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1048 赵高的忠心(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01048 赵高的忠心(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赵高正要将金肆带去给嬴政医治。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

    一个身穿华服,肥头大耳的年轻人跑了进来。

    “赵高,赵高……你果然在这里……”

    “胡亥公子……您怎么来这里了?”赵高连忙行礼。

    “我听说父皇重伤,你说我父皇若是死了,我是不是就能当皇帝了?”

    赵高脸色大变,连忙道:“公子,慎言!”

    同时赵高左右顾盼,幸好这里是金肆住的地方,没有一个下人。

    同时心中埋怨胡亥口无遮拦。

    虽说嬴政宠爱他,可是若是被嬴政听到胡亥的话。

    肯定要将他活剐了。

    “怕什么,这里就一个下人,将他坑杀了便是了。”胡亥从小就缺乏管教,性格极度扭曲,他的府邸里埋满了下人的尸体。

    对他来说,金肆这样的人说杀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即便是当着金肆的面说又如何。

    难道他还能反抗不成?

    赵高低下头,什么话都没说。

    “赵高,去挖个坑。”金肆说道。

    “赵高,他是什么人,居然直呼你本名。”

    赵高满脸为难:“金先生,胡亥公子年少无知,还请您恕罪。”

    “如果你挖坑的话,我只埋了他,可是如果让我挖坑,那我就连你一起埋了。”

    胡亥脸色也变了,左右看了眼,一个下人都没有。

    “你不要乱来,我父皇最是宠爱我,如果你敢……”

    金肆突然伸手抓住胡亥的头发,将他拖拽到湖边,将他的脑袋往水里摁。

    哇——

    金肆重新扯出胡亥的脑袋的时候。

    胡亥满嘴都是淤泥,可是他还叫嚣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将你,还有你全家全都车裂……”

    金肆掏出一把刀子,直接往胡亥的下体挥去。

    “啊……”

    “金先生……你这样……”赵高满脸为难的看着金肆。

    “放心,他是被刺客所伤,我会把他弄成傀儡。”金肆不以为然的说道。

    胡亥惨叫着:“赵高救我,救我啊……好痛,好痛啊……我好痛啊,狗东西,快点救我,快点救我……”

    金肆是真的觉得胡亥他老娘可能是给嬴政戴了帽子。

    嬴政何等的胸怀气魄,斗吕相,杀嫪毒,败尽天下群雄。

    从质子一步步的成为统一天下的君主。

    他的几个儿子也都是才华横溢。

    唯独胡亥,嬴政的优点一个都没遗传。

    这要不是嬴政被戴帽子,金肆敢吞剑自杀。

    金肆一脚将胡亥揣入湖中。

    胡亥在湖面上扑腾两下就沉下去了。

    “金先生,胡亥他……”

    “没死,我在他的身体里动了手脚。”金肆云淡风轻的说道:“走吧,去给我的岳父看看病。”

    赵高看了眼湖面,然后就看到胡亥趴在水里浮上来。

    水流正慢慢的将他推到对岸。

    对面就是景阳宫,是嬴政的后宫。

    如果胡亥的运气好,应该会被景阳宫的宫女发现吧。

    事已至此,赵高也没什么好说的。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还能怎么办。

    责怪金肆?然后朝气蓬勃的自己只剩下朝气。

    所以,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干净。

    不过看到胡亥这惨状,赵高莫名的感到舒坦。

    胡亥真是个没人爱的人。

    别人对他的好,他觉得理所当然。

    他对别人的坏,他同样认为是理所当然。

    虽然赵高表面上是胡亥的老师。

    实际上胡亥对赵高的态度,和对待其他仆人没什么区别,都是当做一条狗。

    可惜他遇上了金肆。

    和金肆比起来,胡亥的坏都有点小儿科。

    这位可是真正的魔王。

    ……

    在嬴政的寝宫外,跪着几个御医。

    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

    在阶梯下面,还有一具被杖毙的尸体。

    赵高回头看向金肆:“金先生,您稍后,我去通报一声。”

    嬴政的安保原本就很强。

    而今被刺杀之后,更是将数万禁卫军包围着他的整个寝宫。

    在与禁卫军统领通报后,赵高进了寝宫内。

    此刻的嬴政正闭目眼神,倚靠在床榻上。

    旁边一个御医战战兢兢的为嬴政把脉。

    “奴婢拜见陛下。”

    嬴政微微睁开眼睛,眼中射出一道电芒。

    “赵高,你这乱臣贼子,你还敢来见朕?朕以为你已经逃了。”

    “奴婢罪该万死,可是在陛下治罪之前,请陛下先将身体养好。”赵高跪在地上说道,看起来是声情并茂,真情流露。

    “你的罪暂且记下,待朕伤愈之后再行处置。”

    “陛下,奴婢将金先生带来为您诊治了。”赵高如实说道。

    “金先生?哪……你说的是关在西苑的那个医师?这都多少年了,他还活着?”

    “陛下,荆轲那狗贼歹毒无比,如今宫中御医对您所中之毒束手无策,唯有金先生方能为您解毒,奴婢斗胆,擅作主张请金先生出来。”

    “滚,让他滚,你也给我滚,咳咳……”

    “陛下,不管是杀是剐,奴婢都绝无怨言,可是还请您圣体为先。”赵高苦口婆心的说道。

    “当年那人便说过,有朝一日朕要找他诊治,朕当时就发誓即便是死,也绝不找他,而今你让他出来,将朕颜面置于何地?”

    “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那位金先生虽然性情古怪,可是确有真才实学,再者说,是奴婢求金先生出手的,并非陛下放下颜面。”

    嬴政默默的闭上眼睛。

    赵高知道,嬴政是妥协了。

    或者说他从来不曾坚持过。

    他刚才的那番话,不过是给自己台阶下。

    如果宫里的御医全都束手无策。

    他势必会自己去把金肆叫来。

    颜面再珍贵,也没自己的性命珍贵。

    嬴政比任何人都要珍稀自己的生命。

    “罢了,去将他叫进来吧。”嬴政淡淡的说道。

    不多时,金肆就被叫进来了。

    嬴政看到金肆那嘴脸就来气。

    金肆的脸上就好像写着,你看,我当年的话应验了。

    嬴政突然有一种,老子拼着性命不要,也不要你治疗的冲动。

    “哈哈……陛下,记得当年我说过的话吧,嗯,看你的表情,你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