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见机行事陈公公

第一百六十三章 见机行事陈公公

    “你觉得这样太无耻了?”杨博却看穿了张四维的心思,不以为意的从袖中摸出一枚银锭,又问外头的长随要了一枚,把两枚银锭放到他的掌心道:“子维,你跟我说说,这两锭银子,哪一枚是高尚的,哪一枚是下贱的?”

    张四维拧着眉头,说不出话来。

    “其实没有区别的,它俩一样都能买米买面填饱肚子,一样都能到粉子胡同爽一把。”杨博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管它是怎么来呢?”

    “是……”张四维点点头,感觉很有道理。

    “所以啊,只要能为咱们山西人带来好处,脸皮算得了什么?又有什么生意不能做呢?”杨博说着苍声一叹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子维,不要太拘泥了。”

    张四维看着手中的两枚银锭,陷入了沉思。

    直到马车停下,车门打开,他才回过神来,问杨博道:“伯父,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不急,先缓过劲儿再说。正好那小子要去河南,有时间让你好好想想。”杨博笑笑,期许的看一眼小维道:“相信这次你能选对路数。”

    说完,老杨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小维单薄的肩膀,便笑着下了马车。

    ~~

    紫禁城,乾清宫。

    廷议跟廷推一样,其投票结果至少在名义上,仅是给皇帝作参考用的。

    只是如果皇帝不按照这个结果下旨,大臣会概不奉诏罢了……大明臣子对皇帝的这种虚假的尊崇,在隆庆朝几乎到了顶点。

    所以当内阁将廷议结果,呈到隆庆皇帝面前时,嗡嗡也没法直接判海运胜出,只能满脸无奈的问李春芳道:“元翁,你怎么看?半数支持海运,半数支持开胶莱河,这可如何是好啊?”

    “回陛下,从廷议结果可见争议之大。”李春芳不紧不慢的和着稀泥道:“也怪内阁,之前做的工作不够,才会出现这么大分歧,臣辜负圣恩,臣有罪啊。”

    陈以勤赶紧也跟着请罪。

    “平身平身,不要动不动就请罪,解决问题才是正办!”隆庆心里一阵腻味,知道自己不会治罪,他们才会一个劲儿的请罪。要是父皇在时,早就让他们求锤得锤了。

    “回陛下,古人云‘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陈以勤便正色道:“臣以为消除分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户部和工部派员联合调研一番,看看胶莱河到底堪不堪用,海运到底风险如何,等他们回来再议也不迟。”

    “臣也是这个意思。”李春芳附和点头道。

    “那成吧。”隆庆皇帝也只能郁闷的点点头,由着内阁的意思办了。

    ~~

    待到两人退下,隆庆气得站起身来,背着手来回踱着步。

    他能不生气吗?自己都已经亲自批准的海运,最后让这般大臣一番揉搓,居然变成了这个弔样!

    真是不拿嗡嗡当马蜂啊!

    他是越想越生气,抓起自己的茶碗,就要往地上掼!

    “陛下息怒啊!”今日轮值的陈洪,赶紧提醒道:“再砸了这个,就彻底配不套了!”

    “唉……”隆庆郁闷的将茶碗搁下,苦着脸道:“这要是顺顺当当开了海贸,朕能连个茶碗都不敢掼?”

    “是啊,那可是百分之十的海贸份额啊,几十万两总是有的吧?”陈洪也垂涎道。他可是御用监太监,专门给皇帝花钱的。皇帝有钱消费,他才有回扣吃啊……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陈洪想弄死李春芳的心都有了。

    他忽然想到前日下值回家,好基友邵芳过来对自己说,苦等的时机已经到来。请他在廷推后尽快在皇帝面前打响头炮,好拿下起复高新郑的头功,为当上掌印太监奠定坚实基础。

    横竖在皇帝面前说高拱好话、说其余大臣的坏话总没错。陈洪便鼓起勇气,掩面抽泣起来。

    “你哭什么啊?”隆庆见状,自然一愣。

    “老奴该死,老奴情不自禁。”陈洪赶紧跪下请罪,却哭得更伤心道:“可老奴就是忍不住,老奴,替万岁爷难受啊。”

    “唉……”隆庆闻言,暗道,居然连个奴才都觉得朕可怜了。

    嗡嗡心情不由愈加灰恶,叹息道:“是啊,我皇明开国以来,像朕这么窝囊的皇帝,一个也没有过。”

    “万岁爷虽然仁德,但绝对不窝囊,不然先帝也不会选择您来继位。”陈洪泪流满面道:“只是那些食君之禄的大臣们忘恩负义,一个鼻孔出气。自高师傅去后,陛下势单力孤,好虎架不住群狼啊!”

    “别瞎说。”隆庆深以为然的训斥他一句,强调道:“至少朕还有陈师傅、张师傅……”

    “但他们都不顶事儿啊!老奴今天冒死也要说一句,陛下,高师傅不出,君无宁日啊!”陈洪砰砰磕头,鲜血崩流的哽咽道:“因为老奴发现,高师傅走后这两年,万岁爷就没开心过。老奴真的很担心龙体啊!”

    “好了,你快起来吧。”隆庆伸脚,轻轻踢了踢陈洪,长长一叹道:“朕何尝不盼着高师傅回来呢?奈何朝中怕他的人太多,廷推总是过不了,特简他又不肯,结果就卡在那儿了……”

    “万岁说得对,不过眼下,好像有个好机会。”陈洪瞥一眼隆庆,壮着胆子道。

    “哦?”嗡嗡神情一振,问道:“什么好机会?”

    “从前廷推过不了,主要是因为徐阁老在朝中的影响太大。那些人曾经跟着他得罪过高师傅,自然会联合起来在廷推中捣乱了。”陈洪便按照邵芳教的,缓缓道:

    “可现在不一样了,徐阶已经倒了臭了,所谓的徐党再也团结不起来了。这次廷议的结果,就是明证啊,万岁!”

    “唔。”隆庆摸着修剪整齐的颌须,认真的寻思片刻……可还是没想清楚,只好闷声道:“你继续。”

    “是。为什么这么说呢?”陈洪便幽幽道:“因为老奴看了廷议投票的名单,发现南直隶的十六名官员,江南的十人投了海运,江北的六人却投了漕运。虽然南直隶本就是散装的,但在这样的重大议题上,却如此泾渭分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分裂了!”

    “是吗?”隆庆伸伸手,让陈洪给他把廷议的结果拿来,然后一一对照官员的籍贯,发现果然没错。徐阁老的大本营南直隶,确实已经分成两派了!

    “李相公好像也是南直的吧?”隆庆忽然问道。

    “扬州的。”陈洪点点头道:“扬州在江北,是大运河上的重镇。”

    “唔。”隆庆便伸手指在奏本上划来划去道:“他带着六个江北籍的官员,支持漕运。这可彻底得罪江南籍的官员了。”

    “听说连浙籍的官员,都对海运势在必得,清一水都投了支持呢。”陈洪又添油加醋道。

    “嗯……”这话隆庆还是懂的。

    阻碍高拱起复的最大障碍,就是现任首辅李春芳。现在为了漕运的事,李春芳和江浙官员分道扬镳,确实好像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不过,这些官员都嬗变的很。”但隆庆素来谨慎,他思来想去后道:“就怕回头轮到高师傅,他们又穿一条裤子了。”

    “倒也不无可能。”陈洪便轻声道:“想知道他们到底矛盾有多少,最好还是找可信任的人问一问。”说着他赶紧撇清道:“不过老奴跟外官也没来往,不知道有没有既可信,又了解此中内情的人。”

    “是啊,这样的人可不好找……”隆庆也跟着发愁开了。

    陈洪差点一头栽倒地上,心说明明好找的很啊!最符合这样条件的人,隔三差五就来宫里,你还想让我跟他学制作小电影呢……

    好在隆庆皇帝只是反应慢,过了一会儿,他终于一拍额头道:“朕怎么把那小子给忘了?海运的事儿就是他在张罗,肯定门儿清!快,传赵昊进宫!”

    “陛下稍安勿躁,这会儿多少双眼睛盯着呢。”陈洪忙苦笑劝道:“横竖明天赵公子要进宫,给太子爷拉影戏,到时候问问他也不迟。”

    “嗯,那倒是。”隆庆深以为然点点头,对陈洪刮目相看道:“老陈,你今天脑袋怎么这么灵光?”

    “这……”陈洪登时一脑门子汗,心说坏了,表演过了。

    还好这个大侠也有教。他赶紧俯身泣道:“老奴虽然蒙皇上错爱,命为司礼监秉笔,但一直谨记太祖祖训‘宦官不得干政’,故而往日一直三缄其口。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老奴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

    “唉,朕干嘛要责罚你,赏你还来不及呢。”隆庆却没那么多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看来滕祥不如你啊,今日这番话,他就说出来。要是司礼监各个都像你一样,朕又怎会被那些大臣欺负?”

    陈洪登时老脸通红,激动的重重磕头道:“只要能对万岁爷有用,老奴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ps.抱歉,这章大修了一下,还有一更,稍后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