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六十六章 通牒

第六十六章 通牒

    翌日行辕放告,状纸果然如雪片般飞来。

    海瑞也信守承诺,只让田通判等人将状纸好生登记造册,没有立即升堂问案。

    不过他也没闲着,利用这几天时间,带领牛佥事等大票属官,还有松江府、华亭县的官吏一起下乡,分片逐村宣讲一条鞭法和均田均粮的好处。务必要让老百姓们明白,之前的投献也好,诡寄也罢,现在都不作数了。

    并且官府将给他们一次更正的机会,这次一定要如实申报自家真实田亩的数字,待官府登记造册,日后就按照这个征税了。

    这不单单是为了对付徐家,而是推行应天新政的必由之路。

    华亭县八个乡三百六十多万亩耕地,田亩数能顶苏州三个县了,也是整个江南土地最多的一个县。地多地主就多,麻烦就多,所以海瑞打定主意,拿华亭作为推行改革的第一站。

    只要华亭能顺利完成改革,松江府、苏州府也就迎刃而解了。苏松的问题解决了,其余八府一州,自然更不在话下。

    海瑞的努力没有白费,在官员们尽心竭力的宣讲下,华亭各乡的老百姓,都被撩拨的火烧火燎,纷纷向官府反应情况,控诉自己如何被大户侵占田产,如何沦为佃户的。

    对此,海瑞命吏员们现场代写状纸,接受民众的报案,并宣布待回衙后统一审理。

    ~~

    三日后,海瑞返回府城,让田柏光统计了一下,已经收到八九千份供状了。

    这时,徐阶的回信也送到了。

    海瑞当着牛佥事等人的面展开信,只见徐阁老给出的方案是:一,所有家奴听凭自去、给予文书、绝不挽留。二,所有寄名在徐家的田产,听凭原主自取,徐家配合过户,绝不阻挠。三,愿将五年来所买一切田产共四万亩,献给官府,作为学田,造福桑梓。

    看完后,海瑞不动声色把信,递给牛佥事等人传阅。

    牛佥事等人看了都很高兴,感觉徐家还是很有诚意的。尤其是衷贞吉,明显大大松了口气。

    正兴奋的议论纷纷,却见海瑞依然面色不豫,众官员赶紧收声。

    “中丞,方案有何不妥之处?”牛佥事小声问道。

    “前两条还则罢了,这第三条……”海瑞在桌上翻找起来,不一会儿,找到一个小册子,翻开其中一页,念道:

    “截至到去岁十月,徐氏一族两百七十三户,名下共计有田产一百三十七万亩。扣除掉投献的、诡寄的、亲族挂靠的,徐阁老兄弟四人,名下共计田产四十六万亩,其中在徐阁老父子名下的,共计二十四万亩有奇。”

    说着他看一眼衷贞吉道:“衷知府,本院没说错吧?”

    “差、差不多……”衷贞吉点点头,暗暗擦汗。他曾经摸过底,徐家名下的田产大概齐就是这个数。

    海公又没有调取松江府的田册卷宗,是如何得出这个数字来的?

    牛佥事却记起海瑞从去年开始,就天天对着各府的税务账册算个不停,没想到还能从这里头看出玄机来。

    他刚想拍记马屁,称赞海公神机妙算、见微知著。却见海瑞陡然变了脸色,将那册子重重往案上一拍,低喝道:

    “就算把前两条全都排除,徐家尚有四十六万亩田产!整整四十六万亩啊,这四万亩何足道哉?!”

    海瑞越说越生气,拍着桌子道:“要是各地乡绅都有样学样,仅清退十之一二,非但退田成了做做样子。连一条鞭法都要变成恶法!”

    海瑞是经验丰富的能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他知道任何改革,在具体执行时都难免走样。

    无论怎么改革,都无法避免最难收到官宦人家的税赋。就算那些豪势之家不勾结官府,逃避赋税,人家家里有做官的,本来就可以优免。而且其亲族还可以跟着沾光,最终免税数额远超定例。但这是多少年来官府默许的,海瑞一时也无法去改变。

    土地高度集中的结果,就是一条鞭法也无法将大部分差徭转移到大土地所有者身上。反而会加重大多数纳税人的负担。

    道理很简单,从大地主身上收不起税银,自然要从小地主和农民身上加征回来了。

    所以海瑞才会把抑制兼并,放在比一条鞭法更高的位置上。因为他早看透了,所有与土地相关的改革,拦路虎无它,都是兼并。

    ~~

    思来想去,海瑞提笔给徐阶写了回信,然后递给牛佥事等人,问他们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牛佥事几个看得目瞪口呆,话都说不出来了。

    “都不说话,那就是没意见了?”海瑞便将信纸折好,装入信封,用浆糊封好口,准备让送信的徐家人带回去。

    “慢!”牛佥事终于回过神来,阻拦道:“中丞三思啊!”

    “是啊,都公,徐阁老定然不会答应的。”衷贞吉也擦汗道:“那可是整整四十六万亩田地啊,一千万两银子也买不来的,徐家怎么可能都放弃呢!”

    “这封信一出,双方就彻底撕破脸了,再无寰转余地了!”王委员等人也纷纷劝他冷静,不要被愤怒冲昏头。

    “本院让他们全放弃了吗?”海瑞一脸奇怪的看着吓尿了的众属下道:“明明同意他家,留下六千亩,而且是免税田。还不够供养他一大家吗?”

    “呃……”众官员心说,六千亩,九牛一毛而已。而且羞辱的意味太重了吧?

    “再者,徐家还有织娘两万,宅邸六处,园林四座,另有南北两京、苏州松江等地店铺逾两百间。这些商铺店面、生意住宅的价值,又超过一千万两!其来历恐怕也禁不起细究吧?这次本官并未打算追究,难道对徐家还不够优容吗?”

    “徐阁老出仕时,家境只能算是小康,短短二十余年间,居然攒下了两千万两以上的家业。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儿孙家人身上吗?”说着海瑞又是一阵火大道:

    “严阁老和严世蕃号称天下巨贪,却只有徐家家业的四分之一。不赶紧帮徐家消肿,让将来史书上,如何评价徐阁老?!”

    听海公这么一说,众官员觉得还蛮有道理的。可徐阁老怎么可能答应啊?

    有句话海瑞没明说,让徐阁老拿四十六万亩地,换一个全家平安、既往不咎,他觉得自己是仁至义尽,甚至都有些对不起林润了。

    要不是林润让赵昊带了那句话,他都没法下这个决心,就这样放过徐家。

    若是某人还不识趣,那就真休怪海某无情了。

    ps.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