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激战

第一百八十一章 激战

    褚六响很郁闷,他头一次发现那些大佛郎机好厉害,自己开一炮的功夫,人家能开七炮,而且不用担心炮管过热炸膛。

    一旦进入射程,比他心爱的大发贡杀伤高多了。

    更郁闷的是,人家炮口还能上下左右转,敌人到了百米以内,依然可以照打不误。

    而他们舰艏炮组的位置本来就高,小日本的船又矮,到了这个距离,大发贡和半蛇炮已经打不到对方,在炮尾加垫片都没用了……

    “奶奶的,这是什么狗屁设计?”见大佛郎机们喷吐着火舌,一串串的收割着倭寇的性命。褚六响郁闷的啐一口,心说再这样下去,风头都让佛郎机炮组抢去了,特别晋升的美梦肯定要黄。

    现在唯一能打到的,就是那艘被打坏了船帆,远远缀在后头的安宅船了。

    但安宅船楯板很结实,葡萄弹打不透,实心弹打透了也没什么用。

    “只能出绝招了,上红红火火弹!”褚六响一咬牙道。

    “啊,炮长,那玩意儿太冒险了吧?!”烟熏火燎的炮手吓一跳,副炮手,装填手、火药手们也害怕的看着炮长。那玩意儿他们统共就练过两次,每次都要吓尿裤子。

    “狗日的们,胆小就别学人家打炮!”褚六响却啐一口道:“那艘王八船那么结实,不用红红火火弹怎么打?!”

    别看保安队名义上不是军队,但军法之严峻不逊于戚家军,炮长下达命令,下面人也只有执行的份儿了。

    火药手只好从舱室中,拖出一个厚厚的铁皮炭桶,用火把引燃了桶里的木炭,待到蓝色的火焰熊熊燃烧,他将四枚空心铁弹夹进了炭桶里。

    “炮长,这得烧多长时间啊?”没炮打的炮手们,一边装填自卫用的隆庆式步枪,一边远远的看着火药手在那里满头大汗的煽风点火烤铁球。

    “等着。”褚六响没好气的白他们一眼,这就有些尴尬了。

    按说,应该一开始就把炮弹烧红备用。可这玩意儿太危险了,一旦掉到甲板上就能酿成人间惨剧。所以炮手们都很抵触这玩意儿,几次演练之后,就连船上的枪炮长,也吓得不敢强求炮手们,准备这种被水手们称为‘红红火火弹’的危险玩意儿了。

    所以起先,负责备弹的火药手,连炭桶都没点着。毕竟他腚底下就坐着一桶发射药,再点一桶火太危险了。

    ~~

    那边船艏炮台歇业,这边的大佛郎机却很是生意兴隆。

    二十艘战舰上近两百门佛郎机同时轰鸣,组成密集的交叉火力网,疯狂的收割着甲板上的倭寇。

    几乎每条船上的倭寇都遭到了重创,团灭的日本船也不在少数。海面上密密麻麻漂浮着倭寇的尸体,还有受伤落水者在哭喊惨叫,宛若人间地狱。

    那些严重缺乏防护的小早船,连划桨手都死伤惨重,几乎全部失去了动力,无助的漂在水面上,彻底成了海上保安队的活靶子。

    不过那些关船的船舷高一些,划桨手都在甲板下划船。霰弹破防能力不足,对桨手们的伤害自然有限。所以哪怕甲板上的倭寇已经团灭,下头的桨手仍在拼命划船,让关船不断的迫近明军船只。

    所谓‘关船’,是中世纪时,日本海贼们在海上的航行要道设置关卡、向往来船只收取过路费的船只,因此得名‘关船’。

    由于要追赶不肯付过路费的船只,关船在设计建造的时候就是偏重于速度。到了战国时期,这种船就被当作军船使用了。在四五十名桨手拼命划桨下,短时间内爆发出的速度,确实不是靠风力驱动的帆船可比。

    是以尽管大明的船队一直顺流满帆,拼命想要保持距离,却依然被倭寇的关船不断迫近!

    况且,大佛郎机也不是真正的连发炮啊。打完了预先装填的子铳后,发射速度一下就慢了下来。

    终究还是没法单凭火力,就把敌人彻底消灭啊……

    ~~

    双方仅距不到30米了,终于进入到倭寇们的攻击范围了。

    那些趴在甲板上的倭寇,早就等着这一刻了。他们马上点着了火绳,击发手中‘铁炮’。

    日本人所谓的‘铁炮’,就是火绳枪。与他们对火炮的排斥相反,他们对火绳枪十分推崇,进行了大量的仿造。

    说起来,还是当年汪直带去的葡萄牙人,把这项技术传给日本人的……

    日本的工匠还是很有精神的,或者说他们比较死板。对铁炮的发火装置和身管制作工艺,都严格按照最初的标准,一丝不苟的打造每一柄火枪,所以他们仿制的铁炮一直保持着很高的水准,跟广东造的水平基本持平。

    上百支‘铁炮’噼噼啪啪的开了火,石弹、铁弹、铅子纷纷射向乌尾船的甲板上。

    但乌尾船的甲板,比关船的甲板高出整整一丈。在大佛郎机的威胁下,倭寇又无法站起身来射击,以下攻上的劣势就愈加明显。

    大部分弹丸都射在船帮上,根本伤不到坚硬的铁力木分毫。

    小部分射上甲板的弹丸,也被高高垒起的沙袋尽数挡住,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伤亡。

    甲板上的陆战队员,也开始抵着掩体射击了。他们都经过严格的海上射击训练,在二三十米内,用工艺精良的隆庆式步枪完全可以弹无虚发。

    他们的任务是寻找大佛郎机打不到的倭寇,坚决予以歼灭!

    尽管倭寇们已经竭尽全力将身形躲藏在各种掩体后。但陆战队员们居高临下,一览无余,用步枪射击,几乎不存在任何死角。

    一阵排枪之后,那些躲藏在船舱里、甲板缝、船头护板后的倭寇,便纷纷惨叫着中弹。

    不过这帮倭寇的战斗意志还是很惊人的,当然也是无奈……他们现在顺流冲锋,逃跑的话就要逆流,那不是送给大明的火炮屠杀吗?

    所以还是得硬着头皮攻,反而活下来的几率会大些。他们坚信只要一接舷,胜负的天平马上就会向他们倾斜了!

    倭寇们嗷嗷叫着继续迫近,铁炮打完一枪,来不及再装填,他们就朝乌尾船射箭、投掷火把。将火把丢上去后,再像丢流星锤一样往船上扔油罐。

    幸好海上保安队的军官……哦不,警官们,都是戚家军的老人,经验十分丰富,提前就做好了防火准备。用湿棉被遮住了容易着火的部位,还在甲板上铺上了防火的沙子。

    所以日本人的拼死一搏,虽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慌乱,但很快就被扑灭了。

    不过在救火过程中,还是有保安队员中箭倒地,出现了伤亡……

    而且救火影响了对敌的火力,倭寇的关船终于靠了上来,他们马上迫不及待的将破破烂烂的楯板放倒,准备当做梯子攀上乌尾船。

    “挡住他们!”负责指挥的枪炮长们目眦欲裂,咆哮着下令大佛郎机继续射击,同时命令陆战队员上刺刀!

    陆战队员们从腰间取下一尺长的刺刀,卡啦卡啦插入枪管中。这是隆庆式的第二大改进,让火枪在近身时,避免了沦为烧火棍的下场。

    日本人开始攀爬楯板,一场白刃战就在眼前了!

    谁知此时,出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在战斗中落在最后的一条乌尾船,忽然张满全帆,全速朝着犬牙交错的双方战舰冲了过来!

    “我操!”

    “纳尼?!”

    海面上,同时响起中日两国语言的惊呼声。

    惊呼声未落,那艘乌尾船拦腰撞在了一条关船上。轰的一声,那艘松杉所造的关船,直接在中段解体。正在往保安队的船上爬的倭寇,下饺子似的落入水面。

    保安队员们的欢呼声中,那艘乌尾船去势不减,又接二连三撞碎了几艘挤在一起的关船,最后撞在另一艘躲避不及的乌尾船上,才停了下来。

    好在大家都够硬,只是甲板上人仰马翻,船体倒也无碍。

    虽然只撞碎了几艘关船,却严重打击了日本人的军心,让保安队员们的士气大振!

    这时候,后阵的五艘武装沙船,也终于从两翼迂回过来。它们虽然没法像乌尾船一样直接撞击,却用猛烈的炮火为遭到围攻的乌尾船队提供有力的支援。

    再次装填完毕的大佛郎机,向挤成一团的关船喷洒着霰弹,让残存的倭寇同样遭到了灭顶之灾。

    大部分关船上的倭寇,已经十不存一了,负责指挥的武士们,只能从桨手中抽调人手进攻了。

    桨手们连足轻都算不上,不过是些打渔种田的农民,方才在船舱里还好。一上甲板,看到血流成海、炼狱一般的惨烈场景,直接就吓得魂飞魄散,还接舷呢?接尿还差不多……

    当然也有冲上甲板的倭寇,手持着明晃晃的日本刀,开始想要大杀四方!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十六世纪地球最强阵、创下冷兵器时代战损比记录、戚继光荣誉出品、童梓功倾情传授的对倭寇宝具——‘鸳鸯阵’……的简化版‘五行阵’。

    没办法啊,船上空间有限,十二个人的鸳鸯阵摆不开啊。只能拆成‘五行阵’凑合一下这样子。

    只见保安队员们五人一组,当先两人一个手持盾牌,一个手持长枪,形成第一道防线。另外两名长枪手紧随其后,还有一名刀盾手殿后,防备有人从身后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