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五章 苏州不喜赵状元

第五章 苏州不喜赵状元

    只要一想到自己抄了人家的诗,还要连累人家被怪罪,赵昊就感觉太对不起王盟主了。

    哎,应该设法提醒他一下的,可自己完全把这茬忘死了。

    真是抱歉啊王盟主,以后本公子再也不抄你的诗了。

    可当时本公子也是被逼的呀。

    谁让小阁老那么挑剔,我用别人的马屁诗都过不了关。只有你为徐阁老量身打造的那首,才能让他满意呢?

    算了,说什么都晚了,日后想办法补偿他一次就是了……

    ~~

    胡思乱想间,已经到了叶家那豪奢到没边的园子。

    赵昊父子下车时,便见赵立本又恢复了一团和气的富家翁打扮,在一群盐商的簇拥下等在园中了。

    “拜见父亲!”一路休养生息,赵二爷已经恢复了全部的精气神,噗通就跪在了老爹面前。

    “你这厮棒伤好了?”赵立本冷着个脸。只要一想到自己人还在京城呢,儿子却跟那恶毒的女人去厮混二十多天,老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大伙儿还想瞧瞧铁尻状元呢,这下看不到了。”赵立本没好气道。

    那些大盐商赶忙从旁劝和,说什么赵状元是为国为民、廷杖光荣。

    又劝赵守正往后要爱惜自身,不要让老父操心。

    赵守正自知理亏,唯唯诺诺的应下。

    “哼!”赵立本发作完了,这才把目光移向赵昊。

    “爷爷。”赵昊忙给老爷子磕头。

    “哎,乖孙快起来。”赵立本忙亲手拉起孙子,满脸骄傲的对众盐商道:

    “幸好老夫还有个好孙子!”

    一众盐商也早就对赵昊的光辉事迹如雷贯耳。

    说起来,他们今天来捧场,其实还是想看赵昊多些。

    至于赵守正嘛……状元郎虽然稀罕,但被贬出京的状元郎可就大大贬值了。

    在赵立本引见之下,他们陆续与赵昊父子见礼。

    扬州城的八大总盐商居然来了六个,其中还包括当朝首辅李春芳的弟弟李齐芳。

    看来老爷子说他在扬州混得风生水起,一点也没吹牛。

    “拜见太叔公!”

    “拜见太师祖!”

    然后赵士祯、赵士禧和华叔阳等人,也毕恭毕敬向赵立本行礼。

    看着自己一家人丁兴旺的样子,赵立本开心的胡子直翘翘。

    叶希贤便邀请赵立本父子入席,这次是在另一处可以俯瞰全园景致的露台之上。

    但同样是锦幕貂帷、书画尊彝,美人如玉,豪奢无边。

    赵公子才十五岁,自然还不适合这种画风,与大人们寒暄几句,便识趣的告退离席了。

    ~~

    侍女便带着赵昊穿过层层景色各异的院落,来到一处繁花似锦、锦鳞游泳的凉亭边。

    只见叶氏正在与马湘兰和巧巧说笑吃酒,在座的还有个穿淡绿色绣梅花褙子,月白色绣竹叶马面裙的少女。

    看到赵昊过来,叶氏笑着招呼一声道:“这么快就吃完了?”

    “哪儿呢,一口没吃。”赵昊笑着走近凉亭。“那边的饭菜吃不惯,过来跟奶奶讨口吃的。”

    马湘兰和巧巧赶紧起身,给他安排座椅,准备杯盏。

    那容貌秀美、冰肌玉骨少女也款款起身向赵昊行礼,微微一笑,便如春回大地。

    “赵家哥哥日安。”

    “呃……”赵昊略一迟疑,才恍然想起,这定是之前跟自己相过亲的江雪迎。忙笑道:“原来是雪迎妹妹啊,这半年不见,竟出落的认不出来了。”

    “小妹可是一眼就认出哥哥呢。”江雪迎轻咬下嘴唇。

    他那‘黄泥汤淋红糖’的方子,已经从江雪迎手中,赚了十万两银子了。居然还没记住人家的样子,真是太过分了好吧?

    “来孩子,快坐下。”叶氏便拉着赵昊的手,让他坐在自己左手边,正好与江雪迎相对。笑眯眯道:“雪迎可是专程从苏州来迎接你的。”

    “是吗?”赵昊不禁受宠若惊。

    “主要是有些生意上的事情,想跟哥哥请教。”江雪迎无奈的看一眼叶氏。

    “哦,哈哈……”说起生意来,赵昊不禁一阵心虚,唯恐江雪迎讨伐自己。“我都是野路子瞎折腾,会把妹妹带跑的。”

    “带跑了小妹也愿意。”好在江雪迎还是很给面子的,并没有跟赵昊提那泡黄泥汤的事儿。

    三人还饿着肚子呢,叶氏便让下人重新上了热菜热饭,赵昊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痛痛快快吃了个饱。

    “熨帖啊……”赵公子端起茶盏漱漱口,开心道:“在船上怎么也吃不了这么舒服。”

    “瞎说,有巧巧伺候还吃不好?”叶氏佯嗔一句,便让人撤了饭桌,换上牌桌,拉着巧巧和马湘兰打起了状元牌。

    “雪迎妹妹不打吗?”赵昊见江雪迎没有要下场的意思。

    “不能和她打的,谁也赢不了她。”叶氏一边摸牌一边笑道:“雪迎,带着你赵家哥哥在园子里转转,消消食去吧。”

    “嗯。”江雪迎俏面微红,旋即恢复白瓷般的颜色。便对赵昊欠身道:“哥哥请了。”

    赵昊知道她有话跟自己说,便笑道:“有劳妹妹了。”

    ~~

    两人沿着湖畔的小径徐徐而行,只见眼前危峰耸翠,苍岩临流,水石交融,浑然一片。

    默默走了一段,赵昊便先开口致歉道:“上次制白糖的事情,对不住妹妹了。”

    “赵家哥哥何出此言?”江雪迎却大度的摇摇头,轻言细语道:“秘方就是这样,说出来好像很简单。但不说的话,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说着她歪头看向赵昊,俏皮的一笑道:“小妹要是怪哥哥,岂不得了便宜还卖乖?”

    “通情达理!”赵昊不由松了口气。

    “这次从苏州来扬州,除了有生意上的事向哥哥请教外,”又听江雪迎轻声道:“还有件事要禀报哥哥和伯父。”

    “什么事?”赵昊奇怪问道。

    “苏州城已经传开,赵伯伯将接任吴县县令的消息。”江雪迎悠悠说道:“听闻上至知府、督粮道、下至各路士绅,全都已经慌了神。”

    “啊?”赵昊奇怪问道:“他们慌什么?”

    “那,小妹就直说了……”

    “但说无妨。”

    “都说赵伯伯连小阁老都敢打,后台肯定硬的很。这样的凶神恶煞来当了知县,苏州城里怕是永无宁日了。”江雪迎便强忍着笑意道:“还说,还说,挨过廷杖的状元惹不起……”

    “呃……”赵昊知道她说得委婉,那些苏州地面的官绅,还不知怎么编排老爹的呢。

    “他们好像在活动,想给找伯父挪挪地方。”只听江雪迎低声说道。

    ps.第五章,求月票、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