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一十章 崇明海塘起

第一百一十章 崇明海塘起

    当天夜里,赵昊再度试图说服杨帆,跳槽到江南造船厂当船长。

    为此,赵昊开出了江南船舶总公司董事长,年薪三千两加业绩股配女秘书的优厚待遇。

    还许诺如果他还想当官,就设法让他当崇明县丞。虽然都是正八品,但县丞可是正经的文官,非宝船厂提举这种杂流官可比。

    杨帆明显心动无比,却又舍不得他世代生活的宝船厂。赵昊能理解他这种感情,就像后世八九十年代的国营厂厂长,对厂子那是有真感情的,不到厂子完蛋,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何况有了自己的订单,龙江厂的小日子滋润着呢。他就更舍不得离开了。

    人各有志,赵公子也不好再砸钱羞辱他,只能尊重杨帆的选择了。

    不过杨帆除了死守着龙江厂这一条外,其余方面还是很灵活的。不然他堂堂宝船厂,也不能开棺材铺贴补生活啊。

    除了之前就答应赵昊,帮他培训五百名木工、铁工、锡工、雕工、艌工、蓬工、索工、缆工、油漆工等造船的工匠外。

    这次他还答应赵昊,从龙江提举司管辖的两千家匠户中,为赵昊招募一千熟练工匠,充实江南厂的造船实力。

    杨帆之所以有这底气,帮赵昊招募这么多工匠,一是赵公子给的实在太多。二是自嘉靖四十一年起,朝廷迫于工匠怠工、隐冒、逃亡的现象日益严重,不得不推行‘以银代役法’。工匠们可以交银子代替劳役,官府拿银子雇工代替了。

    这样,工匠们每月只要交给提举司五钱银子,便可不受约束的自由劳动了。

    赵昊许诺开给工匠们最少每月二两五,这样刨去上交提举司的,工匠们还能有二两月钱,自然不愁他们不入彀了。

    至于杨帆这边。首先,工匠们交的五钱银子中,包含了给提举的五分孝敬。一千名工匠每月就是五十两银子的外快,拿的美滋滋。

    再者,匠户家中只须有一人应役,并非全家都要给官府干活。这样老子给朝廷当工匠,学了手艺的儿子们就可以出去打工。所以两千匠户里,起码有个三四千熟练的工匠,少一千也不影响船厂正常运转,还能减轻下他的负担。

    两千户人家整天跟在他腚后头要吃要喝,那滋味,真是愁煞个人啊。

    ~~

    虽未说动杨帆出山,但赵昊这趟龙江厂之行也算收获满满。

    当晚,他便借宿在提举衙署。衙署内地方小,赵公子只能跟马姐姐和巧巧睡一间屋,而且只有一张床……

    别瞎想,仨被窝的!

    一夜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发生。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第二天一早,因为过于兴奋,一夜未眠的赵公子,顶着一对黑眼圈,在龙江关码头上了科学号,直奔崇明而去。

    按原计划,他还要去金陵城继续亲善共荣的。但现在,一切与出海无关的事情都要往后放!

    ~~

    一天后,科学号抵达了崇明三沙。

    赵昊立在甲板上,远远就看到整个三沙南岸,多出了一道高高的石堤海塘,在晨光下宛如一条蜿蜒的长龙,保护着整个三沙。

    那是从去年十月就动工的‘崇明筑塘保坍工程’,至今已历时四月,一期工程终于接近完工了。

    科学号沿着海塘绕三沙而行,本打算寻找新建的县衙码头停靠,却在半路上听到有好些人在呼喊‘师父’、‘师父’……

    赵昊循声望去,便见海塘工地上,一群人在那里挥手大叫。接过望远镜一看,为首的正是自己两个活宝徒弟。

    海塘前是大片的滩涂,科学号虽然是平底沙船,也不敢贸然靠上去。

    这时,在附近巡逻的马应龙,操着小舟过来迎接了。

    赵公子把马姐姐留在科学号上,让大船先去县衙,自己则踩着梯子下到小舟上,乘小舟上了海塘。

    ~~

    “徒儿拜见师父!”赵昊一上岸,金学曾和于慎思赶紧给他磕头。

    见老父母都给这少年跪了,修堤的民夫们也赶紧呼呼啦啦跪了一地。

    “都起来,快都起来。”赵昊连忙踢了一脚金学曾,这阵仗要是让人看见了,自己几张嘴都说不清。

    “嘿嘿,师父当得崇明父老这一跪,”金学曾笑嘻嘻的站起来,转身对崇明百姓说:“这就是本官常对你们讲的老恩师,咱们这条海塘都是拜他老人家所赐。还有咱们的县城,也是他老人家送给咱们的!”

    老百姓闻言自然千恩万谢,磕头连连。虽然觉得这位年青的公子,怎么也算不上老人家……

    “行了行了,赶紧干活吧。”金学曾把民夫们打发走,转头恬着脸笑问:“什么风把师父给吹来了?”

    “你不看邸报吗?”赵昊反问他一句。

    “嘿,许久不看了。徒儿现在一心只想修海塘,赶紧完工好种粮。”金学曾嘿嘿一笑,他如今又黑又瘦,愈发像只猴了。

    “是啊师父,眼看二月过半了,海塘还差没修完,今年春耕要耽误了。”于慎思急的一嘴燎泡道:“晚种就得晚收,要是拖到风汛还没收割,就麻烦了。”

    海塘主要是用来防止沙洲坍塌的,能不能防住海潮还未可知。何况就算能防住海潮,台风依然能把稻子吹得倒伏,同样损失惨重。

    “唔。”赵昊点点头,他根本就没把崇明的土堤,算进今年的收成里。没想到,烈阳如此要强。

    来都来了,赵公子拗不过弟子的极力邀请,只能参观了一下海塘施工。

    崇明父老对这一保家防坍的工程极度上心。为了能金汤永固,他们为海塘挖了深深的地基,还在丈许高的毛石混凝土海塘之外,挑土筑起护坡,层层耙平、洒水夯实。然后分段锥孔灌浆,使其更加充实坚牢、不惧洪水。

    在护坡之外,民夫们还在要紧处用混凝土修筑了许多护坎、丁坝。同时,又在堤前滩涂种青,种的是根深又相连、不惧风吹水淹浪打的芦苇,可以保滩涂、促淤泥。

    护坎、护坡、丁坝、滩涂、芦苇连成立体屏障,共同拱卫着他们视若生命的海塘。

    此情此景,让赵公子再度确信,大明百姓绝非某些人说得那样愚昧麻木。只是大明的君臣士大夫们,无法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罢了。

    你看,在保卫自己的家园时,他们是多么的认真负责,积极主动的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