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赵立本出山

第一百五十七章 赵立本出山

    已是深秋,肇庆总督府中金桂飘香,菊花满地。

    昨天刚下过雨,天气难得没那么热了,总督府后宅豪奢的客厅更是八面来风,林弘仲却不断用帕子擦拭额头,还不时伸直了脖子向屏风后张望。

    他是今天一早赶到的。本来从澳门可以坐船沿江而上,舒舒服服的来肇庆。但他为了赶时间骑了一夜的马,养尊处优的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因为林馆主都快急死了。这阵子一直坏消息不断,先是林道乾让人捎话来说,江南集团的舰队已经南下,自己命部下迎击,无奈技不如人,败下阵来。眼下对方驻扎在南澳岛,随时可能进攻下尾。

    这让林弘仲和澳门的葡萄牙人无比震惊,他们原本以为,赵昊在吃下琉球后,怎么也得消耗个一两年才能南下。没想到赵公子不光消化能力强,胃口也好的出奇,居然马不停蹄就南下闽粤了。

    好在自从得知赵昊攻下琉球后,葡萄牙人就开始了积极备战——在失去日本的贸易港后,那霸港就变得无比重要,他们必须拿出不惜一战的姿态,以捍卫在东亚海域的航行和贸易自由。

    紧接着是巡抚衙门这边,林中丞鉴于珠江口外海盗云集,恐将酿成大乱,决定火速调前段时间大出风头的林道乾移驻屯门,以防海盗进入珠江口,侵略省城周边。

    林弘仲通过在巡抚衙门的眼线,第一时间就得知这个噩耗。对于一直在积极谋取屯门岛的五羊通商馆来说,这不啻一记晴天霹雳。

    原本林弘仲是打算通过腾笼换鸟,将目前在澳门以葡萄牙人为主导的状况,到屯门后悄然改变为以五羊通商馆为主导。那样无论从舆论压力,商业环境,还是与葡萄牙人的利益分配上,都对他大有裨益。

    毕竟在这个极度骄傲的大明朝,一个二鬼子的大帽子扣上来,他就永远比别人矮一头。

    谁知自己下血本谋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居然被林道乾摘了桃子!

    林弘仲闻讯后,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上月去下尾时,林道乾之所以态度暧昧,是因为他已经搭上了广东巡抚这条线!

    虽然林弘仲想拉拢林道乾联手对付江南集团,但屯门才是最要的。倘若让林道乾占据了那里,和澳门隔珠江口而望的话,非但自己的谋划全泡汤,和佛郎机人现有的买卖也会大受影响。

    所以他闻讯彻底坐不住了,连夜赶来肇庆求见殷部堂,希望这位拿了干股的大靠山,能阻止这些事情发生。

    然而久等不见总督大人的影子,让他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浓重。

    不知等了多久,他终于听到脚步声,赶紧起立相迎。刚要一个头磕到地上,却见走出来的不是殷正茂,而是其幕僚金师爷。

    “啊,是玉昆兄啊。”林弘仲赶紧掩饰住失望,堆起满脸笑容道:“有些日子没见了,别来无恙啊?”

    “林馆主久违了。”金师爷戴着一副玳瑁眼镜,两只眼藏在厚厚的镜片后,也藏住了目光中的讯息。

    他和林弘仲落座后,便直接了当道:“林馆主今天是来求见部堂的吧?不巧,部堂陪贵客出游了。”

    “哦?”林弘仲微微吃惊道:“敢问是哪位贵客?能有这等天大的面子?”

    “呵呵……”金师爷揶揄一笑,并不作答。

    “瞧我这记性。”林弘仲一拍脑门,从袖中掏出份礼单道:“又到了批外洋的稀罕玩意儿,已经捡了几样精致好玩的送到玉昆兄宅中了。”

    金师爷接过来,打开那份礼单打量一眼,见上头除了西洋自鸣钟,玻璃镜和各式南洋宝石香料之外,还有缅铃这种自己找了许久的宝贝。

    “听说这售到中国的太极丸,以假货居多,不知该如何分辨?”金师爷便只问这一样。

    缅铃在体面人嘴里叫‘太极丸’,素来为官员间馈赠之佳品,甚至公然见之笺牍。正因为士大夫需求量大,所以假货充斥市面。

    金师爷似乎就上过当,他似乎很懂行道:“听说缅甸男子将其嵌之于势,以佐雄风。惟杀缅夷时活取之,方能保真……”

    “玉昆兄放心,绝对保真。”林弘仲拍着胸脯道:“就是佛郎机人割下缅夷那话儿活取的!”

    “他们还真做这种事?”金师爷吃惊道。

    “蛮夷嘛,当然怎么赚钱怎么来。他们还猎奴贩奴呢,割个鸡鸡算什么?”林弘仲满不在乎的比划个猴子偷桃的手势道:“现在他们一看到南洋土著,就先掏裆探宝……”

    金师爷只觉裆下一凉,和他嗤嗤笑起来。

    笑罢,他方轻声对林弘仲道:“是部堂的同乡老前辈,曾任南京户部右侍郎的赵立本赵老大人。”

    “哦?”林弘仲登时警觉起来道:“是潮州赵司马的父亲?”

    “正是。”金师爷点点头道:“部堂是徽州府歙县人,赵老大人是休宁人,两个县是邻县。赵老大人大部堂一轮,和部堂的先考还有故交,是以部堂以长辈相待,陪他去游七星岩了。”

    “但部堂不是高阁老线上的,和赵老大人不对付吗?”林弘仲嘴巴发苦。

    “不对付的是高阁老,又不是部堂。”金师爷淡淡道:“到了部堂这个层级,还没这点儿自由吗?”

    “这样啊……”林弘仲沉重的点下头,他一直以为,赵家是走巡抚路线的。按照他的见识,这大腿当然只能抱一根了。尤其是两根大腿间还不对付,想要左右逢源只有死路一条。

    可赵家人竟然能同时抱两根大腿?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那老弟要不明日再来?”金师爷报答了对方,便起身欲走。“等部堂回来,我帮你预约。”

    “我在这儿等部堂回来……”林弘仲缓缓摇头,露出一抹狠色。他纵横江湖多年,信奉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自己已经孝敬了殷总督那么多,这事儿他必须给自己办!

    “那你等着吧。”金师爷面现不悦之色,语气转硬道:“学生还有公务,就不奉陪了。”

    “玉昆兄请便。”林弘仲忙起身相送,心说你有个屁公务,不就是急着回去试试勉子铃吗?

    ~~

    七星岩位于肇庆城北。在碧波如镜的湖面上,七座嶙峋的岩峰排列如北斗七星。峰林、湖泊融为一体,美得令人窒息,号称岭南第一奇观,素来游客如织。

    然而今日难得的大好天气,偌大的湖面上却一片安静,往常星罗棋布的画舫游船,全都不见了。

    这是因为总督大人要在这里招待贵客,便命肇庆知府提前清场了。

    是以此刻湖面上,除了那些负责警戒的快船外,只有一艘豪华的双层画舫,在那里独享山水。

    此时画舫中丝竹悠悠,那是殷总督自己养的乐妓在弹奏助兴。

    身着锦袍的殷总督和妻子庄氏正在二层舱外的平台上,宴请远道而来的赵立本和叶氏。

    到处游山玩水一年多,老爷子非但未见疲态,反倒还越来越年轻了……

    这一点不奇怪,你旅游会累是因为你那是穷游。而赵老爷子是富游,而且是特别富那种。

    他和叶氏随行的奴仆护卫超过四百人,这还是精简了之后的人数。两人到各地还会向地方官绅馈赠礼物,向商人购买牲口补给,还会雇请大量当地百姓当向导、脚夫……这一年多仅这些旅游相关的花销就超过二十万两。

    所以他登黄山的光明顶、天都峰,爬衡山的祝融峰、回雁峰……都是坐在滑竿上,被人硬生生抬上去的,换你也不会累。

    当然,老爷子不是被抬着游完全程的,他也走了不少路。比如风景好,路又好的地方,总是要自己走走才够味嘛。因此也算锻炼到了……加上这一年没怎么开狂欢趴体,身体状态当然很好。

    叶氏也是,在爱情的滋润下,看上去又年轻了几岁,还真有些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意思,看得跟她差不多大的庄氏好生羡慕,非要向她讨教养颜秘方。

    庄氏也是歙县人,跟叶氏还沾点儿远亲。在这遥远的南国,这点儿亲情也被无限放大,两人好得就像自家姑婆一样。

    这时酒席也吃完了,下人换上茶水果盘。庄氏便命在室内开一桌茶点,拉着叶氏进去,单独聊些女人的私密话题……

    赵立本和殷正茂也可以聊些男人的私密话题了……

    “这肇庆真是一方宝地啊,山水之美不亚于桂林。”赵立本戴着大墨镜,躺在竹椅上惬意的抽着雪茄。

    因为林弘仲的孝敬,殷正茂也染上了抽烟的嗜好,不过他抽的是水烟。饭后抽两口,巴适滴很。

    “自古有云,‘不乘舟游湖,不知湖光之胜,枉来星岩。’”殷正茂也舒坦的躺在竹椅上,吧嗒吧嗒抽两口道:“不过比起世叔神仙眷侣,遨游江湖看到的无穷美景,肯定差远了。”

    “我神州大地,大好山水,确实值得一游。”赵立本笑道:“不过你官运亨通,十年二十年都没这个自由喽。”

    “嘿,还不知道哪天就被撤职查办了呢。”殷正茂半真半假的自嘲道:“世叔久不在官场,可能不知道,弹劾我的弹章,堆起来怕是比我都高了。他们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留一半’!”

    “是吗?”赵立本闻言愤慨道:“一群只知道叫嚣的恶犬,根本不知道在这大明朝当家作主有多难。规规矩矩的什么也办不成!”

    ps.今天受到了超级巨大的伤害,看完进巨139话整个人都不好了。作为一个巨人粉和作家,我一直很推崇谏山老贼的创作手法。前些年投入大量精力研究学习这部作品,结果……哎,也让我警醒,绝对不给读者喂屎!下一章还没写呢……擦!别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