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莲台仙会

第一百六十七章 莲台仙会

    “后天,这么急,安排的过来吗?”赵昊闻言微微吃惊,旋即明白过来,人家早就安排好了,只是不能先斩后奏,才会跟自己报备一声而已。

    “不准备周全怎么敢跟公子禀报?”齐景云多会说话啊。

    “哦,那有多少女史愿意来呢?”赵昊饶有兴趣问道。

    “报名的有近千人哩。”齐景云略有些得意道。

    “哇,这么多人?”赵昊张大嘴巴。

    “教坊司历两百年,乐户早已过万。”齐景云解释道:“何况金陵女史苦曲中旧院久矣,总是只捧当红的那几位,其余人任你如何出色,不成花魁,都没机会出头。这次我们能另立新局,她们自然求之不得,应者云集了。”

    “那你出力也不少啊。”赵昊不禁赞叹道:“上千女史,啧啧,这阵仗可够大的。”

    “主要还是红楼诗社的同好们一起出力。这次莲台仙会是由我们和红楼诗社联合主办的,尤其雪浪社长是出了大力的,半数以上的女史都是他找来的。”

    “莲台仙会?雪浪?”赵昊不由一呆,上个月那骚和尚就辞去了华藏寺的主持之位,说回南京一趟处理些重要事务就去耽罗岛。

    没想到这浪和尚所谓的‘要事’,就是这个?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他可是秦淮女史之友啊……

    “是啊,这是雪浪法师起的名字。金陵号称仙都,届时我们在芙蓉池中扎一水台,于台上品评女史,可不就就是莲台仙会吗?”齐景云笑道:“雪浪法师还会亲自担任莲台仙会的主持呢,并邀请了江南名士、陪都仕宦、还有新科的举子共九十九位花榜考官。万事开头难,要是没有法师出力,仅凭奴家可办不起此等盛事。”

    赵公子摸了摸鼻子,和尚主持妓女选美大赛,读书人争相做评判,这大明果然吃枣药丸啊。

    而且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只要跟这和尚搭上关系的,准没好事。

    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能打退堂鼓,便岔开话题问道:“一千参赛佳丽,后天能品评过来吗?”

    “肯定是不行的。不得已,明日要先由花榜考官们进行初选,只有通过初选的九九八十一位女史,方能出现在后日的莲台仙会上。”齐景云向他介绍规则道:

    “后日莲台仙会上,就不只是花榜考官们说了算了。但凡与会者,都可以购买金花献给自己支持的女史,以得花多寡来评定座次,童叟无欺。”

    “好家伙。”赵公子倒吸口冷气,果然他喵的果然同一个中国,同一个德性。到哪里都免不了要刷火箭……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套规则还算基本合理。先由专家评审团,从一千名报名佳丽中,海选出八十一名色艺上佳者,保证了选美的基本质量;进入终选阶段,再引入大众评审,增加了排名的公信力,主办方还能大赚一笔,完美。

    ~~

    夜半三更,花船停靠玉林河畔。

    顾宪成才两脚发软的从那妓家处脱身,书童忙上前扶住他。

    他弟弟顾允成都快等疯了,从旁埋怨道:“哥,怎么这么久?”

    “没办法,谁让干的时间太长呢……我说的是衣服。”顾宪成拍了拍十七岁的弟弟的肩膀,回味无穷道:“要不是挂着你,我能明早再下船。”

    “你就吹吧,我看那船晃了没几下就不动弹了。”顾允成却不给他面子道:“他们都说你就是咱们家乡最有名的船——无锡快!”

    “别瞎说,你小小年纪懂什么?我那是节约出时间来好用功的。”顾宪成瞪他一眼,扶着书童的肩膀往客栈走。

    “对了,说起用功来了。”顾允成从怀里掏出个函件,递给顾宪成道:“今天那位叫齐大家下楼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赵公子。他还让人送了份帖子,邀请我们明年去玉峰书院读书呢。”

    如今玉峰书院绝对是江南第一书院了,能接到赵公子亲自送来的邀请函,顾允成激动的夜不能寐,不然也不会大半夜在这儿等他哥哥完事儿。

    “哦,还有这好事儿?”顾宪成不由大喜过望,他虽自幼被称为神童,可南直隶读书人太多太猛太卷了,这次落榜害得他信心全无。玉峰书院的大名现今如雷贯耳,他也想去深造一番,再战科场。

    可来年报名的人肯定超多,自己不一定能挤进去。正愁着没法儿呢,没想到机缘就来了。

    他赶紧接过函件,就着书童手里的灯笼展开一看,果然是一份入学邀请函,上头赫然写着自己和弟弟的大名。

    “没想到那竟是大名鼎鼎的赵公子,怪不得齐大家会下楼相迎。”顾宪成不禁感慨一声,便自夸道:“更没想到,为兄居然也名气不小了,连赵公子都知道,还知道我有你这么个弟弟……”

    落第的苦恼顿时一扫而光,他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

    要是他知道,赵公子只是想就近观察一下,他兄弟俩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如果无可救药,就会送他们去西山挖煤,不知还会不会如此欢呼雀跃……

    ~~

    翌日小仓山下果然热闹非凡。赵公子站在留云山居的玻璃阳台中,一边看着芙蓉池畔佳丽云集、莺莺燕燕的场面,一边问怀中的巧巧道:

    “你们那个连理公司,有什么红线没有?”

    “不知道。”可怜的巧巧被他摩挲的意乱情迷,说话都不成句了。“知道,也不能说……”

    “到底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赵公子专拣软柿子捏道:“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恐行差踏错,招来横祸呢……”

    “只要你不在外头……拈花惹草……连理公司就跟不存在一样呢。”巧巧面色嫣红,轻咬朱唇道。

    “那倘若我要是犯规了,会有什么惩罚呢?”赵公子低眉信手续续弹,轻拢慢捻抹复挑。

    “不会,我们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呦……呀……”巧巧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最多只会一起难过,一起伤心而已……”说着她面色潮红的按住他的手,瘫在他怀里站立不稳。

    ‘这还而已……’赵公子暗暗郁闷,最怕这种无形的铁幕,让人有力使不出,百炼钢也化成绕指柔。他便道:“我明天去参加莲台仙会,应该不打紧吧。”

    “你做什么……谁还敢管不成?”巧巧终于还是心软了,透露给赵昊一点信息道:“我们……论心不论迹的……”

    “哦,这样啊。”赵公子松了口气,看来可以放心的参加了。

    便不再说话,和巧巧专心享受这难得秋日私情。

    眼见要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了,忽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巧巧刹那间神魂归位,才想起现在还是大白天呢,忙嘤咛一声,挣脱赵昊的怀抱,倏地躲进内间去了。

    “什么事?”赵公子不爽的问道。

    “公子,常科长有要事求见。”马湘兰的声音响起。

    “进来。”赵昊没好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马湘兰便领着保卫处总务科长常凯澈走了进来。看到赵昊那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马湘兰不由恍然,没想到巧巧这么个老实人,也敢白日里偷吃。

    马秘书便给赵公子倒了碗败火的菊花茶,在他耳边轻声解释说,按照纪律条例,负责情报传递的总务科长求见公子时,哪怕她也是不能阻拦的。

    言外之意,奴家不是故意破坏你的好事的。要是还生气,大不了赔你一晚就是……

    赵昊这才神色稍霁,看一眼那常凯澈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心急火燎的?”

    常凯澈身材胖大,相貌普通,但一双滴溜溜转的小眼睛十分有神。他是老爷子培养起来的休宁本乡人,政治可靠,能力过人,而且血脂过高……是赵公子喜欢的男款。

    他忙从腋下文件夹里,取出一份密信,双手呈给马秘书道:

    “接到京城飞鸽传书,张相公请公子务必半月之内进京。”

    南北二京相隔两千里呢,就是坐船半个月也很紧的,所以他得第一时间通知赵昊,以免因为自己的原因耽搁。

    当然,也有趁机在公子面前露露脸的心思。只是没想到,却坏了公子的兴致……

    赵昊闻报吓了一跳,心说亲亲抱抱不会怀孕吧?他赶紧回溯了一下和小竹子在一起的日日夜夜,确定没有出人命的可能,这才松口气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常凯澈忙将另一份密报奉上道:“京城大乱了。”

    赵昊接过来一看,原来历史的车轮已经转动到俺答封贡了。

    高拱这次是石头扔进茅坑里,激起民愤了。消停经年的汪汪队再次对他狂吠起来,甚至就连他的学生,嘉靖四十四年进士,监察御史叶梦熊都以俺答汗多年滋扰边疆、杀掠无数为由,上疏反对受降封贡。

    在大明官场上,门生公然反对座主,是十分罕见的事情。固然门生要被唾弃,座主却也同样不好过。

    因为这意味着连你的门生都反对你,可见你错的有多离谱了?还有什么人会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