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第九百零九章 圣女的抉择

第九百零九章 圣女的抉择

    白嘉草的脸“腾”一下红了起来。

    “我,那天心情不太好,因为哥哥的事情,偏偏那几个混蛋还来招惹我……”

    她怪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天生神力,比较擅长打架而已。”

    “不要妄自菲薄。”

    吕丝雅眼底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深深凝视着白嘉草道,“那些有眼无珠的家伙,都把你当成一个只会打架的赳赳武夫,但在姐姐我的眼里,你却是一块潜力无穷的璞玉,在你的体内蕴藏着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力量,倘若你能将这股力量完全释放出来,搞不好,比你哥更加强大!

    “更何况,没人天生就会洞察人心,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运用天文数字的资源,去改变整片天地。

    “虽然我也还在摸索和学习,但一个人在漫漫征途上独行,未免太孤单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如,我教你?”

    “哎?”

    白嘉草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尖道,“除了打打杀杀之外的事情,我能学会吗?”

    吕丝雅哑然失笑。

    “当然可以了,你可是堂堂‘小魔女’啊!”

    她凑过来,在白嘉草的肩膀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微笑道,“小草,我能感觉到,你我是同一类人,我能办到的事情,你也一定能办到,说不定,办得比我更加出色呢!”

    白嘉草从耳根一直红到了脸颊,结结巴巴道:“我,我可不敢想象,自己能超过丝雅姐姐,不过,我的确很佩服你,感觉有很多东西可以向你学习。

    “别的不说,光是‘女王蜂’这个外号,就很霸气,很威风,很厉害啊!”

    “那就这么轻松愉快地决定了。”

    吕丝雅说,“回去之后,我好好琢磨一下,该给你安排哪些课程,就算调查局的工作再累再忙,我也争取每天抽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帮你尽快成长起来,你也尽量抽出时间啊!”

    “没问题,我正愁大学里的武道课程太简单,根本吃不饱呢!”

    白嘉草兴奋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又郑重其事地向吕丝雅保证,“丝雅姐姐,你放心,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但我一定会付出十二万分地努力,用心去学的。

    “我一定要快快变强,快快成长起来,挑起家里还有企业的重担。

    “等我哥回来,看到井井有条、焕然一新的一切,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没错。”

    吕丝雅看着前方怒涛汹涌的“杀虎峡”和“断头台”,笑容愈发浓烈,“等你哥回来,看到我们这么和谐、亲密,又看到超星资源被我们齐心协力、做大做强,再看到你的成长,他一定会……万分惊喜的。”

    ……

    当女王蜂和小魔女展开对话的时候。

    搜救队的最后一条船上,同样有一大一小两名穿着救生衣,披着防水斗篷的人,卓立于甲板之上,眺望着气势磅礴,雄奇险峻的“杀虎峡”和“断头台”。

    那就是来自昔日巢城,麻风村的“苏木莲”和“阿吉”。

    两人是解决“巢城之乱”的关键角色。

    并在九死一生的血战中,和孟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最后一次搜救,他们说什么都要亲临现场,寻找孟超的踪迹。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事实上,“阿吉”并不是外表所显示的,不满十岁,发育不良,曾经当过扒手的麻风少年。

    而是初代巢城之主,曾经的龙城至强者之一,“霸刀”金万豪,施展“返老还童”秘法,但实验出错的意外产物。

    知道他秘密身份的原本有两个人。

    孟超和吕丝雅。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

    见头船打出了“返航”的旗号,阿吉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微妙的弧度。

    他强忍喜色,安慰从上船开始,就如雕像般沉默的苏木莲:“木莲姐姐,别太伤心了,虽然这次搜救仍旧一无所获,但我们好歹也没找到孟超哥哥的……尸体。

    “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孟超哥哥还活着,在某个未知的地方,逍遥快活呢?”

    “我知道,孟超还活着。”

    苏木莲又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头船完全掉头,她才转动着如木雕般的眼珠,轻声道,“这就是问题,这就是我一直在担心的问题。”

    “哎?”

    瀑布的轰鸣声实在太大,阿吉没听完整,也没听明白。

    还以为苏木莲伤心欲绝,精神恍惚。

    他只能扶住苏木莲的手臂,防止她从船舷跌下去,小心翼翼问道:“木莲姐姐,你是不是……喜欢孟超哥哥啊?”

    阿吉原本还想说些“如果你真的喜欢孟超哥哥,就更应该为了他而打起精神来,好好活下去”之类没营养的话。

    岂料,苏木莲却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孟超的关系,不涉及到丝毫男女之情。”

    她的目光洞穿“杀虎峡”,朝着云雾后面的地平线不断延伸,话锋一转,“不过,对我而言,孟超的确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而这次的事情,也像是一枚重磅炸弹,炸碎了笼罩在我心灵上面的铜墙铁壁,让我无法再逃避,只能直面……最真实的自己。

    “阿吉,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阿吉被她搞糊涂了。

    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温柔,善良,无私,富有同情心,大爱无疆,愿意为了无亲无故的陌生人,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简直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样!”

    苏木莲哑然失笑。

    笑出眼泪。

    “人小鬼大,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

    她捏了捏阿吉的脸颊。

    随后,紧紧抓住船舷上的栏杆。

    力量之大,像是要拧断钢管。

    “是啊,很多人都像你这么想,不但叫我‘小神医’,甚至称呼我是‘圣女’什么的,但只有我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你们说的这样。”

    苏木莲喃喃自语道,“和你们的溢美之词不同,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苏木莲,其实是一个胆小怕事,懦弱无能,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自私鬼。

    “明明知道大难临头,却只懂得明哲保身。

    “明明可以尝试着去改变和阻止,却又害怕自己的力量太弱,不知从何下手。

    “想要强迫自己无视这一切,却又被负罪感折磨得夜不能寐,只能不断将别人的病痛转移到自己身上,用非人的痛楚,让自己的良心稍稍好受一点。

    “然而,这不还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吗?

    “就算能将所有人的伤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又有什么用,我根本没有真正拯救过哪怕一个人,甚至,我的所作所为,只会令大家遭受更加惨烈,更加漫长,更加绝望的痛苦而已!”

    她的声音非常微弱。

    阿吉实在听不懂她究竟在说什么。

    只是感觉她的脸色,难看得吓人。

    “木莲姐姐,你没事吧?”

    他忧心忡忡,琢磨着是否应该叫人来帮忙。

    “我没事。”

    苏木莲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流露出和片刻之前,截然不同的笑容。

    她像是粉碎并重塑了内心最深处的某些东西。

    “我只是不想再自欺欺人,逃避我应该面对的东西,终于能鼓起勇气,踏上属于我的征途。”

    苏木莲笑道,“也是,哪有什么蝴蝶效应,哪有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改变的东西,哪有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创造的未来?

    “想让汹涌澎湃的赤龙江或者虎怒川改道,一定会牺牲无数人的生命。

    “想让比赤龙江和虎怒川更凶猛百倍的东西改道,就算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很合理。

    “或许,那些命中注定的东西,无论我怎么与之战斗,仍旧在劫难逃。

    “但至少,那么多人都叫我‘小神医’甚至‘圣女’,相信我能拯救大家,我总要有个‘圣女’的样子,阿吉,你说是不是?”

    “……是吧?”

    阿吉皱眉道,“木莲姐姐,你今天究竟怎么了,感觉整个人都怪怪的。”

    “放心,我真的没事,只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而已。”

    苏木莲道,“这些问题,我不能问大人,因为他们一定会觉得非常奇怪;我也不能问普通孩子,因为他们根本回答不出来。

    “倒是你这个小家伙,人小鬼大,在巢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心眼比谁都多,或许,能帮我指点迷津呢?”

    阿吉眼前一亮,摩拳擦掌道:“木莲姐姐想知道什么,阿吉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木莲道:“我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所有人都相信我?”

    阿吉愣了一下,挠头道:“这算什么问题,现在大家就很相信你啊!”

    “我不是说普通程度的相信,而是,无论我说什么荒诞不经的事情,都能让人深信不疑。”

    苏木莲道,“比方说,我说天是红色的,太阳是方的;我说怪兽是吃素的,人是吃人的;我说某个战功卓著的大英雄,其实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而被千夫所指的大坏蛋,才是深谋远虑,忍辱负重的大好人;貌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辉煌文明,会在一夕之间湮灭;貌似不起眼的幼苗,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变成最可怕的敌人——这些荒谬绝伦的话,只要是我开口,全体龙城人都会深信不疑。

    “有办法,实现这种程度的‘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