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九章 红楼诗社欢迎赵公子

第九章 红楼诗社欢迎赵公子

    第二天一早,赵昊一行在历时二十四天的长途旅行后,终于抵达了久违的南京城江东门码头。

    官船还在缓缓靠岸,赵昊便看到码头上彩旗招展,起码聚了两三千人。

    “这是干啥的?”赵二爷见状奇怪问道。

    “还能干啥,迎接你呗?”赵昊失笑道:“父亲也算是金陵城出的第一位大明状元了,而且还吃了廷杖,这点人迎接不算多吧?”

    “这样一想,还觉得有点少呢。”范大同也从旁摇头晃脑道:“得上万人才衬得上兄长的身份。”

    “省省吧,我一个休宁人,不过在南京呆了十几年。而且还是被贬出京的。”赵守正倒是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劳动这么多人迎接,已经消受不起了。”

    一旁赵昊听了,却忽然想到一个人。那位姓焦的万历朝状元,不也是寓居南京的外地人吗?

    他好像已经二十好几了吧?而且还是泰州学派的传人,可不能放过呀。

    嗯,得抽空跟李贽聊聊,看看怎么勾引他一下。

    ~~

    胡思乱想间,船到码头。

    “快放鞭!”余甲长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九十九支落地鞭,便噼里啪啦响作一团。

    锣鼓声陡然响起,还有舞龙舞狮,场面煞是热闹。

    码头上,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已经彻底复出的大伯赵守业,与那江宁知县张东官,还有李九天、高老汉、方掌柜、蔡家巷的老少爷们。

    以及国子监的司业、博士、监生,南京城的缙绅、富商代表,此外还有来看热闹的江宁县父老。

    谁不想看一看名扬天下的铁骨状元的风姿啊?

    看到赵守正下船,人群便涌了上去,将他团团围在中央,兴奋的伸手触摸新科状元郎,据说这样可以沾到才气。

    这样‘荣光’的时刻,赵昊自然不会凑热闹了,他本打算晚点下船的……直到看见那颗锃亮的光头。

    只见大报恩寺的雪浪法师,穿一身雪白的僧衣,外罩五彩斑斓的袈裟,眉目如画、肌肤胜雪,正码头上朝他含笑挥手。

    看到吸引了赵昊的目光,雪浪朝身后一挥手,马上有两个五陵少年打起了醒目的横幅:

    ‘红楼诗社全体同好恭迎赵公子衣锦返乡’!

    赵昊羞耻的捂住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江雪迎三个女孩的目光,却聚集在两位秦淮花魁的齐景云和郑燕如,还有她们身后几十位千娇百媚的秦怀女史身上。

    三人交头接耳、叽叽喳喳,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雪浪朝着赵昊含笑招手,赵昊摇摇头,沉稳厚重的科学门主,坚决要跟这帮浮浪子划清界限。

    见他不从,雪浪淡淡一笑,从百宝袈裟下取出一支唢呐。

    他身后红楼诗社的男男女女也各自取出镲儿钵儿磬儿,大有你不配合,我们就奏乐的架势。

    赵昊看一旁的老爹,正在享受父老乡亲们安排的迎接仪式。

    这要是唢呐一响,还有他什么事儿啊?

    赵公子无奈的点点头,磨磨蹭蹭往船下走去。

    雪浪这才命人收起了几样杀伤力大的乐器,改为让几位女史用琵琶古琴奏迎宾乐助兴。

    ~~

    当赵公子走下甲板,手提花篮的秦淮女史,便一拥而上,抛洒花瓣。

    悠扬的乐曲声中,赵昊登时被五彩缤纷的花雨笼罩其间。

    “赵施主,久违了!”雪浪迎上去,笑吟吟的朝他双手合十道:“真是让小僧牵肠挂肚,日思夜盼啊。”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赵昊郁闷的抹去落在脸上的花瓣。

    “身为赵施主的头号粉丝,难道不该时刻关注你的行踪吗?”雪浪瞪大眼,一脸理所当然。

    这时诗社的左兰台齐景云,和右纳言郑燕如端着托盘含笑上前,向赵昊道了个万福。

    赵公子也礼貌的朝二位花魁点点头。

    便见郑燕如端一个粉瓷酒杯,奉到他的面前。

    “请公子饮接风酒。”

    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又浅浅一笑,压低声音道:“知道公子还不能喝酒,这是白糖水。”

    “多谢。”赵昊感激的笑笑,这才放心的接过来,仰头饮下。

    果然甜丝丝没有一点辣味。

    待将酒杯递还郑燕如,齐景云又持一支华丽的孔雀翎上前,千娇百媚道:

    “奴家为公子掸尘。”

    说着她便用那鸟毛,在赵昊头上身上、颈肩耳畔轻轻拂扫起来。

    跟高雅清丽的郑燕如不同,齐景云媚骨自生,不需刻意造作,便有勾魂摄魄的魅力。

    但赵公子全程神态如常,除了觉得有点痒,并无任何反应。

    这让郑纳言不禁暗暗挫败,心说看来赵公子是真没开窍……

    莫非真要‘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哎,真让人遗憾啊。

    等到接风拂尘之后,又有女史上前,将赵昊的鞋履脱掉,给他换上双崭新的暗花软底青缎面鞋,这才完成了全套的洗软仪式。

    雪浪便上前,一脸难过的对赵昊道:

    “赵施主在京城不务正业,一首诗都不做,真是让人痛心疾首,你怎么如此浪费自己的天分呢?”

    “呃……”

    赵昊刚要解释,却听雪浪自顾自道:“知道赵施主是怕旁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你华美的诗词上,不重视你要弘扬的科学。”

    “嗯。”赵昊双手食指指指雪浪,不错哦,脑补才是王道。

    “可是科学再重要,也不能冷落艺术啊。”却见雪浪一转,气愤道:“赵施主,你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吗?”

    “什么?”赵昊一愣,拯救华夏衣冠?

    “拯救大明诗坛啊!”见他连自己的任务都忘了,雪浪眼泪都要下来了。“赵施主,你可是我大明诗坛的遮羞布呀!”

    “啊。”赵昊张张嘴,心说那多骚气啊。“我也做过两首的。”

    虽然题给小竹子的没人知道,但起码味极鲜开业那首,应该已经传到金陵来了吧?

    “红霞一片海上来,照我楼上华筵开,倾觞绿酒忽复尽,楼中谪仙安在哉?

    谪仙之楼楼百尺,宴尽燕京公侯伯!风流仿佛楼中人,千一百年来此客!”

    “就这么一首而已,而且一看就是应景之作。”雪浪马上流利背诵出来,然后心痛道:“京师那种地方,日后还是少去吧,才气退散啊施主。”

    红楼诗社众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认同雪浪。

    “哈哈哈!”赵昊却大笑着不认账了。“这叫以讹传讹,这首诗,你们听到的版本是错的。”

    “哦?”雪浪眼前一亮,忙知机道:“那请公子赐下正确的一版!”

    ps.第四章,求月票、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