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潘家连锅端

第二百一十八章 潘家连锅端

    看着外头别人授勋,潘季驯心里早就痒痒坏了。但他可是正三品的高官,谁敢给他授勋啊?

    就算赵二爷横楞,敢以七品给三品授勋,潘季驯也不能接受啊,他可是在丁忧呢。

    可说一千道一万,别人有他没有,宝宝心里就不高兴。

    看着那枚静静躺在蓝色天鹅绒内衬上的金质勋章,潘季驯心里乐开了花,哼一声道:

    “稀罕。”

    “别听他的,他以为你们忘了他呢。”却被二哥戳穿了傲娇的表象。

    “怎么会呢?中丞可是居功至伟,无人能比啊!”赵昊却没取笑老潘,而是向他正色抱拳道:

    “没有您老不顾病体,亲临昆山指导抗洪,六月里就要溃堤,哪还有后来?”

    “没有您老不辞劳苦、顶风冒雨,亲自丈量堤岸,设计大堤,我们哪知道这大堤该怎么修?”

    “没有您老严格把关,亲尝亲试,我们哪知道什么样的水泥配比最合适?如何才能多快好省的把大堤修起来?”

    “好了好了,别给我戴高帽了。”潘季驯被夸得老脸通红,鼻子都还酸酸的,赶忙掩饰的低下头,将那枚纯金打造的勋章拿起来,忍住食欲细看。

    “这是独一无二的一枚,献给独一无二的潘总。”赵昊笑着说道。

    潘家兄弟瞪大眼,只见那纯金打造的勋章上,周遭也是一圈抽象的大堤,但昆山县地图被白色的琼花图样所取代,‘众志成城’四个字,也变成了篆体的‘昆山英雄’!

    勋章背后还镌刻着‘昆山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十个楷体字。

    “你小子,就喜欢整这些新花样。”潘季驯笑骂一声,拍了拍胸脯道:“来吧。”

    “啊?”赵昊一下没反应归来。

    “给我戴上啊。”潘季驯翻翻白眼道:“自己戴多没意思?”

    “是晚辈的荣幸。”赵昊恍然,赶紧掏出帕子擦擦手,拿起那枚‘昆山英雄’的勋章,郑重的给潘季驯别在了胸口。

    “哈哈哈哈!”潘季驯赶紧让二哥拿来镜子,左照右照,感觉自己棒棒哒。

    还站起来整了整病号服,昂首腆肚的走两步。仿佛找回了当年头次穿官袍时的感觉。

    “哎呦,这腿脚挺利索了啊。”赵昊见状欣慰道。

    “神医就是神医啊,这才二十来天就大好了。”潘二爷也高兴道:“李大夫说,这几天就能出院了,回家慢慢调养就行。”

    说着压低声音道:“劝劝他回湖州去吧,这犟种就听你的。”

    “我都好了,还回去干什么?”潘季驯耳朵尖,听了个正着。“这一病二十多天,耽误多少事儿啊?二哥你还是自己回去吧。”

    “这边不着急的。没听到吗?三期工程之前,昆南要先做一个月防疫。”赵昊便劝道:“中丞还是回去调养一段吧,也好让家里都放心。”

    “嗯……”潘季驯寻思起来。

    赵昊又道:“而且我也要离开一段时间。”

    “你要去作甚?”潘总问道。

    “去看看徒弟。”赵昊笑道:“俩孩子怪可怜的,当师父的不好不管不问。”

    “那行吧,我也回去几天。”潘季驯这才答应下来,又对二哥道:“正好把京阳他们几个都带来读书。”

    京阳是潘仲骖的长子,他闻言苦笑道:“你还没问过赵公子呢。”

    “这有什么好问的?他弟子都是阳字辈,我们家的孩子也是阳字辈,合该便宜这小子。”潘季驯瞪赵昊一眼道:“对吧?”

    “呃,对对对,我全都要。”赵昊闻言大喜笑道:“开门办学校嘛,当然欢迎优质生源了。”

    不用潘季驯说,他也早就垂涎潘家的十九子了。

    事实上,赵公子从没忘记过自己的教育事业。

    他一直坚信,对教育行业,尤其是精英教育来说,生源质量就是生命线。

    只有招揽到优质的生源,才能保证自己学校的清北率,全国遥遥领先。

    但学校办在昆山,招生肯定受影响。

    赵公子岂能一味守株待兔?关键时期也得放下高冷的身段,主动出击。

    他先后已经谈妥了王世贞家的八骏,王锡爵的儿子,华家子弟若干人,以及本县优秀的读书人,差不多二三十个,只待正式入学了。

    赵昊早就听潘季驯的大儿子潘大复说过,他有兄弟十九个了。而且大伯和二伯一直在细心教导他们。

    赵公子哪能放过这个扩大队伍的好机会?他要连锅端。

    谈妥了潘家十九子入学这茬,赵昊又笑眯眯问潘二爷道:“老前辈有兴趣,也来我们书院吗?”

    “这……”潘仲骖都听傻了,吞吞吐吐问道:“老夫也需要读书吗?”

    他可是三十年前就中进士了,有必要再旧梦重温一次吗?

    “咳,老前辈想哪儿去了?晚辈是问,你老有兴趣,来教书不?”赵昊这个汗啊。

    “教书啊……”潘仲骖松了口气,其实他也正有此意。

    这阵子,他思来想去,与其坐视子侄都被挖走,不如跟着他们一起投奔玉峰书院,这样非但可以继续教授子侄,还可以拥有更多的学生。

    有时候转换下思维,就能走出人生的困境啊。

    “那老夫考虑考虑……”但老潘家的祖传傲娇,不许他一口答应下来。

    “行了二哥,你别装了,痛快点儿吧。”他弟弟却不给他矜持的机会,报复道:“前天你不是还想让我问问,书院还需要人教书吗?”

    “当然需要啦。”赵昊闻言欣喜笑道:“书院正缺老前辈这样一根定海神针啊。”

    玉峰书院的校舍正在建设中,赵昊暂借了县衙的一个小院当课堂,让李贽隔一天来一次,给学生们夜里上上课。

    张鉴和那姓焦的南京才子焦竑,虽然都是未来的名师,但很明显目前还压不住场子,只能当当助教,监督师兄弟们完成李教授布置的功课。

    书院师资力量薄弱,始终是个大隐患。

    只是因为学生们把主要精力放在衙门各种文书工作上,无暇分神学业,目前才能勉强应付过去。

    但他们一直给县里扛活的话,会影响书院清北率的。那可是书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命脉啊。

    所以等到书院正式落成,弟子们也得把主要精力放回到的学业上了,到时候还真需要潘二爷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坐镇。

    ps.第三章,再写一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