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家都要学逻辑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家都要学逻辑

    香房中,谈话的气氛愈发紧张。

    “可是老公祖啊,就算织户生产出绸缎来又怎样?最后还不是得卖给我们吗?”许副会长等人一起苦着脸道:“我们实在没钱收啊。”

    “你们就不能想办法?!”蔡国熙咬牙切齿道。

    “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翁会长愁眉苦脸道:“除非把库存的绸缎卖掉。”

    “我就不明白了,原先都能卖掉,今年怎么就卖不掉?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蔡知府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

    “唉……”翁会长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没了销路。”

    一旁悠闲吃茶的赵公子,闻言暗暗偷笑,洞庭商会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

    可惜谁不敢说。

    而且蔡知府恐怕也清楚,可惜他也不敢问。

    于是双方便陷入了尴尬的沉默,良久良久。

    最后蔡国熙只好蛮横下令道:“我不管,今天晚上必须给本官想出办法来!不然,本官好不了,也一样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说完,便气哼哼的拂袖而去。

    翁笾父子和两位副会长目瞪口呆,心说不是请我们帮忙吗?怎么最后把锅,甩到我们头上了?

    感情这尼玛是鸿门宴啊。

    ~~

    筵席不欢而散,洞庭商会众人想要连夜回东山,却被张通判带人拦住道:

    “抱歉诸位,府尊有令,想不出办法,谁都不能离开观音寺。”

    “啊?”翁会长四人齐齐后仰,怎么鸿门宴还不够,又得吃牢饭?

    “我们何罪之有?”许副会长愤然道:“府尊这样就不怕寒了人心吗?!”

    “是啊,我们有办法会不说吗?”翁凡难得与他同仇敌忾道:“府尊真想解决问题也简单,直接拿出银子,买我们的丝绸便是,保准明天就开工!”

    “诸位还是少发牢骚,多想法子吧。”张炯张通判平日里没少收他们好处,压低声音透露道:“明天一早,中丞大人就回来了。到时候要是还没章程,府尊指定把你们推出去顶缸。”

    说着他瞥一眼四人,不无揶揄道:“要是真有种,明天中丞面前也这么跟他嚷嚷,那才是英雄好汉。”

    “那可不敢……”四个大商人登时没了气焰,林润心狠手黑脾气硬,谁敢跟他废话,那可是说抄家就抄家的啊。

    “不敢就赶紧去想办法吧。”张炯挥挥手,让人带他们去客房。

    “唉,好,想,想……”四人郁闷的转身,泪流满面道:“好想死啊。”

    ~~

    要是好好想想就能想出办法来,这世上就没那么多上吊的了。

    四人在翁家父子的房间里合计了半宿,也依然一筹莫展。

    却想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蔡国熙有了不好的念头——这个王八蛋八成想把他们当替罪羊!

    这样,上可以应付林中丞,下可以给闹事的市民一个交代。然后再抄他们家,来喂饱嗷嗷待哺的市民。

    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虽然这样做,难免留下酷吏的恶名,但也未尝不是能力的体现。

    洞庭商帮毕竟只是一帮商人组成的,还远远达不到徐家王家华家那种,让知府服服帖帖,连巡抚都无可奈何的程度。

    蔡国熙被逼急了眼,拿他们开刀的话,还真是办法不多。

    老年人精力不济,翁会长本来已经支撑不住、眼皮打架。可想清楚这一节,他一下就不困了。

    “要不,咱们把陆家和顾家供出来?”许副会长建议道:“天塌下来,个儿大的顶着,没道理让咱们这些矮个子强撑。”

    “你想干什么?”今晚被姓许的连点数次。刘正齐早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下可算等到喷回来的机会。

    “你当府尊不知道,我们令一半的绸缎,都是卖给陆家和顾家的?!他为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还不是怕事情闹大了,朝廷和天下人会问他们俩家,每年吃进那么多丝绸干什么?今年为什么突然又不要了呢?!”

    “呃……”许志向被怼的一愣一愣,但他素来瞧不起这厮,便又拿去年的事儿还击道:

    “还不是你去年造成的损失太大?不然今年咬咬牙,总能撑过去的?”

    “那明年呢?后年呢?”刘正齐最厌恶他揪着自己的把柄不放,站起来怒道:“而且得罪了知府最多破财,得罪了九大家,江南还有你我立锥之地吗?!”

    “竖子不足与谋!”说完他便拂袖大步往门外走去。

    “刘副会长,你去干嘛?”翁凡忙问道。

    “拉屎!”刘正齐大喝一声,摔门出去。

    “会长,你看看这家伙。”许志向讪讪道:“还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了呢。”

    “你省省吧。”翁笾无奈的看他一眼道:“刘副会长已经争不过你了,没必要处处与他作对。”

    “同舟共济,同舟共济吧。”翁凡也附和道。其实许志向把刘正齐踩得越狠,对他就越有利。

    ~~

    那厢间,刘正齐却没去茅房,而是一溜烟来到不远处的小院。

    “什么人?!”马上有暗哨从阴影中闪出。

    “请这位兄弟通禀一声,就说门下走狗刘正齐求见公子。”刘正齐看着小院还亮灯,心里安生了不少。

    “哦,是刘员外啊。”赵昊身边的护卫都见过刘正齐,便替他进去禀报。

    小院书房中,赵公子坐在躺椅上,正闭目凝神进行口述。

    马秘书端坐在桌前,手握细细的笔管,飞快的做着记录着。

    巧巧坐在躺椅后,用柔若无骨的小手给赵昊按揉太阳穴。还时不时喂他一口润喉的雪梨枇杷膏,以免正处在变声期的赵公子说话太多,伤害他金贵的嗓子。

    在两位得力助手的加持下,赵公子一晚上能整出好几千字呢……

    只听他水道……哦不,口述道:

    “逻辑非但是我们日常思维的上限和下限;并且也是最重要的,逻辑提供了建筑科学理论的基石,而且还赋予我们科学检验的方法和工具。”

    “科学家应该都讲逻辑,并尽量避免和不讲逻辑的人争辩,以免浪费我们宝贵的生命。事实上,科学家不该追求在争辩中战胜对方,而是追求在行动中征服自然。为此,这本《逻辑学简述》中,将在演绎逻辑之外,详细阐述另外一种逻辑方法‘归纳法’……”

    ps.再发一章先看着,后头的还没写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