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三从一大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三从一大

    买地?扬州一带的土地早都兼并完了。

    做生意?十有九赔。

    放贷吃息?这确实是他们主要的投资渠道。

    可那么高的利息,不到绝路谁回来借?结果,放出的银子十有八九,连本儿都收不回来。

    所以只能修园子建戏班子养瘦马,挥霍不掉的就全窖藏起来。

    一罐罐的银子把地窖堆得满满的,盐商们也着急啊。哪个商人不知道钱生钱的道理?让钱在家睡觉,是天大的罪过呀。

    所以盐商们才会如此深爱赵公子,而且爱得那样的卑微。就连只出钱不过问公司这种条件都可以答应。

    那就好比自己花钱娶了房媳妇,却不能过问人家晚上去哪睡一样。

    就这,那些没捞着投资江南公司的盐商,还一直埋怨赵立本偏心眼呢。

    所以这回老赵得补偿他们一下……

    ~~

    替盐商说完话,赵立本又略显扭捏道:“再者,爷爷自己个儿,也想买个十万两的债券……”

    “爷爷,上次那五万两,不就说是棺材本吗?”赵昊不禁咋舌道:“怎么又多出十万两?”

    “这次是私房钱。”赵立本老脸不红道:“都是爷爷省吃俭用攒下的。你懂得,这是男人自由的保证。”

    “那干嘛要买债券?三年捞不着用呢。”赵昊提醒他。

    “唉,爷爷老了,该收收心了。”赵立本露出缅怀、遗憾、无奈的神情。“还是都存起来吧,省得想三想四。”

    “那也留着慢慢用吧,别老让叶奶奶花钱。”孙子建议道。

    “你个臭小子懂什么!”赵立本登时破功,吹胡子瞪眼道:“有女人愿意为你花钱,这是福报,懂吗?”

    “哎哎,福报福报。”赵公子本想挤兑老爷子一句,转念一想,自己还住在女孩子家里呢。

    “咱老赵家的优良家风,永远不要丢,记住了吗?”赵立本一脸严肃的叮嘱孙子道:“只要有这本事在,我们老赵家跌倒多少次都能翻身!”

    “……”赵公子看着完全没在开玩笑的赵立本,险些一口老血喷他脸上。

    “对了,有件事我得提醒你。”赵立本却毫无过渡的转到了正事儿上,把脸一沉道;

    “你发债券还好说,还要开银行,垄断官府的用银。那些大钱庄定然不会坐视你垄断苏州钱庄业的。”

    “嗯。”赵昊点头受教,老爷子当年可是南京户部侍郎,对钱庄行业很定十分了解。

    便听赵立本沉声道:“钱庄是干什么的?简单说,就是让别人把钱放在他那里,他拿别人的钱赚钱的买卖。”

    “妙!”赵昊点赞,一语中的。虽然银行的功能丰富多样,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服务。

    “你让官府只收你家的银票,听说你还要存款免费,”赵立本沉声问道:“这是要把这别家的存银,全都吸到你家来啊,你还让人怎么活?”

    “看呗……”赵公子嘟囔一声,他还没告诉爷爷,自己还要给定期存款付利息呢。而且年限越长,利率越高。

    但估计说了爷爷会原地爆炸,所以他没敢提这茬。

    “什么叫看呗?”就这,赵立本也气得够呛了。

    “你这破坏行规懂吗?那些大钱庄能跟你善罢甘休?”

    “来呗,谁怕谁?”赵公子一脸无所谓道。

    “我叫你小子狂!我叫你小子狂!”赵立本气得蹦起来,又要踹赵昊屁股道:

    “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能把钱庄开遍全国的,哪一个是善茬?!”

    “哦,他们有什么厉害之处?”赵公子赶紧躲开,好奇问道。

    “当今四大钱庄。万源号是扬州盐商合股开的,背靠着盐运衙门,谁敢得罪他们,还想不想吃盐了?”

    “恒通记是漕运衙门的副业,漕运总督和漕运总兵给他们当文武护法,就问你还想不想从大运河上做买卖了?”

    “鑫隆背靠北户部,那是那帮老西儿的自留地。”

    “‘天惠当’是皇店,原本那恶毒女人在时着实嚣张。”赵立本毫不掩饰幸灾乐祸道:

    “不过她被踢出去了。现在是李贵妃的兄弟李高在管事儿,一年不到就闹得乌烟瘴气,估计四大很快就变成三大了。”

    “不,是三从一大。”赵昊认真提醒道。

    “呃,什么意思?”赵立本不解问道。

    “三家钱庄从属于唯一的超级大行——江南银行。”赵公子信心十足道。

    “是谁给你的自信,杨丞麟吗?”赵立本无语的看着孙子,感情自己白说了。

    “爷爷说这些的意思是,虽然你江南公司谁也不怕,但人家也不怕你们。结果就是谁也别用盘外招,大家得回到生意场上较量。”

    “人家可都是干了多少年的老鬼了,你们俩娃娃太嫩,肯定会吃亏的。”

    “爷爷的担心,孙儿完全收到了。”赵昊笑着揽住赵立本的胳膊道:“放心,我会保持警惕,小心应付的……再说实在应付不来,不是还有爷爷吗?”

    “唔,这还像句人话。”赵立本终于找回了大家长的尊严,满意的点点头道:“爷爷就在苏州住几个月,帮你盯着他们!”

    “那太好了!”赵昊闻言高兴坏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何况老爷子的眼光手段,远在他之上。

    赵昊早就想留下爷爷,以备顾问了。可赵立本是待不住的脾气,在一个地方待上十天半个月,就嫌无聊想换地方。

    这次能主动提出留下几个月,赵昊简直像中了头奖一样。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傻太单纯了……

    老爷子根本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

    松江华亭县,官船码头。

    苏松兵备道郑元韶携知府衷贞吉等地方官员,恭迎林中丞返回。

    对于林润如此迅速的杀回,郑元韶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

    却还要竞相恭维中丞大人英明神武、兵贵神速,乱民望风披靡之类。

    却被林润无情的打断道:“本院什么都没做,只是回去看了看。平乱的是蔡知府,你们要拍马屁去苏州拍去。”

    “那也离不开中丞的英明领导啊……”衷贞吉等人暗暗擦汗,被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巡抚盯上,真是倒霉。

    松江这帮官员有一个算一个,都被徐家买住了,林润根本懒得跟他们客套。

    把他们打发回去,便径直坐轿回了行辕。

    ps.第四更,求月票。眼睛不允许继续写了,明天再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