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三十一章 昆山现象

第三十一章 昆山现象

    彼时赵二爷刚刚从昆南工地上下来,正在轿子里鼾声如雷。

    时间管理的诀窍就在于,要利用一切时间休息。碎片化的时间,一样可以恢复精力。

    “大老爷,大老爷……”

    虽然不落忍,但何县丞不得不把他叫醒,因为巡抚的座船已经进了县境。

    “哦,啊。”赵二爷揉着惺忪的睡眼,坐直身子道:“哎呀,本官睡着了。”

    “大老爷真是太操劳了。”何县丞跟在轿边,他明显感觉最近大老爷精力不济了,不禁感同身受道:“实在太累,就歇几天吧。”

    “那可不行,最后大决战了,本官怎么能缺席?”赵二爷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又冷不丁小声道:“再说歇着更累。”

    “那就吃点六味地黄丸吧。”何县丞眼珠一转,出主意道。

    “老子还没到吃药的年纪。”赵守正翻翻白眼问道:“你叫醒我干啥?”

    “哦对了,海中丞驾临本县,再有盏茶功夫就得进城了。”何县丞一拍脑袋,到了他这个年纪,吃再多的大蜜丸子,也治不了健忘。

    “呀,不早说。”赵守正吓了一跳。“巡抚大人驾临,还一点没准备呢!”

    “正是不知该如何准备,才来请示大老爷。”何县丞苦笑道。

    “什么意思?”二爷一愣。

    “大老爷请看。”何县丞从袖中掏出那份《督抚条约》来,翻开念道:

    “本院所至官吏不许出郭迎送……本院到处不用鼓乐,只一伞,不用看伞、看马……官员俱用本等服色见,不许如前素服。本院经过并住处俱不用铺陈……”

    说完他苦笑一声道:“这不就等于不用准备?”

    “哦。”赵守正不由松口气道:“那不正好吗?咱们就在城门口迎一迎吧。”

    “不过大老爷,这能信实吗?”何县丞吃不准道:“有道是礼多人不怪,咱们还是……”

    “你这老何,什么都好,就是太世故。”赵守正白他一眼道:“跟海中丞还玩儿这套,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吗?他怎么说咱们怎么办就成。”

    “唉,好……”何县丞无奈的点点头,心说大老爷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打击老夫这点太讨厌了。

    ~~

    赵守正便果然什么都没准备,就带着何县丞在城门口的官船码头迎候。

    几乎是前后脚,海中丞的座船驾临了。

    海瑞和赵二爷也是旧相识了,跟他没必要客套……好吧,海瑞跟谁也不会客套。直接上了轿子便进了位于西山巷的巡抚公署。

    昆山的巡抚公署原在县城东北的文学书院。弘治十年,知县杨子器以其地狭隘,迁于西山巷之左市地,其规制超过了县衙,不亚于被烧毁的上海那座。

    海瑞看到这么大的公署就来气,不过这也怪不到赵二爷头上。他告诉赵守正,让县里正常供应菜蔬米面、笔墨纸砚即可。不必设宴接风,也不用每日应卯,只需派六房书吏到衙署帮差即可,然后便打发赵守正回去了。

    赵二爷临走前,中丞大人还又叮嘱他,不要让衙门的人在巡抚行辕附近出现,以免吓得百姓们不敢告状。

    赵守正自然点头不迭,心说正好我也没空再伺候个祖宗了。

    便开心的回去金风园吃晚饭了。

    当然,也因为昆山县的日常运转也从来不靠他。供应、安保等一应事务,何县丞、熊典史跟吴承恩就能办得妥妥当当,他要是掺合的话反而会添乱。

    ~~

    待巡抚一行安顿下来,天已经黑透了。

    海瑞格外开恩,让牛佥事等人吃了晚饭便可以休息了。养足精神好迎接明天的新战斗。

    他本来还想把赵昊找来聊聊,但让人去县衙一问才知道,赵公子自打他上任前那次昆山之行,便一直在住院。昨天才出了院,却也没回县衙,好像是去西山岛疗养去了……

    “这小子,莫不是在躲着老夫?”海瑞无奈的抱怨一声,只好将欲求不满的愤懑,发泄在永远干不完的工作上。

    翌日一早,巡抚衙门的兵丁,便按例来到城中各处,贴出了今日放告的告示。

    海瑞则趁着上午这点时间,继续给牛佥事等九个问案官上课,提高他们的姿势水平。有道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就算是凡人,海公也要让他们变成比较不凡的……凡人。

    不知不觉,一上午便在愉快的学习过去了,海公宣布下课。给他们半个时辰吃饭休息,未时一到便开堂问案。

    牛佥事等人小跑着出去签押房……自从落到海瑞手里,他们就彻底忘了什么从容不迫、慢条斯理的官体。

    看到田通判在门口张望,海瑞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沉声道:“进来吧。”

    “中丞,传票开好了,请验看。”田柏光奉上薄薄的一摞纸。

    “怎么就开了这么几张?”海瑞一愣,手指一划,也就是十几份的样子。

    “就这么几个告状的。”田柏光苦笑道答。

    “告示没发出去吗?”海瑞不解问道。

    “属下一早就带人张贴出去了。”田柏光忙道:“所有的城门、要道,均有张贴。”

    “那是怎么回事儿?”海瑞不禁眉头直皱。别的县动辄上千,昆山县一上午却只收到十几份,这也太反常了。

    “也许是老百姓都去昆南上工了,还没倒出工夫吧。”田柏光猜测道。

    “唔,有可能。”海瑞点点头,便下令道:“你吃过饭,带人去昆南,把告示贴到工地上。”

    “唉,遵命。”田柏光心里哭啊,我这不是多嘴找罪受吗?

    ~~

    下午,公署又收到几十份诉状,全天来告状的昆山百姓不足一百名,还不够海瑞的十殿阎罗……划掉,改为十位问案官塞牙缝的。

    结果每人只分到了八九个案子,‘这一下午的时间该如何填充啊?’已经社畜化的问案官们,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更让人败胃口的是,问案官们细细纠问之下,发现大部分告状人。居然要么是之前闹粮荒时,被县里以‘囤积居奇’的罪名,把货物充了公的商人;要么是粮库火灾后,被官府剥夺财产的徐家人。

    他们伪装成穷老百姓……好把,不是伪装,他们确实沦为赤贫了,想要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弄回一些家产来。

    这正是海公严厉打击的告刁状啊……

    结果可想而知,一文钱没要回来不说,还统统被判枷号示众。

    ps.抱歉,今天给赵公子制定一五计划,牵涉到后续剧情,不得不统筹研究了一下。太费时间了,只能两更。欠一更明天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