影不离的马姐姐和巧巧姐,去往宁绍台温等府考察。这四个府在江南集团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强烈要求加入江南一体化,而且条件也基本成熟。赵公子当然要给他们以积极回应了。

    当然考察之外,也顺便给马姐姐和巧巧姐补个蜜月。婚后到现在,两人基本上能让就让,完全没有存在感。赵昊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自然要好好补偿她们一下。于是考察之余,三人又到宁波拜访了刚刚落成的天一阁,去温州游了雁荡山……

    没有那三位的时候,马姐姐和巧巧也是最放松的。对赵昊的体贴关心,两人给他最甜蜜的回报,让赵公子享受到人间极乐,却还不累。这等神仙水平,目前小姑娘们还望尘莫及。

    马姐姐却感觉,赵昊明显一直有心事,她起先还以为他是想起陈怀秀了呢。但又不像,因为赵昊总是在催问京城的消息……

    急公子之所急,是一位合格秘书的本分。她便仔细审视一遍京城的报告,年初时总是波澜不惊的。户部组建海运衙门的事情,也在公子年前年后一通操作下,暂时被搁置下来。

    唯一算是大事的就是‘元月下旬,上有疾’罢了。

    但隆庆皇帝泡病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似乎也没什么好特别关注的。

    再就是皇帝一称病,高阁老便奉旨复出了。说是不能再让陛下操心,以免影响了圣躬康复。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他耐不住寂寞的托词罢了。

    只是这次皇帝称病的时间有点长,一直到本月中旬才大好。

    不过根据最新的消息,宫里已经宣布,本月22日举行朝会,陛下将出视朝,以安人心。

    所以根本就是天下太平好吗?实在搞不懂公子还在忧心什么?莫非高胡子还要搞事情?

    ps.再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