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目标,南澳岛!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目标,南澳岛!

    等林弘仲说完,多明戈咽口唾沫道:“我们花了那么多钱,结交了那么多朋友,难道就没人能保护我们吗?”

    “这就是他们的阴毒之处,先从上头瓦解了我们的靠山,然后才在下面搞小动作。”林弘仲叹了口气道:“总之别想了。现在事情已经彻底闹大,谁替我们说话谁就是卖国贼,老百姓会往他家院子里扔大便的!”

    “上帝啊,我们是冤枉的!”多明戈愤懑大吼。

    “上帝管不着大明朝,你叫破喉咙也没用!”林弘仲皱眉道:“总之大明自有国情在此,现在非但没人会帮我们说话,人人还争着落井下石,咱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糟!”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难道就没有补救的办法了吗?”多明戈憋闷道。

    “有,我一进来就说了。”林弘仲又给他倒了一杯葡萄酒。

    “你是说开战?”多明戈盯着烛光中血红夺目的酒液,嘶声道:“和江南集团?”

    “当然了,难道要跟官府打不成?”林弘仲点点头,轻轻摇晃着高脚杯中的酒液道:“回来路上我想清楚了,现在总督巡抚都站在对面,我们一味示弱收买,都很难达到效果了。那么就只有展示我们的力量了!”

    “其实关键还是总督大人,他是丞相大人跟前最炙手可热的大将,只要他能回心转意,官场那帮墙头草就会,就会重新倒向我们的!”说着他站起身来,咬牙齿去道:

    “总督大人的需求我很清楚,一个是钱,很多很多钱;另一个就是要对他有用。所以那老棺材瓤子肯定是一面重金贿赂,一面吹嘘他孙子的舰队如何如何强大,不在我们之下!”

    “不可能,他们三年前才组建,是靠着仿制我们的船,才开始建造盖伦船的。”多明戈轻蔑道:“而且是三艘不伦不类的小型盖伦船。其实就是造出大一倍的盖伦船又怎样?海军是个高度依赖积累的兵种,我们葡萄牙帝国战无不胜的皇家海军,自恩里克王子殿下奠基以来,已经传承了一百五十年,这才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就连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都数次惨败在我们脚下。那‘赵公子’三年就想赶上我们一百五十年?简直是天方夜谭!”

    说着又恨恨补充一句道:“就算有平托那个叛徒帮忙,他们也休想在一百年之内,与我们伟大的皇家海军抗衡!”

    “说得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林弘仲语气有些激动,与有荣焉道:“但那些明国官员自大成性,他们不愿接受自己国家有任何地方落后于外国。这才是那殷总督轻易相信赵家人的深层原因——他们总是觉得自己人更强!”

    说着他向多明戈举杯道:“所以你要证明给殷总督看,他是错的!那赵公子的船队再大,他也是不堪一击的纸老虎!这次之后殷总督就会彻底认清,郑和之后再无郑和,大明在海上已经彻底变成弱者了,要想保持广东沿海太平,就只有跟我们合作一途!”

    “说得好!”多明戈也被他调动起情绪,起身与他清脆碰杯道:“我本来还在犹豫,到底是现在跟他们决战,还是等到明年再说。现在我决定不等了,就靠手头的力量,把江南舰队撕个粉碎!”

    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阿方索少校,闻言面色微变。

    去年秋天,作为停战协议的一部分,他得以获释回到了澳门。

    按照欧洲的传统,被俘的贵族军官获释后,依然可以继续领兵,并不会被追究罪责。但葡萄牙海军情况略有不同,一是他们战绩辉煌,百战百胜。二是他们人口太少,所有战舰和水兵都很珍贵。所以从荣誉和现实角度,葡萄牙人都很痛恨失败。他们唾弃为皇家海军带来失败者,甚至会审判负主要责任的军官。

    所以平托上校才会吓得不敢回来。

    阿方索少校尽管得以继续担任东方美人号的舰长,但他对被俘经历讳莫如深,在给司令官阁下的汇报中,也只说是因为天气和平托上校太过大意,让舰队处于失去动力的状态,眼睁睁看着明国人的火攻船包围了果阿公爵号和东方美人号。

    为了避免澳门舰队的两大主力,被如此稀里糊涂的烧毁,平托上校选择了投降……

    既然一切都是偶然,当然要回避掉失败的必然因素。所以他完全没有提及江南集团舰队猛烈的炮火,和训练有素的军队,以及那恐怖的生产能力。

    他更不敢提,东方美人号是被人家拆开过又装起来的……

    现在听到司令官阁下要提前开战,他当然会感到一阵恐惧了。

    堂堂皇家海军,居然会想起对方就害怕……可见当初海警舰队给这位年青的贵族军官,带来了多大的打击。

    “阁下,您不是更倾向于,等地中海决战分出胜负再说吗?”阿方索忍不住出声道。这其实是他极力主张的,才几度让多明戈忍住了向江南集团复仇的冲动。

    “那是建立在澳门安好的前提下。”多明戈少将冷声道:“但现在,我们的敌人要把我们的东方之珠夺回去。如果失去了澳门,我们在远东半个多世纪的努力,都要化为泡影了。这是印度的副王殿下都无法向国王陛下交代的!所以我们必须立即为保卫她奋起反击。这不是二选一,而是只有一战,明白了吗少校!”

    “但我们还在停战期内……”阿方索又硬着头皮道:“贸然撕毁协定,是违背契约精神!”

    “哦,我的小阿方索。契约精神是天主信徒在主的见证下缔约,所以才不能违背。”多明戈却不在乎道:“刚才杰弗瑞也说了,远东还不是上帝的地盘,自然就没有主的见证。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一切都是为了传播主的荣光!所以主不在乎,我们和异教徒之间到底有什么协议的,一切皆由我们的需要而定。”

    阿方索有些不敢苟同,刚要在说什么,多明戈却盯着他,严厉道:“少校,我早看出来了,你的勇气已经不复存在了。如果你不愿意继续担任东方美人号的舰长,我可以送你回国!”

    “不,将军,我早已经以家族的名义发誓,为陛下战斗到最后一刻了,请不要怀疑我的勇气。”阿方索赶紧改口,要是被临战送回去,自己的家族都会蒙羞,在里斯本彻底抬不起的。

    “哈哈哈,我就知道,历史悠久的德美洛家族,怎么会出懦夫呢?”多明戈这才露出笑容,拍了拍阿方索的肩膀道:“放心,小阿方索,我向你美丽的姨妈发过誓,会平安带你回去的。”

    “我更愿意被将军带回去的是勇敢和荣誉。”阿方索说着套话,心情却糟透了。

    “好了,今晚回去好好睡个觉,明天开始出征准备!”多明戈沉声道:“三天后拔锚,出征南澳岛!”

    “是,将军!”阿方索大声应下。

    ~~

    虽说之前没拿定主意何时开战,但多明戈的战备工作一直没拉下。

    戒备森严的码头上,四艘大帆船,八艘卡尔维拉帆船,包括十条老闸船在内的二十艘中国帆船改造而来的炮船,都已经完成了出发前的准备,三天内完成补给,水手各就各位。

    存亡之秋,多明戈也再不吝惜自己的家底,打开了卜加劳铸炮场的军火库,让挑选出来的,战斗力较强、关系比较密切的海盗舰队,开到澳门来接受武装。

    这其中,五羊通商馆的武装船队自然得到重点武装,超过一半的枪炮弹药都给了他们。在多明戈看来,至少他们经常接受葡萄牙舰队的护航,配合起来还算默契,水手也算训练有素,是可以信赖的友军。

    至于其它被武装的海主,则是用来拖住敌人的龙套。

    而那些连一杆枪、一门炮都捞不着的海主船队,纯属先期用来消耗的炮灰。

    澳门城内,除了大明人之外,几乎所有的男人都被武装起来,不光葡萄牙人,还包括来澳门谋生的西班牙人、英国人和尼德兰人,全都分到了火绳枪,被命令上船作战。

    那些南洋土著、非洲奴隶更是全都被征发上船,负责划桨手,搬运工等体力劳动。将原先的水手和桨手解放出来,让他们也站上甲板,成为作战力量。

    在他的极限操作之下,三天后,澳门舰队的兵力达到了将近一万人——由一千三百名葡萄牙人,八百名欧洲志愿者,三千安南雇佣兵,两千土著水手,两千五百名非洲奴隶组成!

    这就是海战带来的好处,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只有拼命赢得胜利才能活下去。所以葡萄牙人才能以极少的本国军人带领数倍的杂牌仆从军,还保持相当的战斗力,让奥斯曼人都得吃瘪。

    舰队开拔那天,全城的都到女红毛、小红毛还有老红毛,为保卫‘家园’的勇士送行。

    在出发前一天,他们收到了广东海道副使的公函,以无视王法、包庇罪犯,枪击无辜百姓等罪名,取消之前双方缔结的一切协议,并勒令他们在年底前离开澳门,不许再踏入的领土!

    其实这封信是林弘仲让人伪造的,这么重大的事情,哪能那么快就决策下来。那还是大明的官府吗?

    但毋庸置疑,这封信激起了所有葡萄牙人乃至欧洲人的同仇敌忾之心,他们发誓要碾碎江南舰队,让该死的明朝大官把说出来的话收回去!

    “为了生存,出发!”随着司令官的一声令下,庞大的舰队带着家人的祝福,和主的荣光,缓缓驶离了澳门。

    目标,南澳岛!

    ps.三更奉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