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煎熬

第二百四十七章 煎熬

    西山海神庙。

    赵昊正在给两个弟子开小灶。

    “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中,提出了关于运动的三大定律。这是力学中重要的定律,阐述了经典力学中基本的运动规律,是研究经典力学甚至物理学的基础……”

    赵昊之前给出的《初等物理》中,便有单独的力学篇章。两个弟子自然不陌生,今天师父心血来潮,愿意为他们深入讲解一番,两人却有些听不进去,眼睛直往外瞄。

    “这都三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金学曾小声对师兄道。

    “是啊,没一点消息。”于慎思也叹口气。“都急死人了。”

    却听啪的一声闷响,赵公子将厚厚的一本《数学原理》,拍在了金学曾脑袋上。

    “上我的课敢走神,活腻了是不是?”赵公子活动着手腕,又将金学曾那本拍在了于慎思的脑袋上。

    ~~

    海神庙其实就是崇明县的临时县衙,后殿正中是签押房。县丞和主簿共用东配殿,主簿和六房书吏则共用一间西配殿。

    后殿门口,来来往往的官吏都悚然瞥见,大老爷和于师爷哭丧着脸跪在里头,双手还各举着一本厚厚的书不敢放下。

    没人敢在殿门口逗留,唯恐被大老爷和师爷记恨。全都赶紧躲得远远的,到两人看不见的地方再幸灾乐祸。

    “这是什么情况?”东配殿里,主簿问县丞。

    “太上县尊发威了,大老爷不知又犯了什么错?”县丞身上草绿色的官袍,都已经浆洗成淡绿色了。

    “唉,这大老爷平时可不好惹,没想到让个十几岁的孩子,管的跟孙子似的。”主簿不禁咋舌。

    “你当心点儿,让大老爷听见,跪那儿的就是你了。”县丞警告他一句,然后叹口气道:“咱们这位大老爷,也真够倒霉的。大明一千四百多个知县,有一个算一个,他也是顶倒霉的那个了。”

    “可不是嘛。还不如赶紧把崇明县撤了,大家重新投胎,强过现在半死不活……”主簿深以为然道。

    “唉,谁说不是呢。”县丞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

    金学曾和于慎思,只顾着全力给师父灭火,哪还管得上下面人怎么看?

    “我们不是人呐,居然不珍惜师父亲自上课的机会。”

    “是啊,我们深刻检讨、认打认罚,只求师父不要生气。”

    “师父还在长身体,生气会影响发育的。那我们可就万死莫辞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终于把赵公子哄消了气。

    他枕着脖子坐在金学曾的桌案后,两脚架在桌面上,没好气道:

    “你们怎么搞的?才当了几天官儿,就学不进去了?这还怎么传我衣钵?”

    两人心说,估计自己也活不到师父传衣钵那天了。

    但这会儿谁还敢撩火,赶紧乖巧点头。

    “是是,我们太让师父失望了。”

    “主要是给海沙帮那边急的,这都第三天了,怎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不会出什么变故了吧?”

    “是啊师父。那边要是有个闪失,局面可就没法收拾了。”于慎思叹气道。

    “嗨,就为这点事儿啊?”赵昊其实也担心的不要不要,不然也不会拿他俩当出气筒。

    可赵公子死要面子,还要装作毫不介怀的样子,随手拿起本书来,一边翻一边淡淡道:

    “为师该做不该做的,全都已经替他们做了。剩下这点事儿要是还做不好,那我也没办法了。”

    他倒是想大包大揽,亲手把沈夫人送上帮主宝座。

    可沙船帮三千帮众,四万家属,实力远强过县里,更别说江南公司这外来户了。这么强大的集体是有独立意志的,外人贸然搅合进去,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赵公子只能让他们自行解决,自己在一边等结果。

    “果然还是师父沉得住气,向师父学习。”

    金学曾和于慎思忙大点其头,全当没看见赵老师倒持书本的可笑一幕。

    “要不,还是让人找个借口去瞧瞧?”金学曾说完就沉不住气道。

    “去个屁。”赵昊白他一眼道:“平白让人觉得我们上杆子。”

    “哎,师父套路就是深啊。”于慎思赞道。

    正说话间,便听一阵飞快的脚步声响起。

    马应龙上气不接下气,跑进签押房。“来,来了!”

    “来什么了?”赵昊不悦道:“一个个都这么沉不住气。”

    “三沙岛来人了。”马应龙大喘气道。

    金学曾和于慎思异口同声问。“来的什么人?”

    “马…冬马长老。”

    “太好了!”两人登时一跃而起,激动的抱成一团。“赢了,我们赢了!”

    “来了就来了呗。”赵公子却沉稳的坐直身子,搁下书站起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说着,他瞥一眼两个徒弟道:“还有,我允许你们起来了吗?”

    “没,没……”金于二人赶紧重新跪好。

    “起来吧。”赵昊这才放过他们。

    “谢师父。”两人腆着脸站起来,一边拍着膝盖,一边马应龙:“人呢?”

    “在前头偏殿候着呢。”

    “去看看。”两人猴急想往外窜,却又硬生生悬崖勒马,躬身礼让道:“老师请。”

    “唔,这还差不多。”赵公子这才踱着四方步,步履沉稳的往外走。

    只是出门时,他脚尖磕在门槛上,一个踉跄就摔了出去。显然内心绝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

    幸好高武眼疾手快,箭步冲上前,一个海底捞月,把赵昊救了起来,避免了他面部与地面的亲密接触。

    “什么破门槛这么高?给我锯了!”赵公子恼羞成怒,一脚揣在那木头门槛上。

    “锯了锯了,赶紧都锯了。”金学曾马上吆喝胥吏,赶紧照办。

    ~~

    当赵公子在金学曾和于慎思陪伴下,出现在马长老面前时,又恢复了从容淡定的贵公子做派。

    “小老儿马冬,拜见公子。”马长老穿着粗布麻衣,一副重孝打扮。

    赵昊被他这装束吓一跳。“马长老,这是谁去了?”

    不管是陈怀秀还是那小滕,都是赵公子陈受不起的损失啊。

    “公子误会了。”马长老忙解释道:“小老儿是奉我们陈帮主之命,请您和县尊,参加沈帮主葬礼的。”

    “哦?陈帮主?”赵昊闻言,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这么说,逆贼已经讨平了?”

    “托公子和县尊的福,都已授首。”马长老沉声答道:“如今帮中上下一心,拥护沈帮主!”

    “好,本公子没看错人!”赵昊击节叫好道。

    ps.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