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十一章 赵家四郎

第十一章 赵家四郎

    【抱歉,赵昊的儿子是士字辈,不是‘世’,已订正。】

    外头的鞭炮已经响成一锅粥,九号院书房中,刘学升和许可正还在向赵公子,哭诉着吕宋华侨遭受的种种非人待遇。

    赵昊听得十分认真,让两人相信他真的可以对华侨们的痛苦感同身受。

    小吕宋就是马尼拉,虽然地理条件优越,但架不住南洋土人太废柴,岛上物资十分匮乏,所以无论是土著还是西班牙人,都离不开中国的商品。

    尤其是自墨西哥至吕宋的大帆船贸易开展以来,载重四百吨的西班牙大帆船,运来了一船船的南美白银,高价敞开收购丝绸、生丝、瓷器、漆器、香料等海上贸易的抢手货。

    在大明海商华侨眼中,‘东来红毛’‘其地多铸花边银钱,无物产,海舶来粤者,惟载银而已’。说人话就是,这些穷得只剩钱的狗大户,可比‘西来红毛’出手阔绰多了,对贩至马尼拉的货物从不挑肥拣瘦,甚至都不讲价,统统来者不拒,而且最重要的是——钱货两清、现银付讫!

    而那些葡萄牙商人就奸诈多了。他们进货统统挂账,不到年底不给结算,有时候船沉了或者遭到海盗,就直接赖账,简直无耻极了!

    于是马尼拉迅速成了冉冉升起的国际贸易中心,大有与南海西岸的马六甲遥相辉映之势。遍布海外的海商、华侨自然蜂拥而至,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两千多人增加到一万余人。

    而全吕宋的西班牙人才一千多,只有华侨的十分之一。

    这引起了西班牙人的恐惧,因为他们很清楚,吕宋是在大明帝国的家门口,却距离自己的‘新西班牙总督辖区’足有三万里远……

    其实,在另一段时空中,西班牙人是直到三十年后,才终于开始大规模排华屠华的。

    然而历史的走向已经被赵昊这只大扑棱蛾子,改变的乱七八糟,基本失去了参考价值。

    刘学升告诉赵昊,起先西班牙人对华侨还是以利用为主,因为他们需要大量的工匠和商人来维持殖民地城市的运转。

    但自从隆庆五年,江南集团的舰队全歼了葡萄牙人的澳门舰队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西班牙的菲律宾总督桑德十分震惊,虽然素来认为葡萄牙不配跟本国相提并论,但他对葡萄牙海军还是很佩服的。

    葡萄牙海军能在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凭借高超的战术和机动优势,始终与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周旋,却被明帝国的一支私人舰队歼灭!这自然让桑德万分担忧——明朝的正规军该是何等的强大啊?

    在攻灭吕宋苏丹国,以及吕宋群岛上的诸多部落时,西班牙人不止一次的听那些死在他们屠刀下的人诅咒说,大明的天兵很快就会降临,把他们这些红毛鬼统统赶下地狱!

    难怪明国的军队会被寄予厚望,原来他们真的很强大啊……咦,好像把自己绕进去了?

    西班牙人继而又担心起,人数十倍于自己,而且还在不断激增的华侨来,唯恐这些人成为明国进攻时的内应。

    于是他们决定双管齐下,一面从南洋各岛国抓奴隶来兴建城堡,做好防御;一面着手减少马尼拉的华人数量。他们计划在明年,先将一半的华侨遣返,试探下明国的反应……

    如果明国反应强烈,他们就会收敛一点;要是没什么反应,他们就会露出刽子手的本色——把所有人都杀光!就像他们在美洲做过很多次的那样。

    这是永久占领一块地盘,最简单最高效的办法……

    赵昊觉得自己有义务,阻止这场因自己而提前三十年的屠杀。听完两人的哭诉,他便沉声道:“你们放心,本公子、南海集团、乃至大明,都不会坐视自己的国民被外人欺负的!”

    “那太好了……”刘学升和许可正当即叩首,道谢不迭。

    “不过自助者天助之,你们自己也要全力自救才行!”赵昊让两人起来,先沉声对刘学升道:“你这就回去,帮助吕宋商馆,把那里的华侨都组织起来。如有必要,可以通过商馆进一批武器,万一西班牙人突然动手,你们不至于毫无自保之力。”

    “是,多谢公子。”刘学升忙不迭应下,其实他这次回来,就是给吕宋华侨购置军火的。然而堂伯告诉他,集团规定十分严格,赵公子不点头,一支鸟铳都不能外流。

    “至于许大哥嘛,过了年你跟我去趟京城如何?”赵昊又笑眯眯的转向许可正。

    “进……进京?”许可正有些结巴的问道:“做什么?”

    “当然是请朝廷同意重建吕宋都督府,守护南洋的华侨了!”赵公子站起身,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地道:“我大明之天下,岂容红毛鬼撒野?吕宋是我们的,谁也不许染指!”

    “这样啊……”许可正这才知道,赵公子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寻自己来国内,原来是为了吞并吕宋啊!

    “公子说的对,吕宋本就是我大明的领土,只是海禁之后,为南洋土人所统治而已。”刘子兴也笑着附和道:“如今那吕宋苏丹国被红毛鬼灭国,可见气数已尽。那么让吕宋群岛重归大明版图,正当其时,也算为他们报了仇……”

    “嗯。”许可正在两人轮番劝说之下,终于点头道:“我都听公子安排。”

    “哈哈好,你先安心过年,等过完年,咱们坐头班船去北京。”赵昊满意的笑笑,端起酒杯道:“来,祝大家新年快乐!”

    “公子新春新禧。”众人也赶紧端起酒杯,与赵昊碰杯。

    ~~

    除夕夜一过。正月初一,岭南来客们便离开了西山岛,他们准备到苏州还有金陵去逛一逛。难得在江南过一次年,总要感受下与岭南不一样的过年气氛。

    赵昊却老老实实留在了西山岛上,一是孩子都还小,不易太折腾。二是巧巧眼看就要临盆了,一动不如一静。

    果然,初六这天,她正在给几个小宝宝包馄饨,突然就开始肚痛。身边的丫鬟婆子都已经很有经验了,赶紧扶着方夫人到早备好的产房中,一边有条不紊的做着准备工作,一边请谈大夫过来。

    赵昊本来在江雪迎、马湘兰的陪同下,到迎宾馆不远处的海警疗养院,探望因伤病退役的海警将士。听到消息,三人立即结束了行程,赶紧往回赶。

    马车还没停稳,马姐姐便率先跳下车,以和平时优雅从容的仪态不相符的速度,冲进了产房中。

    赵昊扶着江雪迎也下了车,两人对视一眼,都理解马姐姐为何如此着紧。

    因为巧巧说了,这一胎要还是男孩,就给马姐姐当儿子……

    看着马姐姐的背影消失在帘后,赵公子心中暗暗祈祷,一定要母子平安。

    “兄长放心,巧巧姐不是头胎了,一回生,二回熟嘛,再说还有谈大夫护着呢,不会有事儿的。”雪迎轻轻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道。

    “我看你们每人最多生一对就足够了。”赵昊苦笑道:“不然生一回孩子过一趟鬼门关,活活心疼死我。”

    这也是他不大喜欢小孩儿的原因,哪怕有江南医院保驾护航,这年代女人生孩子依然太危险了。生个孩子还得让心肝宝贝的老婆拿命换,他是一百个不乐意的。

    其实他窃以为,跟马姐姐一直丁克也挺好。可惜老婆们都对他这念头嗤之以鼻,依然对生孩子抱有极大热情。尤其是巧巧这傻婆娘,非但给自己生,还要帮姐妹生……

    他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便听产房中传来一声啼哭。

    “恭喜公子,母子平安!”女眷们知道公子最在意什么,赶紧出来报喜。

    “好好,有赏,重重有赏。”赵昊长长松了口气,对陪在一旁的李明月苦笑道:“想到你还要这么一遭,我就又高兴不起来了。”

    “大哥这话,可千万别让巧巧姐听见,不然她会难过的。”李明月轻抚着小腹笑道:“这种幸福,你们男人不懂的。”

    “好吧,我确实不懂。”赵昊调整好心情,把嘴角往上拉起,保持灿烂的笑容,走进了产房。

    产房中,巧巧已经被婆子们伺候着换了身白色中单,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赵昊的第四个儿子也已经洗了澡,被包进了襁褓中。马湘兰跪在床边,一边痴痴地看着那孩子,一边握着巧巧的手,泪水涟涟。

    听到脚步声,巧巧睁开眼,努力朝他挤出一抹微笑。

    赵昊也报以发自肺腑的笑容,上前握住巧巧的另一只手,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声受苦了。

    “没事的。”巧巧轻声道:“我感觉比上回容易多了。湘兰姐你也别哭了,我又没把孩子送去别人家,不还是咱赵家的人吗?”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这辈子都欠你的。”马湘兰却哭得更厉害了。

    赵昊只好又腾出一只手,轻轻给马姐姐擦掉眼泪,想要安慰她几句,却不知从何说起。竟也眼圈一红,跟着掉下泪来。

    见他俩哭了,巧巧也跟着哭起来。

    直到襁褓中的赵家老四也嘹亮的哭起来,马姐姐才赶紧收拾心情,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小生命,送给乳娘喂奶。

    赵昊自然要回避了。出去前,马姐姐问他孩子的名字。

    赵昊便笑答道:“他爷爷早就给起好了,他叫赵士礼!”

    ps.再写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