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八十三章 新村

第八十三章 新村

    一家上船之后,便在舱里领到了早饭——每人两个大馒头,一竹筒小米稀饭。孩子只有一个馒头,却多了煮鸡蛋。

    而且那热腾腾的馒头,居然还是酱肉馅的!

    一家人捧着手里的肉馒头,眼泪止不住的哗哗直流。他们都不记得上次,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奢侈的东西了?

    “好吃真好吃。”孩子们也不怕烫,大口大口吃起来。

    大人们舍不得下马上口,将两个包子揣到怀里……虽然来苏州好几年了,他们还是习惯管这种有馅的馒头叫包子。

    一家人随着人流来到甲板下的舱室中,找了个地方坐下。

    不一会儿,迟大聪和那些邻居也上了船,他们自然也领到同样的早饭。

    迟大聪狠狠咬一口肉馒头,趾高气扬的问王六道:“这下还有什么话好说?”

    “……”王六嘴里塞满香喷喷的馒头,含糊嘟囔几句。好像是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之类……都是从说书先生那听来,其实王六也不太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不过看到全家人已经被两个肉馒头彻底征服,王六实在硬气不起来了。便一声不吭,只低头细品嘴里麦香与肉香混合的绝味。

    待到甲板上也都坐满了人,水手便摇着橹,将这条满载农工的百料沙船,缓缓驶离了浒墅关。

    船行到苏州,沿着护城河转走娄江,往东顺流而去。

    太阳偏西时候,船到了昆山县。

    随船的管事便让农工们拿出给他们竹牌,开始大声叫号。

    “叫到号的,全家到我这儿来。一三一四,一三一四!”

    好些农工都不识数,还得管事的一个个牌子看过去,才指向一家人道:“就是你们家,记住了,一三一四就是你们在农场的终身代号!”

    那家人唯唯诺诺起身,跟着管事的上了甲板。不一会儿,管事的将那一家交给岸上来接的人,船便继续前行。

    到了下一处小码头,管事的又叫了一家人下去。沙船在纵横交错的河道间穿梭,不断靠岸不断放人下去。

    差不多下去一半人时,管事的又吆喝起来:“九五二七,九五二七在哪?”

    “俺是九五二七!”王六赶忙举手,他在码头上扛活,不识数不行。

    一家人赶紧扛起行李,朝舱口走去。

    迟大聪见状着急问那管事道:“俺们不一个农场吗?”

    “不知道。”管事的一脸冷漠道:“没叫到号不准起来!”

    “俺们说好一起的。”迟大聪不敢抬屁股,嘴上却不住声道:“也好有个照应啊。”

    “再废话就不用下船了,直接拉回苏州去。”管事的都是老油条,还治不了他个乡巴佬?

    一家人乖乖上了甲板,看着眼前一片荒凉的景象,都不禁目瞪口呆。不是亲眼所见,难以相信江南还有这样空旷荒芜的地方。

    王七有些胆怯道:“要是不把大伙分开就好了。”

    “俺觉得分开最好。”王六却觉得好极了,他感觉老天都在帮自己。

    “人家是有意把咱们这帮老侉分开的。”王老汉的见识就是比儿子高,不过他并没有什么不满。“天底下就没比这帮水蟹更精的。”

    这时,船停在个简陋的木栈桥旁,管事的催促一家人赶紧下去。

    好在码头上有人在迎接,倒也不用操心该去哪。

    ~~

    一个头戴黑绸瓦楞帽,身穿蓝色直裰,跟那些管事的同样打扮黄脸汉子,一边验看王六手中的号牌,一边对这家人道:

    “吾乃六九农场技术员苗普,以后你们就叫我苗工。奉我们敖场长之命,接你们回队里。”那叫苗普的技术员,用下巴指一指身后人群道:“还有人没到,到那边先等着去。”

    王六便领着家人,到人群中等候。他扫视一眼,看到这群人大概一百来口,能有个十五六户。

    听他们操着南腔北调的方言,果然是被打散了安排在一起的。

    初来陌生环境,农工们都谨小慎微,并不与别家人交谈,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聚在码头旁,等待苗工下一步命令。

    利用这段时间,那苗工又给他们做了登记,这回比在浒墅关详细多了。全家所有人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何时来到苏州、有无作奸犯科、身体有无伤病等等……苗普都要求他们如实回答。并警告他们,如果事后查出有假,轻则扣工分,重则直接开除。

    王老汉本打算隐瞒自己的腰伤,闻言还是老实坦白了。虽然他不知道工分为何物,但开除还是能听懂的。

    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又来了十几户人家,苗工才合上册子,把铅鏨装进口袋。让两个农工搬起自己的桌椅,带着他们沿着一条新翻开的土路,朝着北面的一个村落走去。

    “咱们这个地方叫杨林塘,在整个昆山地势最低洼。”苗普一边走,一边大声向农户们介绍道:“往年一到了梅雨季,这里就成了水洼子,到秋天水才能退。所以一直没法住人,也没法种地。”

    “幸亏咱们公子发明了水泥,又成立昆开司,把阳澄湖、杨林塘都修上了石头堤。这下杨林塘的十万亩良田,再也不用担心被淹了,你们可以甩开膀子干了。”

    说着,他又给众人指了他们队的土地所在……一下午功夫,众人已经明白了,他们农场下设了六个生产队。一个生产队住在一个村里,他们要种的地也在村子周围。

    “你们运气不错,这个村里原先的房子,已经彻底泡烂了。这是农场花钱给你们新建的。”说话间,苗技术员带着他们进了村,然后将他们的竹牌一一挂在每户的门上。

    王六看到,好些院子之前就挂起竹牌,显然有人已经先到了。不禁暗暗担心,好房子不会都被人挑走了吧?自家没地方住了怎么办?

    这个小小的村落里虽然都是土坯茅草屋,但全安了门窗,还有竹篱笆隔出的独立小院。在王六一家看来,可比自己的窝棚强之百倍了。

    而且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昆开司早已对大规模的人员物资调配驾轻就熟,怎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最终,苗工将九五二七的竹牌,挂在村子中间,还挺靠主路的一户门上,让一家人欣喜若狂。

    “屋里头有米有水有柴禾,晚饭自己解决。”苗普机械的重复一遍指令道:“今晚好好想想,要走还来得及,明天一早场长就来给你们按手印了。按了手印再想走,那就要赔钱了。赔不起是要送官枷号的,可千万想清楚……”

    ps.第三更,求月票。还有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