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1106 有什么想法说出来(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01106 有什么想法说出来(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一提起天蚕功,独孤凤就提起精神了。

    毕竟青松是独孤无敌的宿敌。

    独孤无敌和她的母亲不止一次的提起天蚕功。

    不管独孤无敌多骄傲,多狂妄,都难掩对天蚕功的敬畏。

    “其实天蚕功根本就不是武当自己的武功,是偷来的。”

    “你胡说!!”青松立刻大声呵斥道。

    “天蚕功其实是苗人的武功,名为天魔功,你家武当先辈与苗人有交情,所以发现了天魔功,然后偷偷以武当心法进行改头换面,就成了如今的天蚕功。”金肆说道:“而且这天蚕功还保留了天魔功的特性,能吸人内力。”

    “你休得胡说,天蚕功是我武当先辈自创的绝学,不是你三言两语可以污蔑的。”

    “我胡说,你们武当道士闲的没事,跑去研究蚕变过程吗?这天蚕取意结茧化蝶,明显就是苗人那种玩蛊弄虫的流派专属的,你现在声音再大再激动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青松非常恼怒,可是心中却忍不住动摇。

    天蚕功这名字就很不武当。

    而今被金肆一语说破,更让他无法反驳。

    “说起天魔功,这也是上古就流传至今,纯的不能再纯的魔功,坐死忘生,心魔动,魔胎结,你真以为武当心法就能改变天魔功的事实吗?”

    “嗤嗤……原来你们武当口口声声说除魔卫道,居然还偷别人的武功,而且还把魔功当做自己的镇派神功啊,哈哈……”

    独孤凤终于抓住了青松痛脚,肆意嘲讽道。

    青松深吸一口气,自家女儿,不和她计较。

    “而且这天魔功还非常yin邪,专门针对有妇之夫很有一套。”

    “你胡……”

    青松刚要反驳,又被金肆的眼神逼了回来。

    他要是再多说半句,金肆就要说出他和独孤凤的母亲勾搭的事情。

    青松也不免对金肆产生了好奇。

    金肆不但武功奇高,而且还知道这么多秘辛。

    就连独孤凤的身世都了若指掌。

    这让青松怀疑,金肆的背后是不是有一个庞大的组织。

    专门在武林中调查收集各种秘辛。

    过了片刻,山贼回来了。

    带回来了不少吃喝和银两。

    原本山贼还担心数量不够。

    不过金肆压根没数多少钱。

    “先别吃,小心这些贼子下毒。”青松看到金肆拿起一块肉就往嘴里塞。

    立刻出言阻止,这些山贼可比武林中的魔门更狠辣。

    魔门虽然杀人如麻,可是他们并不一定会行事阴险,相反,不少魔门中人都算的上光明磊落的汉子。

    可是这些绿林匪贼就不一样了,什么下作做什么,什么阴险弄什么。

    下毒之类的,更是家常便饭。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有什么毒药是那种吃下去后,非得交pei才能解毒的?就连用手都解决不了。”

    “这世上哪里有这种毒?”

    “是吗?可惜了……”金肆失望的摇了摇头。

    “你之前放走那些山贼到底有什么目的?你知不知道此举会让我们一路上遭遇不少麻烦,恐怕用不了几日,整个武林都会知晓那什么浑天宝鉴。”

    “我知道啊,我们这路上不是需要盘缠吗,所以能有武林人士寻来那是最好的,到时候还能跟他们借。”金肆说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买这么豪华的马车的缘故,有了这么显眼的马车,我们一路上肯定少不了送吃送喝送温暖的好心人。”

    青松和独孤凤终于明白了金肆的意图。

    是啊……和这家伙比起来,所有面目可憎的山贼都变成了好心人。

    那些残暴冷酷的魔门都变得心地善良。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金肆看向他新招收的车夫。

    山贼瑟瑟发抖的回应道:“大侠,我……我叫王彬。”

    “这名字不合适,我给你取个新名字,你介不介意?”

    王彬看着金肆,沉默良久道:“不介意。”

    “好,以后你就叫狗蛋。”

    “大侠……我……”

    “不满意是不是?是不是对我用心良苦,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费尽心力想出来的名字不满意?不满意就直接说,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强人所难。”

    王彬露出艰难的笑容:“不是……我……我是觉得感动。”

    青松和独孤凤都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同情。

    落在金肆的手中,还不如去死。

    “狗蛋,去抓几头野味来,要是没抓到,你就把自己绑架子上烤了。”

    王彬回来的时候,浑身伤痕累累,拖着一头豪猪回来。

    一家人坐在火堆前,吃着烤肉,其乐融融。

    一夜过去,众人继续上路。

    这次有了车夫王彬的赶车。

    青松终于不需要再牵马车了。

    “狗蛋,当了几年山贼了?”

    “少爷……小人才当了几天山贼。”王彬说道:“小人本是山下村子的先生,被山贼抓去山上当了军师。”

    “就你还军师?你学过行军布阵?”

    “小人什么都没学过,不过比起山上的那些山贼,小人就是多会几个字,当那些山贼的军师绰绰有余。”

    “你倒是挺自信的,那当本少爷的车夫,会不会屈才了?”

    “不会!”王彬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不会就好,我还怕你一个教书先生,不愿意当本少爷的车夫。”

    青松和独孤凤送给金肆一个白眼。

    王彬敢说个不愿意吗?

    他只要敢说,估计金肆真会换个车夫。

    不过王彬赶车的技术还真不赖。

    马车走的四平八稳,比昨日青松牵马的时候舒服多了。

    就在这时候,路边跳出来数十个人。

    看着他们的打扮,应该不是路匪。

    不过他们个个都手持刀剑,正常人都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很显然,他们是来送礼的。

    “交出浑天宝鉴,陆你们不死。”

    青松和独孤凤一阵恍惚,金肆的计划居然真的奏效了。

    并且这才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居然就有猎物上门。

    “少爷……”

    “你去挖坑,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挖坑?挖什么坑?”

    “等下我杀人之后,总需要将他们的尸体处理一下吧,如果等我解决完问题,你还没挖好坑,那你就自己躺坑里去。”