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八十九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八十九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话分两头,却说那徐家兄弟,刚出松江城不久,便被人牙子当成昆仑奴捕获。

    当天夜里这伙人贩子到了约定地点,打开箱子准备卖人时,才目瞪口呆的发现,两个昆仑奴已经变成了灰白色。

    “吓,咋还褪色呢?”人牙子们目瞪口呆。

    泥巴一干可不就从黑色变成了灰白色,傻子也能看出他们抓到了冒牌货。

    气的他们一阵拳打脚踢,把弟兄俩的尿都打出来了。

    中年男子不值钱,要不是肤色特别谁绑他们啊?

    大明的有钱人,虽然身边不缺伺候的人,但十分羡慕唐宋士大夫身边有胡姬昆仑奴。

    然而国朝海禁,昆仑奴极其稀少,价格自然就越高了。

    可没想到,这帮专业人士居然倒了眼?把俩假货宝贝似的运出来大几十里!

    羞愤之下,有伙计就要剁了这俩废柴。好在徐璠的堵嘴布被打掉,忙大喊道:“好汉饶命,我们可以交赎金!”

    人牙头子闻言,喝住了手下,命徐幡说清楚来历,以及为何光着腚装昆仑奴。

    徐幡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前首相公子,堂堂正三品小九卿……好吧,反正说了他们也不信。

    他便真真假假道,自己是旅居长兴的富商,在去松江府的路上,遇到歹人打劫,不光财物被洗劫一空,就连身上的衣服也被扒了个干净。

    至于为何浑身涂黑,只不过是遮羞而已……

    听得那帮人牙子捧腹大笑,觉得这俩家伙实在倒霉透顶,刚被洗劫一空又碰上了他们。

    徐璠趁机说道,可以带他们去长兴拿银子,要多少给多少,只要能保住他们兄弟的命。

    几个人牙子见他虽然光着屁股,但谈吐不凡,而且白白胖胖一身肉,一看就是有钱人。便对他的话信了七七八八。

    人牙头子狠了狠心,要一万两。

    徐璠装作很肉疼的样子,纠结了半晌,方咬牙同意了。

    他倒不像他老子那么吝啬,而是知道说多了对方也不信,而且还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果然,他的反应让人牙头子把他兄弟俩当成宝贝,又没感到招惹了大人物的压力。

    人牙头子让人给他兄弟俩洗刷出来,又给他们弄来衣裳吃食。

    死里逃生的兄弟俩穿好衣服、狼吞虎咽,大有死里逃生之感。

    第二天,人牙头子又找了辆骡车,把他兄弟俩绑在车里。自己也坐在边上持刀监视。伙计们赶着骡车,朝长兴县赶去。

    此去两百多里路,其实坐船更舒服,但这帮人牙子老本行就是太湖水匪。早就让金科的太湖保安队吓掉了魂儿,根本不敢从太湖走。

    不能走太湖,本来还可以走河道。但湖州圩田很猛,河道都被溇港水坝肢解的纵横交错,水流极缓。外地人划船就跟进了迷魂阵一样,弄不好就开不出来。

    所以他们老老实实走旱道,一天行个七八十里,三天也就到了。

    这三天里,徐家兄弟为了提高生还的几率,使出浑身解数,把个人牙头子哄得晕头转向……他们说什么自己非但不会记恨,相反还很感激好汉救他兄弟与危难。

    又说什么自己兄弟俩平素最敬佩绿林好汉,而且大明如今乱象已现,正如隋末一般,是好汉们大显身手的时候!

    徐璠表示希望能跟他结为兄弟。还说结拜后,他也别干人贩子了,兄弟三人效仿刘关张,招兵买马、操练乡勇,以待天变。

    “大丈夫当提三尺青锋,建不世伟业,方不负此生!”前副部级官员一番慷慨陈词下来,终于把那人牙头子说得热血沸腾了!

    人牙头子当即给两人松绑,然后让手下找了一处路边的土地庙,准备与两人结拜。

    趁着人牙子去找雄鸡的功夫,徐瑛小声道:“过了。咱们什么身份?跟个人牙子结拜?辱没祖宗啊……”

    徐璠看一眼徐瑛,压低声音道:“不这样,他拿了钱撕票怎么办?”

    “呃……”徐瑛不敢再废话了。

    “先活下来吧,然后杀光他们,自然就没人知道我们干过什么了。”徐璠说完,便继续去找那人牙头子商量招兵买马的事儿了。

    不一会儿,鸡来了。三人斩鸡头、烧黄纸,一个头磕在地上,结拜为异姓兄弟。

    “大哥!”

    “二哥!”

    “三弟!”

    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发誓彼此再也不分开。

    当然,兄弟归兄弟,钱财归钱财。人牙子们还是得去长兴,拿到真金白银才信服。

    于是继续上路,这天进了长兴县境。

    ~~

    那厢间,赵公子一行沿着合溪走了十几里,翻过一道山岭,众人眼前一片开朗,只见脚下竟出现了一块盆地。

    “公子,出了这片圩地,就是广德州了。”金科气定神闲的禀报道。

    圩地就是四面环山的盆地的意思。

    赵昊一屁股坐在块山石上,呼哧呼哧喘匀了气,才惨白着脸笑道:“那我们差不多就到了。”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皆因为长广煤矿十分奇葩,号称‘地面安徽管,地下浙江挖’,所以记忆十分深刻——长广煤矿就坐落在这两地的交界线上,而且大部分在广德境内。

    “去,打听打听,乡民们有见过石炭的吗?”

    长广煤矿是大型露天矿,这一带人烟还算稠密,肯定有人见过煤块。

    ~~

    待赵昊在山岭上吃了干粮,恢复了力气,下山去打探消息的采煤师傅回来了。

    采煤师傅禀报公子,他们所在的山岭叫葡萄岭,山下盆地里有三个村子,分别叫长岕、箬岕和化树岕……岕是山间谷地的意思,赵昊这么觉得。

    几人分头在三个村子里打探了一下,村民们果然都见过黑乎乎的石炭,不过在树木茂密的山岭里,这些玩意实在不值钱,根本没人捡拾,更别说挖掘了,所以也无人知道哪里有矿。

    采煤师傅们当然有一套找矿的法诀。

    但他们一来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施展,自己吃饭的本事。

    二来矿脉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至少得把大小牛头山全都勘一遍,没有个把月根本完不成。

    道

    ------------------

    第八十九章

    再者,他们这些外地人,在人家山上山下到处挖坑翻找,很容易引来居民的疑忌,认为他们是来破坏风水的。到时轻则报官,重则把他们抓起来打死,往荒郊野岭里一埋,都不是没可能的。

    赵昊寻思一下,觉得他们的顾虑有道理,反正矿在这里,又不会长脚跑了,也不急在这一时,还是回去做好准备工作,再来探矿。

    这些琐事,就不需要赵昊操心了。江南集团有强大的公关团队,而且潘家项家在湖州都有很强的影响力。

    对了,吴承恩坐牢前,当的就是长兴县丞。还领着长兴的老百姓去杭州上访过……虽然半路就被截访了,但他在本地的威望可见一斑。

    赵昊便决定回去后就让吴承恩负责游说,并趁机拉潘家项家入股煤矿,相信能很快摆平这里的官府、乡绅和百姓的。

    ~~

    一行人紧赶慢赶出了山,上船顺流而下还拼命划船,终于赶在城门关闭前抵达了长兴县城南门。

    说来就是这么巧,那边徐家兄弟也带着人牙子来到了县城南门,不过前者走的是水门,他们走的是旱门。

    马车上,人牙头子刘准透过车窗看着外头的官差,神情有些紧张。

    人牙子一般是不进城的,因为都在城外乡下作案,被抓的几率小很多。这次不得不进城拿钱,自然十分谨慎。他们特意选在城门将要关闭前才进城,盖因此时人们急着进城,官差来不及盘查,最是安全。

    “大哥安心就好,城门丁认钱不认人,给他们几十文,才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呢。”徐璠一脸轻松,其实心情也很紧张。他知道越到最后,绑匪的心态就越容易崩,自然不遗余力的为人牙头子心理按摩。

    “二弟说的是,是大哥着相了。”人牙头子不好意思的笑笑,指着自己的右眼皮道:“主要是这边眼皮老跳。”

    “在我们长兴,是右眼跳财的。”徐瑛赶忙安慰道:“大哥这是入乡随俗。”

    “哈哈哈,三弟真会说话,二弟更是。”人牙头子终于放松下来,开怀大笑道:“你们长兴人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

    “那就住下,我们家就是大哥的家,咱们兄弟三人永远不分开!”徐璠亲热道。

    “是啊,以后我们就同桌而食,同榻共眠。”徐瑛也亲热道。

    “二弟,三弟。”把个人牙头子感动的热泪盈眶,感觉从来没这么温暖过。

    “大哥!”

    “大哥!”

    徐璠和徐瑛也激动的伸出手,三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果不其然,在支付了一百文人头钱后,守门的兵丁便直接放行,根本就没有盘查。

    人牙子们松开了握住怀中利刃的手,簇拥着马车朝徐家在县城的宅子而去。

    ~~

    另一边,赵昊乘坐的小船也在城关码头靠了岸。

    码头上,穿着蓝色号衣的长兴县民壮,将整段栈桥封锁起来。几名穿着湖绸长袍、气度不凡的男子正在翘首以待。

    看见高武那夺人眼球的魁梧身材,其中一人便高兴道:“来了,来了!”

    赵昊这才知道,这些人是来迎接自己的。

    不过马秘书不在身边,他竟想不起对方是谁来。

    唉,没办法,谁让本公子见的人太多?

    还是金科低声从旁提醒道:“说话那位是潘中丞的三哥。”

    “哦。”赵昊微微点头,想起来了。潘季驯上头三个兄长,大哥叫潘伯骧,当过知县,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已经不出门了。

    二哥潘仲骖,翰林编修出身,可惜赶上严嵩专权,被贬为安庆知府,早早辞官回家,教导子侄读书。如今被赵昊拐到玉峰书院,担任常务副院长。潘家的十几个子弟也都通通入学书院,或者读小学。

    剩下的就是这位老三潘叔骏,他比潘季驯还大两岁,但看上去却年轻了不止十岁,显然保养得宜,没遭过罪,没吃过苦。

    他倒也不是纨绔公子,潘家这样的家风也出不来纨绔,但兄弟几个里,总得有人看守家业、奉养父母,不可能所有人都出去打拼的。潘家老三就是这样的任务,从留守青年变成了留守老年。

    不过相继送走了老父老母之后,当了一辈子富贵闲人的潘三爷,也有些静极思动了。只是他大哥和四弟压着,不许他打破潘家‘耕读传家,不事商贾’的家训,这才没掺和进江南集团去。

    因着二哥和四弟的关系,潘三爷倒是经常去昆山,和江南集团不少人都混的挺熟,金科作为集团安保负责人,自然不会不认识他。

    赵昊也见过潘叔骏两面,过年时他还去乌程潘家拜过年,只是姓潘的实在太多,一时没想起来。

    ~~

    经过提醒,赵昊马上面现亲热的笑容,朝潘叔骏惊喜挥手道:“三叔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迎接公子了。”潘叔骏笑眯眯跟赵昊打声招呼,便介绍旁边的中年人道:“这是本县贾父母。”

    “哎呀,竟劳县尊亲迎,实在折煞在下。”赵昊小小吃一惊,没想到长兴知县贾桂居然也闻风而来。

    那位贾知县忙不迭还礼,客客气气道:“名震江南的赵公子光临敝县,下官荣幸之至,公子不嫌唐突就好。”

    “是在下不请自来,还请老父母恕我冒昧。”赵昊踏着船板,在护卫的前呼后拥下下了船,跟贾知县和潘叔骏见礼。

    寒暄之后,贾知县要设宴为赵昊接风,赵昊还有求于人,当然不能拒绝,便欣然答应。

    贾知县便先上了轿子,摆开仪仗在前头带路……约等于前世的警车开道、交管调流,给足了赵公子面子。

    赵昊这边上了潘叔骏的马车。虽然贾桂给他们准备了轿子。但两家都是书香门第,自然不会学那些土包子沐猴而冠坐轿子的。

    马车上,赵昊好奇问道:“三叔怎知我来了长兴?”

    “哈哈,公子的科学号那么漂亮,想不引人注目也难啊。”潘叔骏打趣一句,说实话道:“湖州沿湖一带,都是我家的地,你们在下箬河口换船的时候,我就得到了消息,赶紧坐船从府城过来。”

    “原来如此。”赵昊恍然,忽然听外头高武敲下车窗。

    “什么事?”他拉开车窗。

    高武还没回答,方文闪现出来,凑近了禀报道:“公子,那兄弟俩来长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