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三章 陈六事疏

第三章 陈六事疏

    城南驿。

    院中庭荫匝地,厅堂中清风徐来、窗明几净。

    徐阁老接过徐璠奉上的湿棉巾,一边擦拭脸和脖子,一边对王世贞笑道:“真是越往南走越热。”

    “也是到时候了。”王世贞轻声道:“咱们那儿都快入梅,滋味比山东这儿还难受。”

    “入梅……”徐阁老略一愣怔道:“好些年没体会过那种滋味了,都忘记这个词儿了。”

    “哎,世事难料。”王世贞叹气道:“我们都万万没想到,元辅居然能突然致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后一句,却是问徐璠的。

    “我也想知道到底怎么了!”徐璠一阵面容扭曲道:“自打那姓赵的小子进京后,我家就跟中了邪一样。连亲叔叔都蹦出来弹劾我爹,你说还有没有天理?!”

    “我们都骂过二老爷了。”王世贞便苦笑道:“他听说元辅居然因此致仕,也终于知道自己错了,说不该受人蛊惑……”

    “谁?!”徐璠冷声问道。

    “这他倒没说。”

    听徐璠如此憎恨赵昊,王世贞不想再谈这个话头,他侄子和女婿可是科学门的大弟子和二弟子啊。

    说起来,赵昊也差不多这时候返乡,而且也是走大运河。要是王盟主有心想见,自然也能见他一面。

    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王世贞没有刻意去打听赵昊和女婿的行踪,自然也就错过了。

    王世贞便换个话头奉承道:“好在公道自在人心,大明两京十三省的官员,都是感念元辅的。”

    “倒也是。”徐璠这才神色稍霁,面带得色道:“这一路上南下,沿途州县的官员,无不亲至码头相迎,高接远送,诚挚招待……”

    “你当他们那是冲着我么?”却听徐阁老哂笑一声道:“一个致仕的首辅,有必要这样奉承吗?”

    “那他们?”二人忙轻声问道。

    “是李春芳和陈以勤命令他们这么干的。”徐阶淡淡道:“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来延缓高新郑复出而已。”

    “原来如此。”王世贞恍然大悟。

    如果皇帝发现,天下官员都心向着徐阁老,自然会担心高拱回来后,朝局将再次出现动荡——就算官员们不找高拱麻烦,以高胡子睚眦必报的性子,也会找他们麻烦的。

    为了稳定起见,隆庆很可能会暂缓召回高拱的念头,先让目前的首辅和次辅干干看。

    要是两位能干得好,自然也就不用再劳烦高师傅了……

    “这俩货平时看着木木呆呆,如意算盘打得还挺精明!”徐璠也哼一声。虽然不爽这两个憨货,但若他们能挡一挡高拱,徐家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王世贞看一眼徐璠。心说能当上首辅、次辅的人,怎么也不至于木木呆呆吧?

    “只是为了让陛下难堪,就把老夫架在火上烤。”徐阶自嘲的一笑道:“他们也是要彻底堵死老夫复出的道儿啊。”

    “小人!”徐璠啐一口。

    “好在还有张相公在,也不怕他们进什么谗言。”王世贞心说,小阁老的戾气怎么如此之重了?莫非让那赵守正打得性情大变了?

    “别提他!”徐璠气得鼻孔朝天道:“我爹险些让这个好徒弟给活活气死。”

    “不要胡说。”徐阶瞪一眼徐璠,闷声道:“叔大自有他的考虑。”

    “父亲,当初你说没有证据,不相信他背叛你也就罢了。可你老前脚离京,他后脚就上了本欺师灭祖的《陈六事疏》,你怎么还偏袒他?”徐璠怒声道:“他干的好事,当着凤洲的面都不能说吗?”

    “《陈六事疏》?”王世贞轻声重复一遍,显然是没看过这道奏章。

    “对,我们五月初四离京,张居正五月初五上了《陈六事疏》!”

    便听徐璠怒火中烧道:

    “家父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请他务必照看好言路。可他《陈六事疏》里说的头一件事,便是‘省议论’!说什么‘多指乱视,多言乱听!’此最当今大患也!恨不得把言官的嘴都扎起来才好哩!”

    “这确实有点过分了。”王世贞和张居正虽然是同年,但关系也一言难尽。

    王盟主就这么个脾气,他喜欢跟不如自己的人一起玩,对他们折节下交,多有指教,相处的十分融洽。

    但他不愿意跟比自己强的人玩儿……尤其是这些年,他自己命运多舛,张某人却飞黄腾达,王盟主就更加不愿与其来往了。

    “过分的还在后头呢!”徐璠又愤然道:

    “他提的第二条‘振纲纪’里说,‘近年以来,纪纲不肃,法度不行,上下务为姑息,百事悉从委徇,以模棱两可谓之调停,以委屈迁就谓之善处……为下者越理犯分、恬不知畏,陵替之风渐成,指臂之势难使。然人情习玩已久,骤一振之,必将曰:‘此拂人之情者也。’又将曰:‘此务为操切者也。’!”

    “这是指着我爹的鼻子在骂呀!”徐璠气急败坏道:“你说我爹对他掏心掏肺,就养出这么一头白眼狼吗?!”

    徐阶默然闭上眼,这次没有再呵斥徐璠。

    他离京前还对张居正抱有幻想,直到看到这封奏疏,才彻底的失望。

    徐阁老还从来不知道,这位弟子对自己的怨念,居然已经到了如鲠在喉地步!

    自己才刚一离开,他就不吐不快!让自己这个一手提拔他上去的老师,最后一点颜面也丢尽了……

    “总之我爹半生清誉,这次要让姓张的败坏掉一半。”便听徐璠沉声吩咐王世贞道:“这时候就得仰仗你王盟主,为我老爹把名声往回拉一拉了。”

    “没问题。”王世贞忙点头道:“这两天,侄儿构思了一首长诗,待会儿酒席上送给元辅。”

    “有劳了。”徐阁老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

    “还是自己人靠谱。”徐璠也有了笑模样,说着又啐一口道:“可笑当初瞎了眼,居然还想让姓赵的小子跟家父唱和!”

    “赵昊的诗还是不错的,就是人狂了点。”王世贞轻声道。

    “狂了点?”徐璠哑然失笑道:“这天底下,还有比他狂的人吗?我看他已经狂的不是人了,是狂犬!”

    王世贞闻言,心中略略不快。心说那我侄子和女婿拜了条狗当老师啊?

    只是他这些年学会了忍耐,这才没有表现出来。

    ps.第三章,求月票、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