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暴躁老哥

第一百三十六章 暴躁老哥

    “哇,好香好香。”一个惫懒的声音在花厅外响起,徐渭那胖大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

    “巧巧姑娘,给你徐大叔也来一碗。”徐渭哪知道客气是何物?当年胡宗宪用餐时,他也是坐下就吃,吃完就走的。

    巧巧赶紧给徐渭也盛一碗。

    赵昊翻翻白眼,没好气对徐渭道:“就不该给你吃,你说说你昨天,干的那叫人事儿吗?”

    “人说话得凭良心啊。”徐渭嘿嘿笑道:“巧妇还难为无米炊呢,是不是,巧巧?你就给我那点粮食,我能撑到现在就不错了。换了别人来操持,被拆的就不是巡按的轿子,而是你爹的衙门了。”

    “下次别玩得这么悬。”赵昊一边吹着面,一边无奈道:“要找刺激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的昆山禁不起折腾。”

    “哦哦哦。”徐渭敷衍的点点头,便埋头吃起面来,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估计是没有。

    ~~

    吃完饭,赵昊问徐渭,要不要一起去堤上转转。

    徐文长懒得动弹,回屋睡回笼觉去了。

    对他来说,坐不坐牢好像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宅着不出门。

    硬说起来,在外头似乎还更不方便,毕竟没法随时裸体找灵感了。

    赵昊便带着赵士祯和张鉴,坐船上了小澞河,往南山寺而去。

    下船时,正碰见赵守正将林巡按送去县境返回。

    “儿子起这么早,怎么没多睡会呢?”赵守正笑着问赵昊道。

    “呵呵……”赵昊看看天色,已经快晌午了。“送走了?”

    “嗯。”

    “情绪还稳定吧?”

    “还成,银子都收下了,应该不会寻死觅活了。”

    “那就成。”赵昊这下放心了。他唯恐林巡按自尊心过于强烈,要是想不开干出什么啥事儿来,终究是个麻烦。

    “对了,他还给了我们句忠告,千万别把徐家逼急了。”赵守正说着两手一摊道:“不知道什么意思?”

    “谁知道呢。”赵昊也两手一摊。

    “那就不管他。”想不通的事儿,赵二爷从来不多想。便指指前头的南山寺道:“你先想办法,安抚下里头那位吧。水神脾气越来越大了,那天差点踢了我屁股。”

    “哪来这么大火气啊?”赵昊眨眨眼问道。

    “你把人家诳来,自己半个月不露面,人家能不生气吗?”赵守正叹口气道:“待会儿进去态度好点儿,这个老潘脾气太臭了。”

    “赵守正,你说谁脾气臭呢?!”便听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在头顶炸响,吓得赵二爷赶紧把儿子拉到背后。

    赵昊十分好奇,按说老爹也是吃过见过的。怎么能让人吓成这样?他好奇的探出头,想看看大名鼎鼎的潘季驯到底长啥样?

    只见老潘儿四五十岁,皮肤古铜色,颧骨高高的,法令纹深深的,再配上那双铜铃般的老虎眼,确实有些凶神恶煞的意思。

    “你昨天死哪去了?是不是见牛皮要吹破了,准备跑路啊?!”

    “印川公小声点儿,别吓着孩子。”在赵二爷眼里,儿子再有本事也还是个孩子……

    “放心,老夫这就回去了,再也不会吵你清净了。”潘季驯冷笑一声。

    赵昊父子这才看到,他身后的仆人背着包袱,似乎正准备走人。

    “印川公误会啊,昨天县里有突发状况。”赵守正赶忙拦住他,苦求道:“下官急着回去灭火,结果就忘了禀告印川公一声。恕罪恕罪啊,原谅我这一回呗。”

    “你今天说什么也没用了,老夫是越想自己越像个二傻子。一个月筑起道石头堤?骗鬼呢你!”潘季驯却鸟都不鸟他,气愤的甩开他的手,自顾自走下堤道:

    “老夫这几天才发现,你昆山县连石头都没有,还修石头堤,我呸!大骗子,你有没有儿子还不一定呢!”

    赵昊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潘季驯,整一个暴躁老哥祖安人呐。

    赵守正原本任他骂,听到最后一句不乐意了,把赵昊拉到身前道:“说我没儿子?你看这是什么?!”

    潘季驯终于站住,黑着脸看向赵昊道:“你就是赵昊?”

    “正是。晚辈拜见中丞。”赵昊硬着头皮朝老潘深施一礼。

    “你他娘的怎么这么小?”潘季驯上下打量他一番,尽管赵公子把头发高高束起来,扮成大人样。却还是被潘中丞看穿了他幼稚的本体。

    “我可一点不小。”赵昊不禁严正抗议道:“而且还会再长!”

    “呃……”潘季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道:“就是你写信跟我说,能在一个月内,修一条吴江那样的石塘大堤出来?”

    “发多大的洪水都冲不倒那种。”赵昊淡淡一笑道:“当然,中丞不信非要走,咱们也没办法。”

    说着他打个响指道:“一点程仪,不成敬意,请中丞一定要收下。”

    高武便跟两个护卫,吃力的抬着一口木箱来到潘季驯面前。

    三人一松手。蓬得一声,箱子陷进了土里寸许深。

    “你什么意思,是要羞辱老夫吗?!”潘季驯哂笑一声,用脚踢开箱盖道:“替老夫分给老百姓吧……”

    “咦?”他忽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那箱子里根本不是银子,而是灰不溜丢一大块石头。

    “你什么意思,是要羞辱老夫吗?!”潘季驯登时火冒三丈,抬脚要踹赵昊的屁股。

    “你长两个大眼干什么的,不能看清楚吗?”赵昊赶忙跳到一旁,险之又险保住了屁股。

    “一月成堤的秘密,就在这里头!”

    “嗯?”潘季驯愣一下,端详起那箱子里的石头来。

    仔细一看,果然不是一块石头,而是好几块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石头,被用一种粗粝的砂浆黏合在一起的。

    视工程质量如生命的潘总理,从未见过如此敷衍的做法,怎能容忍如此敷衍的做法?

    他一伸手,仆人便奉上了一柄大铁锤。

    “这,这……”赵公子眼珠子都瞪圆了。哪有出门带着大铁锤子的?

    “老夫就这习惯,怎么着了吧?”潘季驯双手举起大铁锤,抡圆了重重砸在那坨石头上。

    火星四溅,却只砸掉了一点儿石屑。

    “这,这……”这下轮到潘季驯目瞪口呆了。

    ps.第四更,再写一更去!!!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