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五十三章 谈妥

第五十三章 谈妥

    岛井宗室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继续一脸恭谨的解释起堺市商人的动机来。

    简单说来,是因为村上水军把持濑户内海,损害了堺市商人的利益。

    濑户内海位于日本三岛中央,是整个日本的内海,在日本古代就是贸易繁荣的地区。而堺市正是这片海域的商业中心,依靠着濑户内海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但这种船只往来频繁,财富集中的地方,在战国的乱世中,自然会产生大量的海贼。而且濑户内海岛屿密集,看似风波平静,实则航路十分复杂,这为海贼们控制航路、做大做强创造了极佳的条件。

    当然,堺市财大气粗,自然会采取招募收买的方式,建立强大的水军来保护自己的航道。可在日本,商人地位低微,即使有钱也无法招募到优秀的将领和武士为他们卖命。因此对付一般的海贼没问题,可要跟那些下海的大名对抗,就力有不逮了。

    比如说,村上水军。

    村上水军因为占据了濑户内海三处要害据点——能岛、因岛和来岛,所以又叫三岛水军,跟打劫大名的三岛倭寇是两码事儿,实力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三岛水军同出村上一族,虽然已经分家百五十年,但一直联系紧密,既各自发展又相互支援。最终渐渐成为西濑户海的霸主。他们在岛屿上设立关卡,向过往船只征收‘帆别钱’,也就是征收船只所装载货物价格的十分之一,但在手头吃紧时,也会随便找个借口,连船带货通通没收。

    所以堺市的商人对村上水军的憎恨完全可以理解,愿意掏两百万两雇请明朝舰队消灭他们,也十分合理。

    而且出这么高的价钱,自然还有结好明朝舰队,在未来将爆发增长的明日贸易中,占据有利位置的想法在——堺市的商贸网络遍及日本三岛,哪怕只做日本国内的进口商,他们也很快就能赚回这两百万两来。

    对此王如龙和马应龙都信了。但赵昊却冷笑起来。

    “公,公子因何发笑?”那岛井宗室被赵公子笑得心里发毛。

    “哈哈哈,我看你很美啊,不仅人长得美,想的也很美。”赵公子大笑两声,俯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岛井宗室道:“本公子就愿意跟出手大方的人交朋友。两百万两,帮你干掉三岛水军没问题!”

    说着他竖起四根大拇指道:“这样吧,你再加两百万两,我帮你再把真锅水军也一锅端掉!”

    真锅水军是濑户内海的另一霸,与村上水军分据海域两端,同样都是堺市的心腹大患。

    “这……”岛井宗室却露出为难的神情,迟疑一下道:“多谢公子的好意,这件事小人回去堺市,就与会合众商议此事。只是这一次,肯定来不及了……”

    “呵呵呵,好吧。”赵昊笑眯眯的点点头,居然痛快答应了。

    虚惊一场的岛井宗室,赶紧当场订立了约书。待到双方签字画押之后,赵公子一掸那白纸黑字的约书,忽然淡淡一笑道:“其实岛井先生不必遮掩,你就是织田信长派来的,又与我又何干?只要钱给的足,谁的生意不是做?”

    赵昊的语气十分温和,就像拉家常一样,岛井宗室闻言却如遭雷击,他万万没想到,赵昊对日本的情况,了解的如掌中观纹一般。竟然连堺市商人新近降服于织田家都知道。

    他明白再遮遮掩掩,只能彻底自绝于对方了。便双膝一软俯身在地,旋即痛哭道:“小人实不敢欺瞒公子,我是信长公派来九州的不假,但与公子接触,并非信长公的意思,而是我堺市商人之自救而已。”

    王如龙和马应龙已经彻底听迷糊了,心说这日本各县长乡长的关系也太复杂了,也不知公子是怎么了若指掌的。

    无它,多玩玩‘信长’和‘太阁’,就什么都知道了。

    赵昊面上依然保持高深莫测的神情,静静听岛井宗室解释起来。

    其实也很简单,堺市在大阪,距离京都也很近,因此素来与幕府将军关系密切。后来三好三人众弑了剑豪将军足利义辉,堺市只好仰赖于三好家。谁知转眼间,织田信长又击退了三好三人众,成功上洛,并逼迫堺市提供军费、服从织田家。

    岛井宗室是活跃在堺市与博多的大商人,为什么会在这场毛利家与大友家的攻防战中,支持相对弱势的大友宗麟?其实是因为织田信长要牵制西国霸主毛利元就,所以命令堺市的商人支援大友家罢了。

    但信长的地位也并不稳固,尤其是他今年颁布了一系列限制将军权力的法令,与幕府将军足利义昭业已交恶。而且三好三人众、石山本愿寺、武田家、毛利家等等豪强势力,也都与织田家敌对。这让堺市商人们十分担忧,会被织田家卷入战争中,从而毁掉辛苦得来的一切。

    岛井宗室正是抱着这种,既能讨好到织田信长,又可以为堺市拉到一位奥援的心态,急匆匆赶来臼杵城,与明朝舰队接触的。

    他的如意算盘是,只要能与明朝人搭上关系,成为他们在日本最重要的分销商,明朝人一定不会坐视堺市卷入战争,以免影响正常贸易的。有了强大的明朝舰队做背书,不管信长公是输是赢,不管京都谁主浮沉,堺市都可以继续中立下去。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能与明朝人达成联盟,也可以扫除村上水军,让濑户内海彻底太平。因为这片海域的另一霸真锅水军,已经在信长上洛之后,也归顺了织田家。

    所以赵昊说再加点钱,帮他把真锅家也灭掉时,岛井宗室才会支支吾吾的推脱,因为他们现在算是一家了。

    赵昊也正是由此一试,就知道了岛井的立场。

    这就是为什么不能,跟开了全地图的人对局一个道理,你什么手段都瞒不住他啊!

    最后赵公子明确的告诉岛井,想得到自己的庇护没问题,关键是能拿出什么诚意来。比如大友宗麟拿出了九州对外贸易的独占权,还有一年一百万两的军费。那堺市又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呢?

    这显然不是岛井能回答的问题,他得回去跟堺会合众禀报,然后民主决策出个章程来。

    当然,两百万两消灭三岛水军的约定,依然还作数。

    这时赵公子端茶送客,岛井赶忙敬畏的行礼告退。大友宗麟也跟着一起告辞,却听赵公子幽幽说道:“既然有人愿意出大头,这次便宜你了,打个对折五十万两,这下总不会再哭穷了吧?”

    “嗨,不会了。”五十万两的矢钱,也要了大友宗麟的亲命,明明肉疼的要死,还得千恩万谢的下去。

    这以后紧巴巴的,还怎么讨好人妻啊?

    ~~

    打发走了一干日本人,看时间不早,赵昊便在王如龙和马应龙的陪同下,准备去大会议室参加最后一次作战会议。

    出来舱室,便看见两名传教士在那里探头探脑。

    “公子,赵公子,我们能谈谈吗?”一看到他,柯艾略神父高声道。

    “公子要参加会议,你们还是改日吧。”马秘书公事公办道。

    “赵公子,我们就说几句话!”柯艾略却不放弃。

    “让他过来吧。”赵昊站住脚,让护卫放两人上前道:“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公子,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柯艾略一咬牙道:“我和路易斯神父商量过后,觉得原则上可以建议澳门方面,接受日后到琉球贸易的条件。”说着他看一眼赵昊,饱含期冀道:“如果公子可以成为切支丹教会在东方的保护人,我们可以说服葡萄牙帝国止步琉球,不再北上。”

    “这是要让我受洗的意思吗?”赵昊看着这个想桃子的神父问道:“那么抱歉了,我的信仰让我不能无法改信。我相信神父也不愿意接受一个,对信仰如此草率的人,加入切支丹教吧?”

    柯艾略神父心说,不,我愿意。只要你能帮我们传教,才不管你是真信主,还是信真主呢。

    “保护人不一定要受洗,比如大友宗麟阁下,就是我们教会在九州的保护人,他依然还保有自己的信仰。”柯艾略神父只好退而求其次道:“当然,要是公子愿意追随天主就更好了,那样我们甚至可以帮公子的船队,打通与欧洲和美洲的贸易航线。”

    “这样啊。”赵公子露出了热切的神情,似乎神父开出的条件让他很心动。

    装模作样寻思片刻,他便一脸郑重的向柯艾略神父伸出手道:“好的,我愿意当这个庇护人。”

    “感谢上帝!”这下可把两个神父高兴坏了,柯艾略马上紧紧握住赵公子的手,使劲摇晃了几下,还亲吻了他的手背。“公子放心,一下船我就写信给澳门的多明戈总督,保证事情不会被捅到马六甲去,让双方可以亲善一家!”

    “那太好了,我很期待。”赵昊强忍着恶心笑道:“神父也请放心,我们会善待平托上校一行,让他们得到最好的待遇的。”

    “赞美主,相信公子。”柯艾略神父便带着他的手下,高兴的鞠躬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